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器 | 明代耳饰款式

原标题:金器 | 明代耳饰款式

摘 要:在中国汉族聚居区,耳饰在观念上普遍被人们接受的时代始于宋,而真正在使用上达到普及的时代则要到明在中国历代的正史中,明代是第一次把耳饰的形制纳入皇家服饰制度规范的,这也使宫样耳饰在明代始终为人们所钦羡和追仿如:珠排环八珠环四珠葫芦环梅花环佛面环垂珠耳饰等,都被载入宫廷服饰典章依身份品级之不同,礼服常服之有别,而择其佩戴此外,民间耳饰款式也花样繁多,简约小巧者如丁香环形耳环;复杂者如各式仿生形耳饰,皆各有特色

在中国历代的正史中,明代是第一次把耳饰的形制纳入皇家服饰制度规范的,这也使宫样耳饰在明代始终为人们所钦羡和追仿。据史籍记载和出土文物来看,明代的耳饰款式以以下几种(类)为其代表。

1、丁香(表1)

丁香是一种小型金属耳钉,也可于钉头镶嵌珠玉装饰,流行于中国明清时期。丁香,原是一种植物名,因其花筒细长如钉且芳香无比,故名。将耳饰取名丁香应是取其形似。丁香不似耳环华贵、也不似耳坠般可以随风晃动,而是固定于耳垂之上,故比较小巧轻便,又简约随意、不碍劳作,非常适于家常佩戴,因此深受女子喜爱。

清代文人李渔《闲情偶寄》中载:“饰耳之环,愈小愈佳,或珠一粒,或金银一点,此家常佩戴之物,俗名‘丁香’,肖其形也。若配盛妆艶服不得不略大其形,但勿过丁香之一二倍。”将这种耳饰小巧玲珑的特点交代得十分清楚。

丁香的质地以金银居多,富贵者嵌有珠玉,贫贱者则以铜锡为之。明范濂《云间据目钞》中有:“耳用珠嵌金玉丁香,衣用三领窄袖。”《天水冰山录》中亦有:“金镶珠耳塞一双”。《金瓶梅词话》里的女子都是极喜爱戴丁香的,如第七十五回:“六(月)娘头上止摆着六根金头簪儿,戴上卧兔儿,也不搽脸,薄施脂粉,淡扫峨眉,耳边带着两个金丁香儿。”第七十四回:“西门庆见如意儿穿着玉色对衿祅儿……油胭脂搽的嘴鲜红的。耳边带着两个金丁香儿。”第六十一回:“王六儿打扮出来,头上银丝?髻……羊皮金缉的云头儿,耳边金丁香儿,打扮的十分精致。”说的都是这种耳饰。明代的丁香实物,在南京地区出土较多,简约者宛如一钉头,复杂者则略嵌珠宝,但总体不失轻巧玲珑之感。

金丁香湖北蕲春明永新王墓出土

2、珠排环(表2)

“珠排环”,即以珍珠呈一字垂直排列而成的耳环,故名。其是宋明时代规格最高的一种耳饰,宋代皇后像中皇后几乎无一例外佩戴的均是珠排环。排环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宋代。

宋吴自牧《梦粱录》“嫁娶”一节所载:士宦家庭,所送聘礼中有“……珠翠特髻,珠翠团冠,四时冠花,珠翠排环等首饰”,其为宋代士宦家庭所送嫁娶聘礼之一,与珠翠特髻相配,当属宋代普通女子一生中最为隆重的礼服配饰。

佩戴珠排环的宋代皇后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推翻蒙元异族统治,力求恢复汉族传统,因此,其服制大多承袭唐宋旧制。《大明会典》“冠服”部载:皇后受册、谒庙、朝会时礼服所配耳饰为“珠排环一对”;皇太子妃礼服所配耳饰亦为“珠排环一对”。《大明会典》“皇帝纳后仪”所备礼物中耳饰有:“四珠葫芦环一双、八珠环一双、排环一双”,排环亦是聘礼之一。可见排环规格之高,并与宋代有明显的相承关系。《天水冰山录》中所抄严嵩家财中亦有“金珠宝排耳环九双”。在明代皇后像中尽管未见着排环者,但在故宫所藏《中东宫冠服》一书中,有珠排环的明确图像。其以长串珍珠做坠儿,末端缀大珠一颗,贴耳部饰以珍珠翠叶花饰或梅花饰,环脚呈S形。

3、八珠环(表3)

表3:八珠环

“八珠环”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元《朴通事谚解》中,书中记录着当时人的说话:“你今日哪里去?我今日印子铺里当钱去。把甚么去当?把一对八珠环儿、一对钏儿。“八珠环儿”句下注云:“珍珠大者,四颗连缀为一只、一双共八珠。”由此可见,“八珠环”为一对耳环,每只耳环上嵌四珠的造型。此种款式在元代应已比较流行,且成为富人娶妻的聘礼之一。传承至明代后亦成为明代的宫廷样式之一。

《大明会典》“皇帝纳后仪”所备礼物中即有“八珠环一双”。台北故宫所藏明孝贞纯皇后像、孝康敬皇后像、孝静毅皇后像、孝洁肃皇后像,所戴均为形制规整的金镶八珠环。《天水冰山录》中也有“金宝八珠耳环一双”,“金镶八珠耳环四双”。而江西南城明益宣王墓孙妃的首饰中,出土有与皇后画像几乎相同的一对。

佩戴八珠环的明代皇后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上行下效,尤其是妆容、首饰,宫样很快会流被民间。明人杂剧《南西厢》第七出“对谑琴红”里就有这样的描写“俺小姐一锭墨光摇两鬓,八珠环巧挂双钩。”《金瓶梅》“吴月娘扫雪烹茶,应伯爵替花邀酒”一节里也提到:“六娘子醉杨妃,落了八珠环,游丝儿抓住荼蘼架。”

4、四珠葫芦环(表4)

“四珠葫芦环”,又简称“四珠环”或“葫芦环”。这是在元代宫廷中就已流行的款式,到明代则成为宫廷后妃命妇正装中最为常见的一种耳饰款式,非常流行,且一直延续到清代。

《大明会典》“皇帝纳后仪”所备礼物的耳饰中,除了上文提到的“八珠环一双”、“排环一双”,便还有“四珠葫芦环一双;“皇太子纳妃仪”和“亲王婚礼”所备纳征礼物中也有:金脚四珠环一双〔金脚五钱重〕;《大明会典》“冠服”部载:皇妃礼服和亲王妃礼服所配耳饰皆为“梅花环、四珠环各一对”,公主、世子妃、郡王妃亦同。由此可见四珠耳环的隆重。

从图像上来看,在明代皇后像中,明前期的几位皇后,如明太祖朱元璋之妻孝慈高皇后、明成祖朱棣之仁孝文皇后、明仁宗朱高炽之诚孝昭皇后、明宣宗朱瞻基之孝恭章皇后、明英宗朱祁镇之孝庄睿皇后,所戴均无一例外是金镶四珠葫芦环。

金摺丝葫芦耳环 明都昌王朱载塎墓出土 蕲春县博物馆藏

或许此种款式在明前期更为流行一些。其形制均为为顶覆金叶,中间穿两珠玉圆珠若葫芦,亚腰处有一金圈,下端又用金叶托底,上连S形长至脖颈的金脚。此类金镶四珠葫芦环,《天水冰山录》中称之为“金珠宝葫芦耳环”,又根据所穿珠子的大小,分为“金镶大四珠耳环”和“金镶中四珠耳环”。其实物在上海卢湾区打浦桥明墓和四川成都市郊明墓均出土过一对。

金镶玉葫芦耳环上海卢湾区打浦桥明墓出土

史籍中所说的“四珠环”应指的就是以珠玉穿成的“金珠宝葫芦耳环”。还有一类葫芦形耳环是以纯金制成,这类耳环一般不称作“四珠环”,而直接前缀材质和做工以“葫芦环”名之。其规格应比金珠宝葫芦耳环要低一些,在各地明墓中,纯金葫芦环出土不少,数量远多于金珠宝葫芦耳环。《天水冰山录》“耳环耳坠”一项,此类葫芦环便列出多种,如金光葫芦耳环、金折丝葫芦耳环、金累丝葫芦耳环,金葫芦耳环等。金葫芦环的制作方法多种多样,展现了中国古代细金工艺的精湛技法。

金镶玉葫芦形金耳环山东州城郊乡旧关村出土

透雕葫芦形金耳环 山东兖州城郊乡旧关村出土

明代的葫芦耳环,除以上提到的以金玉仿其形者外,还有一种是以真葫芦制作的,取其轻便与难得。元代称为“天生葫芦”。清刘廷玑所撰《在园杂志》载:“明宫中小葫芦耳坠乃真葫芦结就者,取其轻也。内监于葫芦初有形时即用金银打成两半边小葫芦形,将葫芦夹住、缚好,不许长大俟。其结老取其端正者,以珠翠饰之,上奉嫔妃,然百不得一二焉,因其难得,所以贵也。”

5、梅花环(表5)

梅花环,即以梅花造型的耳环,也是明代宫廷样式的一种。《大明会典》“冠服”部载:皇妃礼服和亲王妃礼服所配耳饰皆为“梅花环、四珠环各一对”,公主、世子妃、郡王妃亦同。“皇太子纳妃仪”和“亲王婚礼”所备纳征礼物中除了上文提到的金脚四珠环一双〔金脚五钱重〕之外,便还有梅花环一双〔金脚五钱重〕。《天水冰山录》中也有“金折丝梅花耳环”,“金珠梅花耳坠”。

梅花是四君子之一,凌寒独开,暗香浮动;零落成泥,香亦如故。因此,自古就受到名士布衣的共爱,宋代起便成为闺阁首饰中常见的纹样。明代将之纳入舆服制度,也是顺理成章之事,明代皇后像中着梅花环者亦不少见。山西汾阳圣母庙东壁壁画中随侍圣母出宫的宫廷女官,耳畔所著亦是一对金梅花环。类似的实物在明宁康王女儿墓和兰州上西园明墓均有出土。

金镶宝梅花耳环 蕲春县蕲州镇姚湾荆藩墓出土

蕲春县博物馆藏

6、佛面环(表6)

佛面环,即以佛像或菩萨像为妆饰题材的耳环。其也被纳入舆服制度,但不属于礼服,而是属于常服的配饰。《明史·舆服志》载:“(洪武)五年更定命妇冠服。一品,“常服用……金脚珠翠佛面环一双”。二品、三品、四品耳饰同一品。五品,“常服……银脚珠翠佛面环一双”。六品、七品同五品。其以耳环脚的质地来区分品第,可见在明代,耳环脚在耳饰中的分量是很重的。

将佛像以及佛教人物中的妆束和器具纳入首饰,在明代并不少见,应是取之辟邪之意,也是明代首饰取材的一个重要来源。《天水冰山录》“耳环耳坠”一项中还有“金观音耳环”。在定陵出土的首饰中,孝端后有一件镶珠宝玉佛金簪,还有五件镶宝玉佛字金簪;孝靖后有一件镶宝玉佛鎏金银簪,还有两件镶宝玉观音鎏金银簪。另外,明代还有各式佛手簪、禅杖簪等。佛面环的实物,则在江苏无锡明华复诚夫妇墓和上海肇嘉浜路打浦桥明代顾姓族墓均有出土。

7、金镶宝琵琶耳环(表7)

在明代,有一种构图为三角形框架的,造型奇巧又轻便的金穿珠宝耳环,出土很是多见。在兰州上西园明墓、湖北梁庄王墓、南京太平门外板仓徐膺绪墓、南京中华门外郎家山宋晟夫人墓、南京江宁殷巷沐晟墓、江西南城明益端王朱佑槟墓等,均有出土。从目前明墓出土资料看,这种耳饰在明初南京地区曾极为流行,且形制也都非常相似。其制作并不复杂,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工艺,不过是用一根金丝上下左右盘绕成形,其间在相应处穿珠穿石,顶端作为收束的一颗绿松石一般做成伞盖模样,和下边三角形的金丝框架相映成趣,虚实交映,金丝框架上所穿珠饰以绿松石和珍珠为多见。

此类耳饰,杨之水先生根据《天水冰山录》“耳环耳坠”之部所列“金镶宝琵琶耳环”为之命名,笔者认为是合适的。

8、灯笼形耳饰(表8)

明代还有一类耳饰,做成精巧的宫灯模样,既有纯金材质,也有金镶珠玉材质。此类耳饰,做工往往比较繁复,属于耳饰中工巧繁缛者。《天水冰山录》中便有“金镶珠宝累丝灯笼耳环”,“金镶玉灯笼耳环”,“金折丝珠串灯笼耳环”,“金珠串灯笼耳环”,“金累丝灯笼耳环”,“金折丝灯笼耳环”,“金折丝灯笼耳坠”,“金灯笼珠耳坠”,“金累丝灯笼耳坠”,“金玉灯笼耳坠”,“金宝灯笼耳坠”达十几种,可见其流行之盛。

如湖南麻阳苗族自治县隆家堡乡窖藏出土的一对,状似两盏长圆形宫灯,灯下各有一小金环,似原应缀有流苏。南京鼓楼也出土过一对金累丝灯笼耳坠,耳坠上部用金丝编结成六角形起翘的伞盖状,各个角上挂有一用花丝工艺制作的可活动的盾形小金牌饰,下接用金丝编结成的镂空形宫灯,其上嵌有极小的红、蓝宝石,只可惜大部分遗佚。

兰州上西园明肃藩郡王墓出土的一对金镶玉累丝灯笼耳坠做工更是巧夺天工,上为一五爪提系,提系下连缀一顶金雷丝花朵式伞盖,五爪之端有五个云钩,钩缀五串金雷丝事件儿。盖下以两颗白玉珠连缀成葫芦形,葫芦上下均有金累丝的花叶盖和花叶托。

金镶玉累丝灯笼耳坠 兰州上西园明肃藩郡王墓出土

此类繁缛的宫灯形金耳饰明清两代均有流行。北京石景山区清墓中也出土有类似金累丝宫灯形耳坠。我们无论是在明代的命妇耳畔还是雍正妃子的耳上,都可看到此类宫灯耳饰的不同形式。宫灯耳饰尽管精巧奢华,但也正是因此缘故,而少了一丝清雅之致,故此也颇受文人诟病。清代大文人李渔曾专门撰文加以批判:“饰耳之环,愈小愈佳,……切忌为古时络索之样,时非元夕,何须耳上悬灯?若再饰以珠翠,则为福建之珠灯,丹阳之料丝灯矣。其为灯也犹可厌,况为耳上之环乎?”[7]可谓一语中的了。

9、环形耳环(表9)

典型的明式耳环环脚很长,环面镶金嵌宝,往往和正装相配。但还有一类圆环形耳环,因造型简洁轻便,故也广受喜爱,当多和常服相搭配。《醒世恒言·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里便写:“第二件是耳上的环儿,此乃女子平常时所戴”,这里所说的“环儿”,便应指此类。

圆环形耳环是耳饰最原初的款式,原始社会的玦就是此种形制,只是随着金属工艺的出现,金属环取代了玉质而已。在南北各地少数民族中,金银制的圆环形耳环一度称做“耳鐻”。其也是少数民族、西域人士和佛教人物耳上最常见的一种耳饰款式。

《明史·舆服志》载:“乐舞生冠服”之抚安四夷之“文舞”中,东夷四人、西戎四人、南蛮四人,皆着“明金耳环”。此类耳环在历代的墓葬和人物图像中屡见不鲜。光素的圆环形耳环固然简洁、不累赘,但毕竟过于朴素,因此有心之人也免不了对其添加,修饰。

对圆环形耳饰的附加修饰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环下连缀可以摇荡的饰件,便又可称为耳坠,这在先秦就已很是常见;一种则是在环上别做装饰,依旧维持其圆环的基本形态,保持其简洁轻便的忧点,又别有一番韵味与情趣,此种形式在辽宋时代就已出现,到了明代,则不论在设计还是制作上,又略上一层楼,而其登峰造极之时,则要到清代了。

后一种耳环的设计中,有一类是把环面设计成扁长方形,然后再在上面錾刻各式纹样,这一类看起来比较中规中矩,大方典雅,其中南京武定门外曾出土过一此种形制的白玉环,其上镂雕钱纹、卍字纹及花草纹,分外清雅别致;另一类则是把环面打造成仿生的花卉或动物纹,如菊花、摩羯等,但依旧又不失圆环的整体形态,显得比较活泼生动。

明龙首金耳环 江西省博物馆藏

10、垂珠耳饰(表10)

垂珠耳饰,一般是耳坠。上为一金环或一金脚,用于贯耳,下垂一珠,珠上多饰有一金蒂,华丽者金蒂上还会镶嵌有宝石,如定陵出土的一款鎏金银环垂珠耳坠即是如此。此种形式的耳饰在元代就已出现,当时称为“一珠”,为元代蒙古族帝王所戴。至明清,因其轻巧,又可衬托女子婀娜之姿,故成为女子日常所佩耳饰。

《明史·舆服志》载:“宫人冠服,制与宋同。……垂珠耳饰。”可见也是宫样之一种。《金瓶梅词话》第七十八回:“玉楼带的是环子,金莲是青宝石坠子”,这里说的“青宝石坠子”,便指的是垂珠的质地。垂珠的质地多种多样,有白玉珠、青玉珠、珍珠、各色宝石等。垂珠耳饰在明定陵和江西南城明益宣王墓中都有出土,在明清图像中也屡见不鲜。

金环垂珠耳坠 定陵博物馆藏

11、仿生形耳饰(表11)

明代的耳饰,从形制上分类,有耳环、耳坠、丁香三类;从装饰风格上分类,则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造型具象的仿生形耳饰,一类则是抽象造型的金银(嵌宝)耳饰。前文所列四珠葫芦环、梅花环、佛面环、宫灯形耳饰、皆属前者;珠排环、八珠环、金镶宝琵琶耳环、垂珠耳环则皆属后者。

仿生式造型,宋人又称为“象生”或“像生”,在宋代的首饰设计中就已很是常见,到了明代,随着金银加工工艺的成熟,尤其是累丝工艺的炉火纯青,便愈发发扬光大起来。自然万物,林林总总,变化万千,各有生意,仿生形设计最能展示其芳华。宋代的耳饰纹样主要以花果蜂蝶纹为多,明代则愈加丰富起来,人物、动物、建筑、花卉、宫灯,都在首饰中屡见不鲜。当然,中国的“仿生”,不是单纯的为了仿而仿,而是要在生意的传达中,言其志,动其容,表其情,慰其心。故此,各类物象的刻画中,便又流露出时人的寸寸心意。

在仿生耳饰中,最为精致的莫过于人物造型了。《天水冰山录》中便有“金镶珠宝童子攀莲耳环”,“金水晶仙人耳环”,“金镶玉人耳环”等。江苏省无锡市大墙门明墓出土过一对金童子攀莲耳环,一丫角小儿手持并蒂莲一支,有花二朵,一盛开,一含苞待放,取莲生贵子之意。系锤鍱焊接而成。此类题材,因其寓意吉祥,颇和封建时代女子的心意,故此在宋金时代就已很是流行。另外,南京太平门外板仓徐达家族墓出土的金镶宝毛女耳坠,便是冰山录中所说“仙人耳环”的代表。毛女“本秦时宫人,后以采药入山,谢去火食,渐渐身轻,得成大道,世人称为毛女者是也。”其作为仙姑的形象,因采得仙草而得道成仙,益寿延年,故此也颇有福寿之意。至于前文所述“佛面环”,实也属此类人物耳饰之一类,因其独特的宗教意味,而成为宫样之一种。

金镶宝毛女耳坠 南京徐达家族墓出土

金镶宝毛女耳坠(细节)

明代的动物造型耳饰,当属定陵出土的孝靖皇后的一对金嵌宝玉兔捣药耳坠最为精致。圆形金耳环下,系一玉兔,玉色青白细润。兔竖耳、红睛、直立,抱杵,下有臼,作捣药状。兔顶系红宝石一颗,两眼各嵌红宝石一颗,下部有云头形金托三个,中心嵌猫眼石一颗,两侧各嵌红宝石一颗,正背两面镶嵌相同。墓中共出土两件,只可惜只有一件完整,另一件只存金环。元练子宁《东山待月歌》中的:“月本无心尚圆缺,玉兔捣药能长生”一句,当说出了此中的心思。而明代动物形首饰之一大宗当属头面上的草虫啄针了,与之须毫毕现的打造工艺比起来,这只玉兔则愈显其温润玲珑之本色。

明玉兔捣药耳环 定陵博物馆藏

花果纹是自宋代起就世代不衰的一类女性首饰题材。花朵美丽且多姿,果实多子且夭夭,妆点女性是再合适不过了。《天水冰山录》中此类耳环不计其数,如“金珠茄子耳环”、“金宝菊花耳环”、“金折丝牡丹耳环”、“金宝柿子耳环”、“金折丝杏花耳环”、“金镶玉桃耳环”、“金甜瓜耳坠”等等。出土实物中,南京鼓楼区水佐岗出土的金石榴形耳坠和南京中华门外郎家山宋晟墓出土的金牡丹纹耳环皆属此类。前文所述的葫芦环、梅花环也皆属此类。

金镶宝凤穿牡丹耳环 明荆恭王朱翊钜及妃胡氏墓出土 蕲春县博物馆藏

金累丝镶玉蝶赶梅耳坠 明都昌王朱祈鑑妃袁氏墓出土 蕲春县博物馆藏

除了人物、动物、花果,还有建筑。南京太平门外板仓徐达家族墓便出土有一金楼阁形耳坠。仙山楼阁图是明清工艺品中的流行纹样,其纹样的意义源自流行于秦汉时期的“海上有仙山”的传说,《汉书·郊祀志》云,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汉代大量出土的博山炉的造型和纹样便取意于此。佛教东传以后,佛经中须弥山的意象也随之注入,并广修宫室于其上。至唐代,其中的宫殿楼阁作为一种图示开始流行于南北,变成一种稳定的样式而久被传承。到了宋代,随着祝寿风气的日益兴盛,“神仙道扮”的人物又开始穿插于楼阁图示内外,楼阁人物图便成为早年仙山楼阁图的升级版而成为时代的新宠。明代随着金累丝工艺的日益精湛,设计与制作俱见精彩的立体楼阁形首饰便流行开来。《天水冰山录》中便提到了“金折丝楼阁人物珠串耳环”,“金珠串楼台人物耳环”,“金折丝楼阁耳坠”等品种。

除了用之于耳饰之外,最精彩的莫过于成套的楼阁人物金簪,如江西南城明益庄王墓便出土有属于万贵妃的金累丝楼阁群仙首饰一套。我们在故宫博物院所藏明代贵妇容像中,也可清晰看到耳畔悬楼的奇景。

金累丝楼阁耳环 南京徐达家族墓出土

12、文字纹耳饰(表12)

将文字融入装饰纹样之中,流行于汉代,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长乐”谷纹玉璧,新疆民丰尼雅遗址出土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棉质护膊皆属此类。而将文字作为首饰纹样之一种,则兴起于明代。

文字之于首饰主要出于三种立意:其一为结合辅佐之纹样共同组构成吉祥图案,取其喜庆吉祥之意,如定陵出土的金玉“喜相逢”耳坠、“喜报平安”金耳坠皆属此类;其二为取意于道教题材之长生久视之意而每以“寿”字呈现,如《天水冰山录》中提到的“金累丝寿字耳环”,“金折丝寿字耳环”,“金玉寿字耳坠”皆属此类;其三为取意佛教题材而以藏密中带有象征意义的梵文字呈现,此类头饰比较多,如常州钟楼区永红街道霍家村出土的金梵文挑心,武进前黄明代夫妻合葬墓出土的金梵文挑心等。

透雕玉“寿”字金耳环 江西明代益庄王墓出土

内容参考:《明代耳饰款式研究》,《服饰与文化:服饰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