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NS2019访谈 | 凌锋: 将神经介入引进国内已逾三十年 介入黄埔军校如何炼成

原标题:WFNS2019访谈 | 凌锋: 将神经介入引进国内已逾三十年 介入黄埔军校如何炼成

神外前沿访谈录

第265

神外前沿讯,在2019WFNS全球特别大会开幕之际,神外前沿新媒体专访了本届大会主席、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名誉会长凌锋教授

早在1983年,凌锋教授就率先从国外引进了神经介入技术,并于1986年率先举办全国神经介入培训班,成为了今天发展蔚为壮观的神经介入事业的开拓者和领军人物。

凌锋教授还创立了首都医科大学神经介入研修学院,从培训班到学院,几十年来为中国神经介入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堪称本领域的黄埔军校。

目前,国内神经介入事业蓬勃发展,各地各医院的神经介入手术量不断攀升。凌锋教授指出,判断一个神经介入中心是否处在先进行列,更重要的是看其是否开展了开拓性的工作,是否拥有卓越的学术能力等几个指标,不能手术量先行。

凌锋教授同时对有可能出现的、类似心脏支架滥用的神经介入过度干预现象提出了警告。她说,我们不应该成为技术的奴隶,如果出现过度干预,那就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访谈全文如下:

神外前沿:您是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出国学习的神外医生?

凌锋:我会英文也会法文,是1982年出国学习的,算是比较早的,在国际上比较活跃,也做了很多工作。当时去法国学习的时候,就感觉到我们与世界水平真是有很大的差距。

最简单的一件事情,当时国内做血管造影的注射器全部是玻璃的,使劲一推就碎了,我手上现在还有一条被玻璃扎伤的口子,当年很多人都有过。注射器针头、导管都是煮过反复重新使用的,所有的纱布都要自己洗自己叠,所有的棉花棒都要自己去搓,搓完以后包起来消毒。

1982年,我到国外学习时,国外这些材料都已经是一次性的了。另外,国外当时也已经普及手术显微镜了,而国内还没有得到广泛应用。

神外前沿:出国学习后,将哪些技术引进,以推动国内神外巨大进展?

凌锋:就是神经介入技术,神经介入技术完全是我带进国内来的。

神外前沿:您最早何时开始神经介入手术和举办培训班?

凌锋:我在1983年回国以后,就开始做神经介入手术了。1986年开始正式举办国内最早的神经介入培训班。我们是国内最早开始系统开展神经介入手术和培训的团队。

我们最早做介入手术时,没有CT也没有血管造影机,只能用胃肠机。当时,胃肠机上的床是可以倒下来,也是可以立起来,只有前面有一个做透视的荧光板,病人做侧位的造影就非常麻烦。

神外前沿:国内的神经介入技术和事业,就是由此而发轫?

凌锋:是,1986年7月,我们举办了第一届全国的介入神经学的学习班,“介入神经放射学”,这个术语就是我带回来的。很多在国内神经介入领域的早期“创业者”,都是我们这个班上的学员。他们后来出国学习,也都是我推荐的。

神外前沿:神经介入,现在神经外科、神经内科、放射科、急诊科等都有开展,应该是哪个科室做最合适?

凌锋:没有说哪个科室可以做,因为神经介入是按照技术分类的,而我们目前应该更要强调MDT的多学科合作团队。

另外,从世界介入神经放射联合会的标准上来看,作为一个介入神经放射科的医生,必须要有神经科、放射科、神经介入的总计七年的学习经历。

神经介入属于各个学科中间的交叉三角点,谁经过了这样全面的训练,谁就掌握了应该使用这个技术的权利。谁也不能垄断这项技术,这样才能对病人最有利。

神外前沿:宣武的神经介入,在国内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特色?据我们了解现在有一些神经介入中心的手术量已经很大了?

凌锋:手术量不是评价指标,评价一个学科做的好不好,是不是这个领域中的旗帜,其实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否最早开展,这决定了这是否做了一个开拓性的工作,这点是最重要的。

第二个因素,在这个领域是否开展的最全面。比如说神经内科只会做缺血性脑血管病的神经介入,神经外科只会做颅内动脉瘤的栓塞,或者是某一个医院就只做动脉瘤有优势,某医院只是放支架见长,虽然支架可以做到几倍于别的医院,但这都不能算。

可以说,从缺血的到出血的,从脑的到脊髓的,还有小儿的各种脑血管疾病,都能开展并且开展得很好的,只有我们宣武神经介入团队。其中,脊髓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我们还是全世界做的最好的。

国内神经介入任何一个新技术和新领域都是我们最早开展的,而且没有一项是我们不行的,也没有一项是我们低于别人的。

如果只比开展的介入的例数,这是毫无价值的。

第三个因素,是否成为一个教学基地,会不会传道授业解惑,教学能起到非常重要的普及和推广作用。国内神经介入教育工作做的最长、最好、最全、最正规的,只有我们。

有些学习班,可能只有三个月或半年,培训的可能也只是单项技术,而我们这里是正规的学院,首都医科大学神经介入研修学院,有院长有教授,有实验基地,有专门的课程。

第四个因素,看学员培训质量。我们培训的学员,在全国成才的最多。目前,国内最强的几个区域内的神经介入学术带头人,都是我们的学生。

第五个因素,学术专著和教材,这些我们都有,而且神经介入教材我们出版的最多。

神外前沿:神经介入下一步的技术突破点在哪里?

凌锋:神经介入的发展,完全离不了高科技。只有材料学等高科技的发展,神经介入才会有更好的发展。比如设备的清晰度、影像的融合等等,才能够使我们看到的更多更深更全,才可能往那走。另外,比如导管等各种材料,以前的导管又粗又硬,只能到颈部,现在的导管又软又细又可控,几乎可以说随心所欲了,最细的脉络膜前动脉等,那都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部分,现在都能介入治疗了。

其实,知识的充实和发展,那才是更加重要的。如果说设备和技术条件好了,只要看见有病,我就去介入,就是扩大了干预度,叫过度干预了,这就是对生命不尊重。

现在,很多人都在炫技,最后有可能就被技术所奴役了,最近张鸿祺主任就谈到了,没有症状的未破裂动脉瘤不主张干预(详见:前沿观点 | 宣武医院张鸿祺:破裂率低而手术风险高 床旁段动脉瘤治疗要慎重)。

受访者简介

凌锋教授,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中国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China-INI)执行所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荣誉会长,全国毕业后继教神外专委会主委。将手术和介入手段综合应用在脑与脊髓血管病的治疗上,尤其在脊柱脊髓血管畸形的诊断治疗领域做出了系统性、创造性贡献,至今累积治疗2700余例,为世界最大病例组,使该疾病的治愈好转率从原来的46-63%提高到82.2%,获得2006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国内率先全面开展手术和介入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建立了颈动脉支架成形术、颈动脉内膜剥脱术、脑动脉支架成形术、颅内外动脉搭桥术的综合团队,目前每年治疗相关疾病2000余例,曾获北京市科技进步奖和中华医学科技奖。亲手创建了China-INI及其团队。

相关报道:

[简讯]宣武医院凌锋:希望China-INI未来成为中国神外标杆 第十三届国际临床神经外科学习班开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