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日剧市场的“三种印象”| 独家观察

原标题:2019年日剧市场的“三种印象”| 独家观察

导读:四十二部冬季档日剧和三十四部春季档日剧,2019上半年留在观众印象中的日剧能占这个总数的多少呢?

文 | 戴桃疆

秋风起,秋意浓,转眼间日剧的夏季档已经逐渐步入尾声。但细细品品,今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日本电视剧大多是上半年推出的,一方面是夏季档期本就是日剧表现相对较弱的期间——尽管日本社会文化逐渐被“宅”力所支配,但夏季仍然被认为是度假期间,公共电视台和有线电视台一般不会将年度重头戏压在这一时期。尽管来得稍微有些迟,在秋意渐浓的这个时节里回顾上半年日剧情况也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一月到三月的“冬季档”和四月到六月的“春季档”构成了日本电视剧的上半年,其中冬季档日剧有四十二部,另有七部特别篇;春季档日剧共三十四部,另有一部特别篇。

特别篇作品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同一季度内没有更新计划的长寿日剧,比如冬季档期的《三个欧吉桑》《钓鱼迷日记》《科搜研之女》,第二类是热门日剧的番外,具体例子有冬季档热血励志的《下町火箭》,春季档则是古泽良太作品《行骗天下JP》的衍生,第三类则是纯粹的特别篇,如果不是改编自世界名著,或是剑走偏锋满足大众猎奇心理,这类特别篇很难竞争激烈的影视剧市场中刷到什么存在感。

特别篇成功的实例并非没有,例如在中国互联网上一度引发热议的《大叔的爱》,起初就是公共电视台新春特别篇中的一个单元,因为大获成功进而衍生出了电视剧,又因电视剧大获成功进而推出了电影版本。但类似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凤毛麟角,因而下文在盘点上半年日剧时,不再针对特别篇做特别讨论。

四十二部冬季档日剧和三十四部春季档日剧,2019上半年留在观众印象中的日剧能占这个总数的多少呢?

彩虹旗还在飘

随着社会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性少数群体走进日本电视剧的视野,并从身负社会刻板印象的配角逐渐转变成剧集的主角,对人物的表现也趋于日常化、生活化,不再强调或是突出某种社会刻板印象,而是通过剧情对人物的塑造和特质展示帮助观众理解角色特质,从而弥合社会分歧,帮助少数人群走进大众视野。从2016年起,彩虹旗似乎已经成为日本电视剧中的一大特色,原本只作为特别短剧或是只能在网络平台上播出,因为作品体现的新意和诚意被越来越多的观众感知,逐渐走进主流视野,今年春季档期的《昨日的美食》中,双男主饰演者西岛秀俊和内野圣阳都是日本影视界的主流演员,这种演员配置从一个侧面说明日本社会观念的改变。

另一部同样飘扬彩虹色的春季档日剧《老子的裙子去哪儿了?》相比日常温情的《昨日的美食》,猎奇感更加强烈,表演和故事剧情设定的漫画感也更加强烈,穿裙子的欧吉桑老师身上的彩虹色彩反而不如《昨日的美食》浓重,“彩虹色”的设定在这部剧中反而更像是一种表明主人公身份复杂多样,提升人物的兼容性,以应对学校中的纷繁复杂纠纷。

无论是日常的温馨还是兼容性极强的反差设定,最后都助推这两部春季档彩虹色电视剧成为观众关注度焦点。尽管一些观众对于此类题材有异议,或是不敏感,但一个可预测的趋势是存在“彩虹色”电视剧在今后日剧中所占的权重大概会越来越大。

杀戮与惩罚

和英国一样,日本也盛产悬疑推理类创作者,悬疑推理元素在日剧中占据的比例很大,就连日本最容易发现狗血存在的“不伦题材”剧集中,都能发现悬疑推理的元素。或者说,只要存在一个受害者,一群与受害者存在恩恩怨怨的人,那么一个悬疑推理题材的雏形便出现了。

悬疑推理类电视剧通常会占到英国全年电视剧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七左右,日本的比例则更高。英国每年会将一部分播出配比分配给经典名著改编,日本也有经典文学作品改编电视剧播出,但并不属于常规项,因而留给推理悬疑的发挥空间更大。类型化的日本推理悬疑电视剧甚至能够呈现与都市言情题材彼此抗衡的局面。但类型化的局域内,推理悬疑作品之间则是群雄逐鹿的态势,若要想从一众形形色色的同类型电视剧中脱颖而出,创意已经成为在这场战争中胜出的唯一利器。

相比常规的以警察、律师等本身属于涉法领域从业者作为主角的身份设置,非涉法类职业从业者设定的推理悬疑类电视剧似乎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今年上半年,菅田将晖主演的《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以及田中圭主演的《轮到你了》都靠不走寻常路的设定在互联网上掀起阵阵讨论热潮。尤其是《轮到你了》,这部没有当红小生小花加持的电视剧起初并不显山露水,但随着情节的展开,层层谜团彼此交叠的设置、藏在经典推理漫画《名侦探柯南》中的线索都成为引发观众热议的话题,观众对于电视剧的情节走向产生诸多推测,讨论话题热度助推电视剧成为新的关注焦点——即便它在秋天烂尾了。

酷似电影《大逃杀》的《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与前述《老子的裙子哪儿去了?》一样,将镜头对准了校园里的师生和青少年世界,二者从不同侧面体现了日本文化表现青少年世界的两大经典手法,一种是漫画式的人设先行,将一种社会现象匹配某种典型人物特征,以此来塑造人物;二是对“哀”与“寂”的推崇,两部剧的主人公都身患绝症,都是走向终点的人,所作所为的底色都是悲壮。相比剧情,《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相关讨论最多的还是菅田将晖的表演,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日本悬疑推理类电视剧在情节设置之外仍有无限可能。

言情的衰落

韩国率先被曝出生育率为零的新闻,结婚率也大大降低,韩国明星夫妇情感危机导致的离婚大战更是像缠缠绵绵的日日剧一样没完没了地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世界里,但这些都并不妨碍韩国电视剧制作者继续讨论情感生活的种种形态,无论是甜蜜宠爱还是文艺地讨论爱情如何消逝,言情自始至终都是韩剧中最重要的东西。将镜头转向日本,对比之下不难发现今年上半年言情类题材的日本电视剧少之又少,整个一季度几乎没有角色在正经八百地谈恋爱,令人印象深刻的银幕情侣数量几乎为零。冬季档尚有深田恭子与横滨流星的姐弟恋组合,春季档除了《昨日的美食》里的两个男人,全日本无人恋爱,不是在推理,就是在搞事业,言情从主菜变成了配料。

《初恋那一天所读的故事》

这种局面的出现一部分原因在于近几年日本电视剧市场上言情题材电视剧表现较差,无论是选择当红小生小花担任主演,还是强推按头恋爱,清甜的爱情故事市场反响都不尽如人意,有一些则是开头表现良好,但后续走进狗血的俗套,烂尾遭致观众更强烈的失望。本应表现最为稳妥的言情题材反而成为观众选择追剧时风险最高的类型。

无论社会环境如何改变,人类对情感的需求仍然稳定且具有内在一致性,能够引发观众情感共鸣的情感题材作品通常要比单靠剧情创天下的作品收获更大的成功。下半年这类题材或许会迎来丰收也说不定呢。

2019上半年日本电视剧总体表现较平,有小惊喜也有小欢喜,下半年已经过去一半,夏季档也没有出现爆发期,还剩最后一个季度,今年日剧总体如何还要看秋季档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