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连载:房泽宇《梦潜重洋》十一

原标题:长篇科幻连载:房泽宇《梦潜重洋》十一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周末愉快!

今天更新长篇科幻《梦潜重洋》的第十一话~

前情提要:

被死亡之雾所困的孤岛迷团重重,想要冲破迷雾的晶石号被神秘的力量摧毁。

身为巨舰建造者之女的诗迷雅发誓要建一艘新的船,去寻找在雾中迷失的父亲。可岛民们在煽动下谋反,少女在海啸中躲进了她的漂浮城堡。

一系列的变故让诗迷雅的特权不再占有优势,在绝望之下她乘白夏的神秘潜水艇逃离了城堡。然而,大海中神秘又可怕的生物出现了,她遇到袭击,等发现潜水艇的能量已经不足时,却发现它已在海面上消失了。

城堡里的桑象正是这件事的作俑者,他想把城堡变成一艘船。他发现诗迷雅不见后变得心烦意乱,而不受人喜欢的他这时遇到了一个称他为“恩人”的男人。

他和这个男人成了朋友,但... ...真的是朋友吗?

点文末“传送门”完成瞬间传送,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房泽宇 |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时装摄影师。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代表作《向前看》、《青石游梦》。

梦潜重洋

十一 渔夫

(全文约3700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我捕过很多鱼。”渔夫说,“只是我的绰号,我是商人,和商店打交道。不过确实捕过鱼,也卖过鱼,什么都卖,也什么都干。”

桑象有些醉了,渔夫的酒量很棒,也很健谈,说话风趣幽默,桑象以前没接触过这样的人。

“你在哪片海里捕鱼?”

“当然是南烟市那片海,这边的又没啥鱼。”

“那里的海上也有雾吗?”

“雾到处都是,我还向里面撒过尿呢,你这么干过吗?”

桑象笑着摇摇头。

“你可以试试,但别伸进去,不然那玩意儿就没了。”

“雾真能把人融化吗?”桑象好奇地问,“别人都这么说。”

“什么反应都可能,我出海的时候听过不少传言,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儿。”

桑象点点头,听着渔夫讲故事是一种享受,他觉得这会儿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大口喝酒,同别人一起大笑,这些事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

“南烟市什么怪玩意儿都有,那儿的姑娘也热情,你肯定会喜欢。”

“我没去过,我只在西角城呆过……有人说南烟市的人很怪。”

“一点没错。”渔夫也承认这点,“他们思想开放,而你们这儿的人不喜欢机械。”

“好像是。”桑象觉得渔夫提到的这点确实对,一句古训中也说过——机械带来毁灭。

“南烟市有种潜行机,可以带人到海里去,听说过吗?”

桑象摇摇头。

“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只是晶灯?”

“大部分只是灯。”桑象说,“不过现在也没区别了。”

“你指什么?”

“西角城和南烟市,现在都在海下了。”

“你以南烟市也会这样?”渔夫咧咧嘴,“这场大水是不小,但我和你说,南烟市不会有事儿。”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经常修缮海底的那些石柱,他们会用潜行机到海下,把那些石柱加固。”

“海底的石柱?我好像……我好像哪听过这个词儿。”桑象回忆着。

“是吗?我以为你们这儿的人都不知道。”

“对,想起来了,是迷雅小姐说的,她昨天问过我知不知道海底石柱的事儿。”

“是吗?这姑娘不简单,她知道的东西可真不少。”

“她是不简单,她是这里的主人,不过海底石柱到底代表了什么呢?”

渔夫将酒饮尽,“支撑着岛的柱子。”他放下酒杯说。

“什么?”

“这么说吧,曾经就不存在雾鸣岛。岛其实是一种飞长的海藻囤积的,本来会沉到海下,但当时人们用锁链垂到海底,让这些藻类顺在上面长,长成了柱子,我们的岛就在靠这些柱子撑着。”

雾鸣岛的来历版本很多,但这个版本桑象第一次听说,也是最奇特的一个说法。

“你相信吗?”

“不知道。”

“管它呢,谁又知道,还有人说我们的祖先是坐着大盒子来的呢。”

“大盒子?”

“对。”渔夫手掌伸过头顶,“从天上下来的盒子。”他比划了一下。

桑象笑着摇摇头,“这我可不知道。”

“说得有声有色的,南烟市那边的人都觉得那东西还在西角城。”

“它长什么样?会飞的盒子?”

“当然会飞,应该是某种机械吧,听说是用一种金属做的,不是铁,是一种合金,银棕色的,你在哪见过吗?”

“这儿的金属有铁、铜还有金和银。合金是什么?而且我也没见过你说的这种东西,其它人也没说起过。”

“北角山呢?你去过那儿吗?”

“那是避难所,是迷雅小姐出钱建的。”

“你去过吗?”

“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听起来挺神秘的,没准那里就藏着这种盒子呢。”

“你好像很相信这个故事。”

“当然相信,南烟市的人都信,不过我倒是挺想去那个北角山看看。”

桑象想起了这件事儿,叹口气。“我本来打算今天就去的,可得先见到迷雅小姐。”

“今天去?怎么去?你有船吗?”

桑象指了指面前的那堆布,“我做了一面船帆。”

借着酒意,桑象把他的计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渔夫,渔夫从头到尾都在认真的听着。

“但是现在,迷雅小姐却不见了。”桑象说完后沮丧地低下头。

“北角山。”渔夫想了想,“这可有意思了,装船帆,我能干这事儿。”

“可我得先找到迷雅,因为这是我送她的礼物。”桑象陷入沉默。

渔夫点点头,“她提起过会去哪吗?你知道有什么暗室吗?”

“不知道。”

“肯定有隐藏的房间,说不定把帆架起来她就出来了。”

“可她为什么要躲,她在躲谁?”

“当然是巡逻队的那些人。”渔夫说,“现在是争夺城堡的控制权的时候,所以我说这个姑娘很聪明,现在有了食物,她知道自己没用了,人是趋利避害的玩意儿,接下来马革本那些人就会对付她,刚才那人不是说了嘛,现在这是巡逻队的地盘了。”

桑象完全没有想过这种事,他以为在困难的时候人们就会团结在一起。

桑象紧张起来,“迷雅不会被他们抓起来了吧?”

“应该没有。”渔夫说,“刚刚那小子没撒谎,不过我不喜欢他。”

“我也不喜欢他。”桑象说,“他以前看迷雅小姐的眼神很不好,就像一种冒犯。”

“如果那姑娘没躲起来,可不只是眼神儿了。”

“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帮到她?”桑象紧张地问。

“威胁还在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轻易出现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北角山,先看看那边儿的情况。”

“可现在巡逻队把守了楼梯,我刚刚本来就是想去装船帆的。”

“是啊,我们有敌人了。”

“如果他们是想和迷雅小姐抢什么的话,对,那就是我的敌人。”

“既然是你的敌人,那也是我渔夫的敌人了。”渔夫站了起来,他弯下腰,轻松的就把那叠大帆抱进怀里,根本不需要桑象再来帮忙。

桑象为他的力气而震惊,“真利害。”

“喝的也差不多了,走吧,我帮你去装帆。”

“可我们得等红螺不在的时候。”

“没事儿,我会有办法的。”渔夫向他挤挤眼睛。

桑象感觉渔夫是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他有些感动,认为自己也不应该退缩。

酒精在桑象体内剧烈反应着,为他大量制造出勇气和乐观。他相信渔夫有办法,作为朋友,他一定能帮上忙。

“来吧,伙计。”渔夫向他摆摆头。

桑象把门打开,渔夫直接走了出去,桑象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大厅,红螺好像在楼梯上睡着了,可两人一出现他又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站起了身。

“又是你们两个。”他叉着腰说。

渔夫一直走到他面前,桑象也没那么紧张了,他有了朋友,有了朋友之后好像很多事情都用不着害怕了。

“看看我抱的是什么?”渔夫问。

“别问我问题,问题只能我来问。”

“是艘船,叫桑象号。”

桑象听到渔夫为城堡起的名字笑了出来,他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名字确实不错。

“滚远点。”红螺看着他说。

“不想去北角山吗?你想去吗?”渔夫问。

桑象有点紧张,渔夫不应该把计划先告诉他。

“你到底在说什么?”红螺不明白地问他。

“北角山,是不是有个更大的船,像个盒子,钢铁的?”渔夫继续问道。

“想耍酒疯的话就回房间里耍,别在我面前出洋相。”

“是啊,看来你也不知道。”渔夫点点头,把怀里的帆放到了地上。

“他有些醉了。”桑象赶紧上前解释,他觉得渔夫这样子做行不通。

“是啊,我醉了。”渔夫拍拍自己脑袋,“我撞到礁石了,等等,不是礁石,是一条怪鱼。”渔夫看着红螺说。

红螺无奈般地哼了一声,接着,他把一只手放在了腰间的匕首上,“再说一次。”他压低了声音,把头探到渔夫耳边,“滚远一点。”红螺的表情严肃,像是认真的,桑象不安地看着他们。

忽然,渔夫伸起一只手,一把搂住了红螺的脖颈,接着他的另一手伸进衣服,快速掏出了一个东西,他把那东西抵在了红螺的胸口上。

桑象只听到噗噗两声,像石子丢在布袋子上的声音后,红螺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渔夫,渔夫向他做了个鬼脸,吐出舌头。接着将他向外一推,红螺倒在了楼梯上,双捂着肚子,表情十分痛苦,呻吟了两声后,红螺不动了。

桑象震惊地看着这一切,他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儿。

渔夫又把手里的东西揣回到怀里,“表演结束。”他转头对桑象笑了笑。

桑象牙齿开始打颤。

渔夫走到大门那儿,把门打开,又走了回来,“来帮帮我。”他把红螺的身子转过来,提住他的头。

桑象一动不动。

“过来吧,没事儿的,咱们得快点。”

“他怎么了?”

“怎么了?你觉得呢?”

“难道他死了?”

“你告诉过我,他是我们的敌人。”渔夫说,“我说过,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可……你杀了他?”

“那个迷雅小姐,我们还得去救她,这算不了什么。”

桑象感到一阵反胃,但渔夫还在不停催促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过去的,架住红螺的腿,抬起他,一直抬到门外的台阶上。

渔夫用胳膊肘推了推桑象。

“把他踢下去,这样就没人发现了。”

桑象吃惊地看向渔夫,腿不停地发抖,渔夫脸上一点变化也没有,就像刚刚喝酒时一样轻松。

“第一次总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渔夫依旧在鼓励着他,他向大厅回望了一眼,“他们要换岗了。”

桑象僵硬地向地上的红螺靠过去,直到现在他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一点准备也没有。

红螺忽然发出了呻吟声,眼睛睁开了。

桑象吓得停了下来。

他还活着。

“用过刀吗?”渔夫看到这一幕后弯腰把红螺的那把匕首取了下来。

桑象后退一步,但渔夫抓住了他的手,把那把刀放到桑象手里。

桑象用力摇了摇头。

“听我的,一点事儿也没有,很快就过去了。”渔夫把住桑象的那只手,抻到红螺的脖子下面,“想想他会对那姑娘做什么?”渔夫说。

桑象颤着嘴唇不知要怎么回答,而这时候,渔夫把着他的手背向下用力一割。

桑象看到血从红螺的脖子上涌了出来,他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表情扭曲在一起。

渔夫取回匕首,转身转下身子,一下把匕首插进红螺的眼睛里,接着他起来踢了红螺一脚,红螺翻转过去,滚下了台阶,直接滚进了浓雾中。

桑象像根木头一样看着这一切。

渔夫拍了拍他的肩膀, “桑象号要重新起航了,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任何人挡住你的航路的。”

△杀人后崩溃的桑象(绘画:房泽宇)

桑象在风中不停地颤抖着,他伸起手缓缓摊开在眼前,在这双手掌上,鲜血正反射着龙启星的光。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房泽宇的其他代表作品:

房泽宇:用点滴之爱衬托星空下的浪漫 | 作者创作谈(三)

有了if和then,机器人也能变成工作狂 | 科幻小说

梦潜重洋(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三)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五)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六)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七)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八)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九) | 长篇科幻连载

房泽宇《梦潜重洋》(十) | 长篇科幻连载

题图 | 房泽宇绘画“杀人后崩溃的桑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