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的书中有各色男女、有人生百态,你读过她作品这30段话吗?

原标题:张爱玲的书中有各色男女、有人生百态,你读过她作品这30段话吗?

1995年9月8日,24年前的今天,张爱玲在洛杉矶西木区谢世(准确死亡时间应该是9月1日,9月8日被发现),享年七十四岁。从1955年定居美国,1972年从旧金山搬到洛杉矶,她在洛杉矶度过生命中最后的23年时光,“行人道上人踪全无,偶有一个胖胖的女店员出去买了速食和冷饮,双手捧回来,大白天也像是自知犯了宵禁,鬼头鬼脑匆匆往里一钻。”这是她对自己所生活街道的描述。今天,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从张爱玲的作品中,选择了30段最喜爱的文字,与大家分享,纪念张爱玲。

张爱玲的书我中学时开始读,喜欢的一塌糊涂,起初是被书中男男女女的感情吸引,后来,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在她的文字中,觉察出人性、人生与命运。她笔下有无数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她赋予他们最鲜活的语言、动作与生命,《倾城之恋》中的范柳原、白流苏,《金锁记》中的曹七巧,《半生缘》中的顾曼桢、顾曼璐、沈世钧,还有《红玫瑰与白玫瑰》、《沉香屑·第二炉香》、《茉莉香片》中那些让人难忘的人和事,这些人如今都存留在我的记忆里,留存在与张爱玲有关的,记忆里。

张爱玲的作品后来被人们称为“张爱玲体”,她的文字风格太明显了,像飘着一缕烟,晃晃悠悠穿堂而过的穿着旗袍的女子,夜幕下公馆里响起的舞会音乐声,亦或几位太太打牌声,男子与女子的情感从来不是主线,但却是重要情节。女性内心被刻画成各种各样的形态,有温柔、有刚强、有刻薄、有安逸、有挣扎,道尽人生百态和苍凉世界。

最爱她文字中灵气逼人、敏锐清澈、细腻典雅的风格,她的小说不难读,也不难理解,但每次读的感受,都不一样。小时候读《金锁记》,讨厌曹七巧,恨曹七巧。长大后再读,更多的是同情她、理解她。喜欢这种跨越时间对同一作品的不同阅读感受,这意味着心境和阅历的变化,以及思想的觉醒或者沉淀。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倾城之恋》 

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 《红玫瑰与白玫瑰》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花凋》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 《半生缘》

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小团圆》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 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 《十八春》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沉香屑·第一炉香》

女人有时候冷静起来,简直是没有人性的。而且真会演戏。恐怕每一个女人都是一个女戏子。《半生缘》

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 《连环套》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茉莉香片》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红玫瑰与白玫瑰》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1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更衣记》

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缓,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 《童言无忌》

很容易把人幻想得非常崇高,然后很快地又发现他卑劣之处,一次又一次,憧憬破灭了。《我看苏青》

相爱着的人又是往往的爱闹意见,反而是漠不相干的人能够互相容忍。《茉莉香片》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半生缘》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爱》

你把人家的心弄碎了,你要她去拾破烂,一小片一小片耐心地拾拼起来,像孩子们玩拼图游戏似的 也许拼个十年八年也拼不全。 《心经》

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倾城之恋》

近三十岁的女人,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一转眼就憔悴了。总之,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艰难的、痛苦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倾城之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