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468万“最高”国家赔偿,金哲红以后想做和音乐有关的事

原标题:获468万“最高”国家赔偿,金哲红以后想做和音乐有关的事

9月6日,金哲红(曾用名金哲宏)获得468万元国家赔偿,其中包含羁押8452天人身自由赔偿金2670324.88元(315.94元/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009675.12元。

该赔偿创下同类无罪冤案中最高金额。金哲红表示对此结果满意。

1995年,金哲红被认定杀害女青年,被判死缓,持续申诉后,于2018年被改判无罪。

全文2716字 阅读约需6分钟

▲视频丨关押23年三次被判死缓 两分钟回顾金哲红案。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 wevideo)

无罪宣判9个月后获国家赔偿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95年9月29日,永吉县双河镇新立屯一年轻女性遇害后,当时27岁的金哲红被锁定为嫌犯起诉至法院。案件经历5年审理,法院最终判处其死刑缓期2年执行,服刑期间,金哲红持续申诉。

案件5年间经过两次再审,法院三次落槌判处金哲红死缓。服刑期间,金哲红持续申诉。2018年11月30日上午,吉林省高院再审宣判,法院认定原审裁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撤销原判并判决50岁的金哲红无罪。

宣判当天,吉林省高院负责国家赔偿的法官与金哲红和代理律师取得联系,开始接洽相关赔偿事宜。

2019年6月3日,现年51岁的金哲红在律师的陪同下,向吉林省高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8010974.64元,残疾赔偿金1649220元,财产赔偿金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66万元,后期治疗和申诉费用各100万元,共计2100余万元;同时要求法院在媒体为自己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9月6日上午,金哲红在其国家赔偿案代理律师屈振红、袭祥栋的陪同下,前往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取了国家赔偿决定书。

根据吉林高院的赔偿决定书,金哲红共计获得国家赔偿468万元,其中包含羁押8452天人身自由赔偿金2670324.88元(315.94元/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009675.12元。

金哲红国家赔偿决定书。 受访者供图

律师:金哲红案国家赔偿体现司法关怀

此次为金哲红代理国家赔偿案件的屈振红律师,在此前也代理了刘忠林国家赔偿案件,并帮助刘忠林获得460万元国家赔偿金,创下当时无罪案件的最高赔偿金额。

此次代理金哲红案,屈振红律师表示,在赔偿过程中,金哲红与吉林省高院达成并签署了赔偿协议,吉林省高院根据赔偿协议作出赔偿决定书,这个赔偿的过程与此前刘忠林案件的赔偿过程是类似的。

在金额方面,金哲红关押时间是23年,刘忠林关押是25年多,在协商赔偿金额时,法院开始认为,金哲红的关押时间比刘忠林短了2年,因此赔偿金不应该超过刘忠林所获得的460万元,但是法院给代理律师、当事人充分的空间表达意见,同时也考虑到金哲红本人的自身情况,采纳了代理律师的意见。

“国家赔偿是最能体现法治有温度的环节,吉林高院最后更多考虑了金哲红的身体状况,确实也体现了人情、人性,也体现了法律的温度,我也很感谢吉林高院的法官。”屈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9月6日上午,金哲红在律师陪同下前往吉林高院领取了赔偿决定书。受访者供图

解 读

金哲红为何能领到最高额国家赔偿?

对于此次金哲红的赔偿金超过刘忠林案,屈振红律师表示,主要包括两方面原因:首先,金哲红被羁押天数8452天,刘忠林9217天,金哲红少了两年多,但是金哲红是2019年5月调整上年度平均工资之后申请赔偿的,适用315.94元/天的标准,而刘忠林适用当时284.74元/天的标准,所以金哲红的人身自由赔偿金数额超过刘忠林(金哲红267万余元,刘忠林262万余元)。

第二,虽然金哲红坐牢时间短两年,但他被抓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他坐牢时孩子才两岁,尤其是他还患十几种病,身体特别差,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甚至生活不能自理。

根据北京和吉林医院的检查显示,金哲红身患支气管炎、颈动脉硬化、视网膜病变、眼底动脉硬化、高血压3级(极高危险组)、2型糖尿病、肾病、胃病、脑梗死、肺部严重钙化,腰椎、颈椎多处错位椎管狭窄,鼻梁骨外伤所致塌陷,双腿因外伤所致造成闭合性创伤无法正常行走。

“正是考虑金哲红这种特殊情况,最后达成赔偿协议时,金哲红的精神抚慰金比例与刘忠林一样,也按照人身自由赔偿金的75%多处理的。”屈振红律师表示。

金哲红案再审开庭时,其家属和律师在法庭门口。新京报记者 袁静伟 摄

对 话

金哲红:“以后想做和音乐有关的事”

金哲红从吉林高院领到国家赔偿决定书后,新京报记者连线金哲红,听他表达对赔偿决定、这9个月的生活以及未来规划的看法与安排。

关于赔偿:“金额只是个数字,我对这个结果满意”

新京报:对结果满意吗?

金哲红:我挺满意。2000多万也好,468万也好,都是个数字,说明不了什么,法院这次能够听取我的意见,考虑到我的情况,做出这个结果,我心里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新京报:赔偿过程是怎样的?

金哲红:我们与吉林高院协商了两次,法官对我的意见都很照顾。按国家法律规定,就应该赔我这么多。

新京报:获得赔偿后有什么计划?

金哲红:先把自己的病看好,有个好身体,其他的都可以再说,这笔赔偿金,如果没有大病,应该也是够用了。

关于生活:“当过兵的人学微信很容易”

新京报:回到家里9个多月,对现在的生活适应吗?

金哲红:正在慢慢适应,一点点开始慢慢来。

新京报:现在大家沟通普遍都使用手机和微信,你也开始使用了吗?

金哲红:手机是姐姐从韩国带回来的,没多好但用着没问题。微信也用,我们当过兵会打枪的人学这些很容易(笑)。开始是用微信发消息,后来别人告诉我微信可以打电话,现在就都用微信了。

新京报:现在住在哪里?

金哲红:住在我姐姐家里,他们现在都没在国内,房子空着,我也帮他们看房子。目前没有买房子的打算,都是身外之物,还是把身体看好最重要。

新京报:对以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吗?

金哲红:没有细想,如果做,还是想做一些和音乐有关的事情吧。

关于父子:“从陌生到熟悉慢慢适应”

新京报:你出事时,儿子才两岁,你无罪时他已经20多岁,现在父子俩相处怎么样?

金哲红:还行吧,我俩也是从陌生到熟悉慢慢适应,他在北京工作,我俩每周都用微信视频通个话,他说如果中秋放假,还可能回来和我一起过节。

新京报:对已经成人的儿子满意吗,和儿子相处有什么感触?

金哲红:满意。具备了正直与善良,还是他妈妈教导得好。我觉得,这个世上唯一割不断的就是血脉亲情,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可能真的无法体会到亲情的力量。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林野

值班编辑 王洪春 校对 杨许丽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