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鸦山恶战:一场改变长征红军命运的存亡之战

原标题:老鸦山恶战:一场改变长征红军命运的存亡之战

NO.827 - 老鸦山之战

作者:霄羽

编辑:冷小军 / 出品:冷热军事史

1935年2月28日上午9点,国民革命军第二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吴奇伟遇上了难办的事。他所辖两个师的部队刚刚渡过乌江,正在向遵义开进,却在忠庄铺遇上了溃不成军的黔军。

十天前,原本在扎西地区集结,看上去走投无路的朱毛红军,突然出人意料地东渡赤水河,由北向南朝着遵义狂飙突进。二十六日,红军以背水一战的勇气攻下了黔北制高点娄山关,于二十八日凌晨再占遵义。

在红军凌厉的攻势下,战斗力原本就不强的黔军彻底垮了,总共八个团有七个被击溃。黔军魁首王家烈带着唯一一个建制相对完整的团逃出遵义城,和奉命增援的吴奇伟不期而遇。

吴奇伟

在追剿红军的过程中一直比较消极的吴奇伟,这时却显得颇为自信,对目前的战局比较乐观。他认为自己的两个师加上王家烈的一个团对付共军完全够用,目前要做的,就是在遵义以南找个地方与他们决战。

两人见面后不到两个小时,红军的先头部队就杀过来了。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自遵义会议改组了军事领导层之后,中革军委就一直期盼着打一个胜仗以扭转长征以来的不利局面,同时鼓舞士气。一个月前的土城战斗是新领导班子组成后的第一仗,结果因为情报和指挥上的双重失误而吃了败仗。损失惨重的红一方面军不得不西渡赤水河,形势急剧恶化。

对于远离根据地的红军来说,在人生地不熟、毫无群众基础的地方打仗,人员和弹药的消耗无法补充,战斗力必将持续衰减。可不打胜仗又无法让自己有个安稳的立足之地。这个两难的问题将极大地考研军委的决策能力

遵义会议

毛泽东认为二占遵义后红军已经获得了千载难逢的战机:川军和滇军没有替王家烈守地盘的义务,当然没有作战积极性,何况他们在桐梓以北被红五、九军团牢牢牵制;黔军已经遭到重创,不足为虑。这样看来,在贵州境内,只有中央军是最大威胁。眼下,吴奇伟的两个师孤军深入,而且背水列阵。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这个战机万分宝贵且稍纵即逝。

二十八日零时,中革军委发出了作战命令:「第一、三军团应不顾一切疲劳,马上乘胜南下,坚决猛追该敌。并部署在新占地域与敌决战。」

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

这场具有决战性质的战役依然由红军中的核心骨干部队一、三军团担任主力。具体的战术谋划是:擅打硬仗的三军团固守遵义城南的老鸦山和红花岗,和中央军正面对抗;擅长运动战的一军团迂回到中央军的后路,奔袭已被红军侦查得知的吴奇伟司令部所在地忠庄铺

这一计划的关键在于三军团能否在一军团迂回穿插到位之前守住阵地。这种纯属消耗战的山地攻防战是红军最不愿意打的,但这个时候却又非打不可。

红十团拼光了家底

接近中午时分,两军相峙于红花岗和老鸦山。吴奇伟让王家烈的那个团守住川黔公路以东的几个高地。至于公路以西,全归中央军防御。

老鸦山战场

红花岗主峰1002米,老鸦山海拔1053米,两山地形险要,是扼守遵义的南大门。红三军团十一团首先抢占了红花岗主峰,中央军五十九师向他们发起进攻。

五十九师担任主攻的两个营在炮火的掩护下反复向十一团阵地冲锋。激战过后,两个营官长伤亡殆尽。十一团团长邓国清和政委张爱萍发现敌军出现动摇,立即下令发起反击,彻底击溃了当面之敌。

看到红花岗实在难以攻克,吴奇伟调整了作战方案,集中五十九师全部和九十三师一部向老鸦山发动了猛攻。

如果说先前对红花岗的攻击带有试探性质,那么中央军对老鸦山的进攻则是全力以赴。和孱弱的黔军不同,中央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不仅拥有密集的炮火(相对红军而言),而且有飞机助战。固守老鸦山的红十团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红十团的官兵连续几次打退了敌军的进攻,但是中央军的攻势越来越猛,部分阵地已经被突破。急了眼的团长张宗逊决定立即发动反击。他让政委黄克诚留在主阵地上,自己和参谋长钟伟剑率部反冲锋。对于严重缺乏弹药的红军来说,反冲锋的主要武器只有刺刀。在空前残酷的肉搏战中,身先士卒的钟伟剑阵亡

张宗逊右腿中弹,医生为他取出弹头,清除烂肉,总算保住了这条腿。这位黄埔五期的毕业生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曾多次负伤,这是伤势最重的一次。几乎拼光了家底的红十团不得不撤出阵地,红军面临极为严峻的形势。

千钧一发之际

老鸦山一旦守不住,红一军团向敌军两侧的迂回包围马上失去了意义,军委精心制定的作战计划将彻底泡汤,红军自突破娄山关以来的所有战果都将前功尽弃。

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

彭德怀继湘江之战后又一次上了前沿。不久,朱德继土城之战之后也上了前沿

双方都知道失败意味着什么,于是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是决一死战的态势,投入了最后可以使用的最大兵力。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任何一方哪怕出现一丝一毫的动摇,都会如同岌岌可危的大堤出现一个小小的裂缝那样,瞬间兵败如山倒。

彭德怀组织十团和十一团发动反击,两次进攻两次失败。

朱德

长征以来,三军团担任的重任最多,在湘江和土城的战斗中损失重大而散了架,不得不取消师一级建制,全军团缩编为4个团。由于兵力不足,在娄山关战斗中彭德怀甚至不惜犯兵家大忌而不留预备队。缺枪少弹、建制不全的三军团在面对强敌时难免力不从心。

在战斗最危急的时刻,总预备队干部团出现在了战场上。

干部团是一支奇特的部队,其士兵都是原来红军大学和彭杨步兵学校的学员,基本都是连排以上干部,个个都是战斗骨干,长征以来一直担任中央纵队的保卫任务,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把他们当普通战士来用。一个月前的土城战斗中,干部团就曾在千钧一发之际上演了一出力挽狂澜的好戏,这一次,他们又将担任主角。

红军手持德国造的「花机关枪

干部团由北向南正面进攻,十一团从左侧助攻。红军所有的轻重机枪都开了火,这个时候再谈节省弹药已经毫无意义。头戴钢盔、手持德国造「花机关枪」的干部团战士果然战力生猛,在付出重大代价后攻下了老鸦山主阵地,双方再次形成拉锯。

此时此刻,狂奔了一晚上的红一军团终于迂回到位了,吴奇伟指挥部所在地忠庄铺已经近在咫尺。

最后五分钟的角逐

当吴奇伟听到背后传来的密集枪声时,因老鸦山恶战而绷紧的神经顿时崩了。林彪的部队向来以飘忽灵动著称,这种大纵深的穿插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对此,吴奇伟早有耳闻。在另一侧布防的黔军一个团是这场战斗的龙套,吴奇伟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出多大力,但黔军在红一军团的攻击下瞬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突破了黔军阻击阵地的一军团正向纵深发展,对吴奇伟部的合围趋势已经形成。最后时刻,吴奇伟的信心动摇了,他命令五十九师继续在老鸦山阻挡红军,让九十三师掩护指挥部立即向南转移。

战斗的胜负取决于最后五分钟的坚持,而吴奇伟这一次显然没有坚持住

看到指挥部的上司们率先撤走,正在前方与红军血拼的五十九师瞬间就像洪水般地溃退了下去。战局的突变令彭德怀和林彪大喜过望,他们同时下令追击。长征以来一直被撵着跑的红军战士终于开始不顾一切地追击敌人了

遵义战役红军行动示意图

吴奇伟的汽车被挤在溃兵之中无法通行,他只好弃车而行,在夜色中走了一晚上。天蒙蒙亮,好不容易跑到乌江边的吴奇伟命令刚到乌江南岸的九十师渡江阻击,但是他的命令被师长欧震拒绝了。欧震认为共军兵锋正盛,这个时候过江纯属找死。

近乎绝望的吴奇伟坐在江边上痛哭不止,这位毕业于保定军校,在北伐中屡建战功的名将自觉一世英名付之东流,打算一死了之。军参谋长吴德泽命令卫兵把吴奇伟拖过乌江,他一过江就命令把浮桥砍断,正在过桥的溃兵跌入了滚滚乌江。乌江北岸,终于跑到了江边的近两千名中央军士兵们发现,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至此,持续5天的「桐遵战役」结束。据《红军长征史》载:「中央红军在五天之内,取桐梓、占娄山关,再夺遵义城,共击溃和歼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毙伤敌2400余人,俘敌3000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油画《娄山关》

就战果而言,这无疑是整个长征期间中央红军取得的最大胜利。

胜利的背后是红军付出的重大代价。彭德怀在三军团伤亡报告中称,五天的战斗中两位团长负伤,六位营长伤亡,只有一个团能维持原编制,每连只有五六十人,各团部及军团参谋处一空如洗」

伤亡惨重的红军急需补充大量兵员才能恢复战斗力,但这是做不到的。半个月后鲁班场战斗的失利让红军又一次伤了元气。从此之后,直到到达陕北,红一方面军再也没有发动战役规模的军事行动

作为桐遵大捷」的胜负手,老鸦山战斗被永久地写进了史册。

投稿、转载与商务合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