《黑猫警长》与国漫转型路

原标题:《黑猫警长》与国漫转型路

作者:蚂蚁

出品:百略网

《黑猫警长》生在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对于反派老鼠“一只耳”,戴铁郎切切实实动过杀心。在制作《黑猫警长》第五集时,他曾考虑让黑猫警长把“一只耳”打死,从而让故事完结。关键时刻,是他的学生印希庸劝阻他“枪下留鼠”,好让故事留下悬念,这才有第五集末的黑猫警长的招牌四枪。

戴铁郎的情绪事出有因:由于上海美术厂对《黑猫警长》的漠视,让该作在市场口碑与奖项评比的表现天差地别。一方面,《黑猫警长》在国内市场获得极大成功,口碑传遍大江南北;另一方面,该作未能摘得任何国际奖项,也未能出口国际市场。

其中一个原因,是作品风格遭到质疑:“里面打打杀杀,不符合传统美学,里面的科学道理也没有什么艺术性。”

那是国漫人由计划转型市场的时代,上海美术厂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坚持《大闹天宫》这样高艺术性+中国风的旧传统,还是走《黑猫警长》这样酷炫新潮,带有科普性质的新路子。显然,在当时的上美环境中,坚持前者风格的声音占据上风。

尽管作品反响良好,但《黑猫警长》在放映到第五集时还是被毙了。戴铁郎的表述分外伤感:“那天我被叫去人事处,他们递给我一张退休证,说我年龄到了,该退了。那一瞬间我愣住了。醒过神来后,我一句话没说,拿了退休证转身就走。”从此,一部广受欢迎的动画由此走向终结。

而在《黑猫警长》上映的27年后,被亏损折磨得焦头烂额的上海美术厂不得不将《黑猫警长》大电影搬上荧屏。由于电影近似于84版《黑猫警长》的高清重制版,因而戴铁郎仍在首部电影中挂名导演头衔,到第二部,身份变成顾问。

遗憾的是,这也是戴老与《黑猫警长》的谢幕演出。

1

黄金时代

上海美术厂从诞生的那天起,便背负将国漫推向世界的重任。

莫言曾在诺贝尔获奖演讲中谈及,“我不得不逃离这些大师(福克纳、马尔克斯等),他们是两座灼热的火炉,而我是冰块,如果离他们太近,会被他们蒸发掉。”

建国之初,国漫也是冰块,而苏联是国漫身边的火炉。1956年,《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让国漫人第一次站到国际领奖台上。却由于作品的苏联风格太重,有评委将其错认为苏联作品。

《哪吒》很大程度上,还原了上美黄金一代人的“艺术至上梦”。影片制作人员超过1600人,仅哪吒形象就前后设计了一百多版。次数之多,甚至超过了当年的《大闹天宫》。

如果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这些近年的动漫大作汇总起来,我们可以看到诸多喜人的现状:被市场抛弃多年的原创被重新拾起;作画的打磨回归精致;对观众来说,国漫的“幼稚”标签淡化了许多,至少能看到背后的创作者讲好故事的决心。

2010年,上美重制版《黑猫警长》再映时,戴铁郎曾说过:“这是一个好时代,好到让我常常遗憾,要是再年轻一点就好了。”

这无疑也是这一代国漫人的肩上重担:讲好前辈们未讲完的故事,把复兴中的国漫推向世界。

参考资料:

[1]. 《戴铁郎:艺术,我余生的归宿》,李雪梅。

[2].《国产动漫为什么总是“火”不起来》,张洁。

[3]. 做国漫的这群疯子,深响。

[4].《宝莲灯:中国动画离开的第6698天》,格隆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