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将谱之剑赠渔父伍员

原标题:百将谱之剑赠渔父伍员

伍子胥 (春秋末期吴国大夫)

伍子胥(公元前559年—公元前484年),名员(一作芸),字子胥,楚国人(今湖北省监利县黄歇口镇 [1-2] ),春秋末期吴国大夫、军事家。以封于申,也称申胥。

伍子胥之父伍奢为楚平王子建太傅,因受费无极谗害,和其长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从楚国逃到吴国,成为吴王阖闾重臣,是姑苏城(苏州城)的营造者,至今苏州有胥门。公元前506年,伍子胥协同孙武带兵攻入楚都,伍子胥掘楚平王墓,鞭尸三百,以报父兄之仇。吴国倚重伍子胥等人之谋,西破强楚、北败徐、鲁、齐,成为诸侯一霸。

伍子胥曾多次劝谏吴王夫差杀勾践,夫差不听。夫差急于进图中原,率大军攻齐,伍子胥再度劝谏夫差暂不攻齐而先灭越,遭拒。夫差听信太宰伯嚭谗言,称伍子胥阴谋倚托齐国反吴,派人送一把宝剑给伍子胥,令其自杀。伍子胥自杀前对门客说:“请将我的眼睛挖出置于东门之上,我要看着吴国灭亡。”在伍子胥死后九年,吴国为越国偷袭所灭。

人物生平

逃离楚国

奔吴复仇

掘墓鞭尸

成吴霸业

自尽身死

------------------------

人物评价

  • 伍奢:员为人刚戾忍卼,能成大事。
  • 费无极: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
  • 伯嚭:子胥为人刚暴,少恩,猜贼。
  • 庄子:伍员、苌弘知事君尽忠,而不知逆君之致祸。
  • 屈原: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 陈轸:子胥忠其君,天下皆欲以为臣。孝已爱其亲,天下皆欲以为子。
  • 范雎:使臣得尽谋如伍子胥,加之以幽囚,终身不复见,是臣之说行也,臣又何忧?
  • 司马迁:怨毒之於人甚矣哉!王者尚不能行之於臣下,况同列乎!向令伍子胥从奢俱死,何异蝼蚁。弃小义,雪大耻,名垂於後世,悲夫!方子胥窘於江上,道乞食,志岂尝须臾忘郢邪?故隐忍就功名,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白公如不自立为君者,其功谋亦不可胜道者哉!
  • 韩婴:伍子胥前功多,后戮死,非知有盛衰也,前遇阖闾,后遇夫差也。
  • 桓宽:缟素不能自分于缁墨,贤圣不能自理于乱世。是以箕子执囚,比干被刑。伍员相阖闾以霸,夫差不道,流而杀之。乐毅信功于燕昭,而见疑于惠王。人臣尽节以徇名,遭世主之不用。
  • 刘向:①楚不用伍子胥而破,吴用之而霸,夫差非徒不用子胥也又杀之,而国卒以亡。②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夜行而昼伏,至于蓤水,无以饵其口,坐行蒲服,乞食于吴市,卒兴吴国,阖闾为霸。
  • 桓谭:忠臣高节,时有龙逢、比干、伍员、晁错之变;比类众多,不可尽记,则事曷可为邪?庸易知邪?虽然,察前世已然之效,可以观览,亦可以为戒。
  • 诸葛亮:子胥长于图敌,不可以谋身。

星龙渊

伍子胥因奸臣所害,亡命天涯,被楚国兵马一路追赶,这一

伍子胥

天荒不择路,逃到长江之滨,只见浩荡江水,波涛万顷。前阻大水,后有追兵,正在焦急万分之时,伍子胥发现上游有一条小船急速驶来,船上渔翁连声呼他上船,伍子胥上船后,小船迅速隐入芦花荡中,不见踪影,岸上追兵悻悻而去,渔翁将伍子胥载到岸边,为伍子胥取来酒食饱餐一顿,伍子胥千恩万谢,问渔翁姓名,渔翁笑言自己浪迹波涛,姓名何用,只称:“渔丈人”即可,伍子胥拜谢辞行,走了几步,心有顾虑又转身折回,从腰间解下祖传三世的宝剑:七星龙渊,欲将此价值千金的宝剑赠给渔丈人以致谢,并嘱托渔丈人千万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踪,渔丈人接过七星龙渊宝剑,仰天长叹,对伍子胥说道:搭救你只因为你是国家忠良,并不图报,而今,你仍然疑我贪利少信,我只好以此剑示高洁。说完,横剑自刎。伍子胥悲悔莫名。

夫差伍员

[宋] 陈普

载籍几千年,相踵兴亡迹。

何国非自取,一一有来历。

亡必以失道,与必以有德。

有德无不兴,不在防寇贼。

大纲一端正,上下合于一。

左右无共鲧,小大皆益稷。

执此治天下,天下无与敌。

无道必自亡,不可容智力。

中心一不正,祸乱起不测。

计虑非不周,防闲非不密。

龙蛇起平陆,刀剑出袵席。

昔常恨吴王,不纳伍员策。

父雠不共天,吴起不两立。

败之于夫椒,足报槜李役。

杀心如未谢,灭起如呼吸。

五千栖会稽,甲盾尚流血。

一举而尺之,后患永绝息。

奈何仓卒中,鬼神夺其魄。

不信忠臣言,坐使良机失。

瞬息二十年,越兵破吴国。

遂令泰伯祚,一日不血食。

至今尘编中,见者皆叹息。

抑尝思其故,此事未足蹙。

吴亡自有端,灭越故无益。

夫差诚已误,伍员未为得。

万事理为准,万理心为宅。

好恶一毫偏,成改千里隔。

本正不忧末,主强不愁客。

病四百有四,最患膏肓疾。

外邪何足忧,内寇逾螟{蜷右下换虫}。

家不在藩篱,国不在城壁。

怨不在仇雠,忧不在夷狄。

最毒是小人,必亡惟女色。

百祸生骄矜,众怨丛苛刻。

灭用无仁恩,死由肆胸臆。

子兰为刘石。平虑讨击使,

尚不逃三尺。华清羽衣曲,

岂得无敌绩。勾践诚可除,

宰嚭犹在侧。西施舞落日,

吴宫已荆棘。子胥计诚忠,

无乃学缓急。夫差爽已夺,

句践自千百。杀一留其余,

乱门岂可塞。寄语伍子胥,

善恶当详择。乱亡所当念,

心非最难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