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有感

原标题:夏日有感

立 夏

青岛的春天足够长,以至于都忘了温度为何物。立夏临近,整个城市却像气流里的飞机,抖了好几下。先是一场雪,接着换了烈日如炙。

肉体受到虐待时,语言立刻对温度有了问候。夏天并不作回答,任由市民骂上几句。

妈妈都有无限的好脾气,泡在蜜语里的孩子,乐于享受母爱的错误。母爱的努力,终日都在营造舒适的环境,却总被贪得无厌者剥削。

所谓恒温世界,或者安逸美好的未来,都是人类的谎言。而具有力量的语言,更容易助人快步前行,温度对皮肤的提醒也是如此。

大自然有真正伟大的母爱,秉持客观逻辑与公平心,她的语言假借温度而存在。每一次对肉体的刺激,都是精神上的试探。而温度计的数字,很容易戳破心理防线。立夏不过又一次变温事件。生活忽上忽下不足为奇,只要青脆的躯壳,包裹在心灵的宽厚里面。

夏之叶

站在南阳台,感受“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的诗意。冬天的那场空,是走向满的开始。如今春亦去矣,窗外树林妆上绿衣。但我心依然空落,日复一日的寥寥,也期待一幅装满的样子。

松树紫红色的雌球花昂立梢端,雄球花的粉囊熙熙攘攘。少年茕茕孑立,丰盈的植物令人心伤。殷殷的情愫却激荡起来。

褚红色礁石伫立海岬。洁白的浪花一次次涌上前来,又退了回去。抓不住一个沉重的诺言,空潮如叹一声声。

梧桐树叶胀满天空,我在树下守望那么多绿色的蝴蝶。到了秋天,它们会变成绚烂的云彩。纷纷飘下来的时候,阳光便伸过手来,抚摸枝干的空。现在,阳光正照耀着山林的满。

五月的蔷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青岛老城五月的蔷薇,在百年沧桑的院落中吐出妩媚。这妍花而带刺的植物,伴伏伴立,就像古朴巷道深处走过来的闺秀。一丛秀色,半街惊艳,风姿绰约却藏阳刚于阴柔当中。

每到裙裾初行的时节,蔷薇杏眼圆睁,将各款花色调和成一味打动人心的药剂。有殷殷的热切,望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有柔情蜜意的花瓣,远远地映进眼帘,指引他们移步换景,深入小巷的尽头。

细细曲曲的甬道,拐弯抹角的院墙,精巧玲珑的窗棂,高高低低的檐角,绿趣盎然的园圃,错落有致的院落……

总之,青岛五月的蔷薇不想错过你们。尽心尽意,铺陈开锦缎一样的热情,陪伴游客的脚步,在老城的五月里走个够。五月的蔷薇,是这些风格各异的宅子里的主人。

一排好看的院墙或者栅栏,是男主人表达心意的地方。竭尽全力拼叠出自己的才情,要构造出不同于左邻右舍的别致风范。长在院内的蔷薇,不单是墙头上的风光,却是女主人待人的情义。她要叫自家的花朵千娇百媚,艳压群芳。经过的总会惊叹连连,百看不厌,留连忘返。

游客的身体伫立墙外,思绪早已迈进院内,迈进了主人的心田。院墙上的蔷薇,是老住户用来勾人魂魄的魔方。墙内开花墙外香。蔷薇毫不吝啬娇好的容貌,尽情恣肆地探向院外,将生活的美艳芬芳溢出街头。

高悬街角篱墙之上的千花万朵,正是老住户不避外人的家长里短。五月的蔷薇,又是青岛人率直通透的性子。倘佯花间,沾染清芬与艳彩,游客是会在散漫而又绮丽的日子里醉掉的。

斑驳的建筑镌刻历史,五彩的蔷薇盛放时尚。老旧洋房款款走出的女子,幽静院落腾空张放的花幕。仿佛时光之河里流淌着一帧帧图画,就这样鲜活地呈现于眼前。动静互见的街角,浓淡相配的围墙和栅栏,陈旧与新鲜辉映的巷道,老青岛的浪漫与韵味,全都在里面了。

海之雾

雾从海上来。这些乳白色的丝帐,盖住山头和高楼,笼罩天地与骄阳。夏天上升的地热被卡住了。像一句吐不出喉咙的话语,一块滚不下峭壁的石头。

大海扬起巴掌,水汽遮蔽烈日。水与火在此遭遇,却做了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

暑热的季节,沿海却在矫揉造作的清凉里独享安逸,一如温水中的青蛙。

雾所藏住的光,是水试图浇灭的火。隐没的不仅有热,还有迎面而来的脸庞。

混淆我们的辨识,与其说是雾的意图,不如说是海的战术。是上升的水与下降的火在博弈,是消解与反消解的对抗。

季节在混乱,大地在迷失,人们在夸赞风水宝地的时间里,丢掉了时间的记忆。飘忽不定的海雾迷乱心旌,不再笃定季节的步伐,人们忘却了种植自己的阴凉。

尔后,火热的夏天倏然归来。

台风中的叶子

来到夏天,用台风洗尘。植物在丰沛的雨水里伏下身子,又在大风中昂扬头颅。所有的叶子正在登临生命的巅峰。

来自海洋的访客,赠送干净的理想与润泽的信念,让叶子成为一片真正的叶子。

一地水渍。即便枯枝残叶横陈树下,也足以体验人生快意。台风短到以天计算,一生若能遇见台风,就算生逢其时的叶子了。此刻的叶子,都是最好看的叶子。

台风像一场爱情,等待挑逗三伏天的猛士。掀翻一片大海,来浇灭绵延不绝的火山。那怕只有片刻清爽。一片叶子如此挚爱海洋里来的大风。

只有春雨中的翠嫩,秋风里的艳黄,是远远不够的。今年,企盼那场名叫“利奇马”的台风。在如火如荼的季节,于狂风暴雨当中,浸染出碧绿而硬朗的色泽来。台风登陆的过程,是漫山遍野的植物,和城中的生命,重返鲜活的过程。

九 月

溽热滑出土坝,暑假随之流走了。九月是夏末的围堰,堰内的水停下来休整一下。水面之上,时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欣喜与遗憾,分别写在老人与小孩的脸上。

体感由热到凉,标记在时间的轴上,那是一种等待。在时间里等待,如愿与否,都是一种煎熬。其实,夏天的多面性,不分好坏。倘若风它不来,那场雨就无法落到地面。在等待里,九月是一把尺子,量出沉于心底的苦夏,水深几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