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服务笔记 | 改变,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做了一点

原标题:志愿服务笔记 | 改变,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做了一点

编者按协会志工主管说过,在“一线”提供服务的临床服务志愿者们,每一次参加服务后带给患者或者在推动缓和医疗发展的道路上,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做了一点。七彩叶志愿者作为其中一支推动缓和医疗发展的“一线力量”,大家在有限的服务时间内,尽其所能。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尽可能地为志愿者们提供帮助,服务前的活动通知、志愿者的风采展示、每一次服务后对志愿者们的鼓励总是出现在“微信群”中。在这条路上,提供帮助的每一位都是“志愿者”,一点点的努力,大家都是推动缓和医疗发展的助力器。

协和西院服务笔记

1

服务时间:2019年9月5日18:00-20:00

七彩叶志愿者:小陈玲、倪晓红、崔懿允、周俞君

记录者:倪晓红

今天的服务如常进行,有一位患者两位家属来活动室参加手工活动,去病房邀请时,小陈玲老师将三颗“心”折纸分别送给了无法来参加活动的三位老年患者,当“心扑扑跳动”时,他们都如孩子般惊喜地笑了。

今天来参加活动的安徽患者,是老朋友了,至少参加过3次以上,好学、手巧、喜欢聊天。上周在小库房活动时,她说学了全套的金刚节编法(包括中间那条挂绳),回家去,第一次做成功了,第二次想显摆给儿媳妇看,却怎么也做不出来。呵呵,这或许就是金刚结一直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除了它很漂亮外,编结的时间和体力要求很适合,而且编法有一定挑战,约有5个小小难点(挂绳的纽扣结、四股绳打井格及随后的玉米结编法、九层塔后的结绑、穗子的凤尾结),常常会忘,于是就又有要重新学、又有得挑战,然后有挑战成功的欢喜。5个小环节,你记住这个了,却忘了那个,而她忘了这处,但那个却记得,于是大家又有了互助之乐趣。比如,今晚活动中,小崔老师重温并教会安徽老姐做成功了中间挂绳的“纽扣结”,而我指导了患者和家属及小崔、俞君打四股绳开始的“井”格,而俞君帮助我们几个重温了最后四绳的缠绑,完美配合!

协和西院的手工坊活动已开展了整两年,几位资深志愿者期间不断开发、尝试各种DIY手工作品,最后发现金刚结和丝网花是最受欢迎、保留时间最长的。作为第四期志愿者,我们这些新人多少都有些着急,想着要尽快增加更多的活动内容,这份热情当然好,但同时,我也意识到需要耐心,需要从我们服务的病人和家属角度出发,开发、尝试适合他们的项目,而且如罗青老师说的,每个新项目都要尝试、观察多次(两月时间),看它是否真的受欢迎。两年风雨无阻的持续服务,不仅是每个周四晚(包括之前还有周二下午)那个当下的用心陪伴,如一棵树一样,在那儿扎根、成为一个安静、忠实、又充满生机的存在;同时,一样很宝贵的是,通过一次次踏实的志愿服务实践, 我们籍此探索、积累着中国的缓和医疗志愿服务的案例、模式探讨、管理细节,也成长着一批资深的志愿者团队,同时,个人也在其中生命、心灵得以成长。

而除了现场服务及现场服务的志愿者之外,更有着多股默默支持的强大力量。七彩叶志愿者是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创办、培养并支持的志愿者组织,负责志工工作的协会人员,周俞君、晏玮还有实习生惠敏,在参与病房志愿服务的同时,也积极地与志愿者们沟通、访谈,关心个人需求,并认真征询、讨论志愿者培训、关怀、团队与个人成长支持、缓和医疗志愿服务的管理等等。背后的组织支持,将能更好保护、支持志愿者团队稳健发展。同时,我个人觉得志愿者间要相互建立信任、互助联结关系,志愿者自己也要与组织建立共建关系、信任归属情感,关心组织的成长、参与探索、贡献建议等等,因为中国的缓和医疗事业尚在起步探索阶段。

作为新志愿者,我刚加入到“七彩叶协和西院群”,每次我们服务中或服务完,在群上分享活动照片、点滴细节时,西院的护士们都热情的点赞、致谢,给予鼓励和肯定,令我感觉很温暖。周一(9月3日)志愿者团队与护理团队沟通会时,郑莹护士长介绍了协和西院五楼肿瘤内科的基本情况与科室病人的特点,每月极高的病床周转数,使得医护工作量始终处于超饱和状态,但她们仍在努力推广安宁缓和医疗理念并不断践行。只是,这样的人员配置和工作量下要想做到对病人全人全家庭的照护,完全力不从心。也因此,想推广和实现缓和医疗,非常迫切需要病房照护志愿者、及来自心理咨询、音乐治疗、芳香治疗等等的团队、专业人士、机构的参与、支持。

一起努力!加油!

志愿者:倪晓红、崔懿允、周俞君、小陈玲

海淀医院服务笔记

2

服务时间:2019年9月7日14:20-17:00

七彩叶志愿者:崔丹、王琰

记录者:崔丹

医院的病房也是一个小世界,在这里各色人都会有对应自己人格的表演。我在病房里听到过因为嫌家人值班少,自己值班请假太多在电话里不停的埋怨;看到过兄弟俩为最近一周谁来值班看着妈妈而一语不合大打出手;也听到过弟弟在门外,大声向姐姐讨要妈妈的住房本。

而今天我听到了母子俩这样的对话:

在我们准备给老人洗头时,

妈妈说:“我来洗吧。”

儿子说:“我会洗,你不在时都是我洗的,我来洗。”

暂时没有了声音。

所有准备做好,准备开始洗头了,

妈妈说:“今天还是让我洗吧。”

儿子说:“我洗,我给姥姥洗!”

最终姥姥在大外孙轻柔的洗揉中舒适的闭眼享受着病床上的天伦之乐。姥姥,您有这样的大外孙,真幸福!

海淀医院志愿者合影

编辑校对:张晏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