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汤阴,我会对岳飞好一辈子

原标题:我要是汤阴,我会对岳飞好一辈子

汤阴似乎断裂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发生在这里,传说中的那个周文王姬昌,也是在“羑里”推演出中国的周易。这些都太久远了,汤阴最被人熟知的,是武穆王岳飞,而他,也已经离现在有九百多年了。

千年古县汤阴停在古老的历史里,与现在,与千年后的人们似乎已经没什么切身的关联。

少有人知。历史古城到底有什么现代价值?

请回答,汤阴。

小米|文

邶城的血腥过往

许多人对商周的印象不是来源于“封神榜”这个电视剧,就是来源于“封神演义”。其实这部小说是一部神魔小说,与真实的历史有很大出入。

比如说,小说里讲纣王有俩儿子,一个是殷郊,一个是殷洪。

其实,历史上的纣王只有一个儿子最后存活了下来,他就是武庚。

不好意思,我一开始以为武庚他是周武王那边的人,因为他姓武。

当时周武王姬发跟姜太公一起攻破朝歌,斩下纣王的头,杀了妲己之后,很神奇地留下了武庚这个人。

应该说西周还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唐宋元明清那样,新王朝建立要对旧王朝血脉赶尽杀绝吧。

然后周武王还给了武庚一块封地,这块封地叫邶城,就在今天安阳汤阴的邶城遗址那附近。

姬发虽然放过了武庚,但是他同时也封了自己的三个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在邶城附近,监视武庚。

武王因为日夜操劳周朝大业,过劳去世之后,他的弟弟周公旦代替哥哥的幼子周成王管事儿,新老交替,武庚趁机会不安分起来。

他撺掇起武王的三个兄弟,谋反了。

但是周公旦不是吃素的,经过一番“内弭父兄,外抚诸侯”的工作,安定好了内部之后,便亲率大军东征。

东征军迅速诛灭了以武庚为首的殷贵族叛乱势力,杀掉了武庚和管叔,流放了蔡叔,霍叔被废为庶人。

三年的战争,他削平了叛乱。邶城和殷都也变成了废墟。

邶城,被刀光剑影的血腥笼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们现在经常会见到这两句经典的爱情诗句,其实是来自于《诗经﹒邶风》中《击鼓》,而在十五国国风中,《邶风》有19首,排在第三位。

这些,都是来自邶城的美丽诗歌。19首《邶风》,基本采自西周至春秋时期的汤阴地区民间。

徐悲鸿的画作《燕燕于飞》就源自《邶风》中的《燕燕》篇。

还有那句“爱而不见,搔首踟蹰。”来自于《静女》。

《柏舟》中的“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谁能想到,汤阴人们是那么多情和浪漫呢?

几千年过去了,我们是为什么知道邶城村这个普通的小村落曾是邶城的呢?

据一位去邶城探访的网友说,解放初的时候村东头有一个老冢子(凸起的坟头),这冢子奇突突的高出地面3米多,据说这冢子无人过问,村里的人在冢子下面挖出了瓦罐等等东西,惊动了文物部门,文物部门经过十几天的挖掘,挖出了很多文物,老百姓只能远远的看不让靠近。

文物部门走后,这冢子就被平了。

1982年,县里的文物局干部在村西头进行钻探,发现其下的土质坚硬,间有层次,有夯打痕迹,就鉴定邶城为商代的邶城遗址。

大约90年代左右,村人下葬时挖出了三棱形铜箭头,传说这是当年古人的习武之处。可如今放眼望去,满是青青的小麦,哪里还有遗址可见?

说回邶城,应该说,武庚之祸的原因之一,有一个关键前因人物,就是姬发的爹,文王姬昌。

这是上一辈人的恩怨。

“武王的囚父之仇”

周文王是周朝的缔造者。

无论在诗经,还是后世的许多诗歌中,都提到了“文王之德”。孔子非常的推崇他,称他为“三世之英”。

周文王是个明君,以至于在武则天改制的时候,她要自称自己是文王的后代。

他可能被后世人所得知最大的成就就是推演、整理出了与中国人的文化息息相关的《周易》。

而《周易》的诞生是因为纣王囚禁了文王,把他困在“羑里”,整整七年。

纣王帝辛为啥要把文王关起来?

因为作为周国的领袖,文王这个人实在是太优秀了,他不仅勤政爱才,还很仁慈,这点从他儿子姬发就能看出来,要不然武庚早死了几万遍了。

这就引起了纣王的猜忌。当时他有个专说谗言的官儿,叫崇侯虎,就跟纣王说,文王这样对您可不利啊。

于是纣王就把文王叫过来,关起。

这一关就是七年,“画地为牢”,羑里就在今天的汤阴县,是世界遗存最早的国家监狱,也是风靡全球的周易文化发祥地。

这七年里,周文王闲着也是闲着,用今天话来说,这个人是个圣人。因为他研究出了“周易”。

相传在上古时,伏羲氏创造先天易(先天八卦),神农氏创造连山易(连山八卦),轩辕氏创造归藏易(归藏八卦)。

经过文王的悉心钻研,将其规范化、条理化,演绎成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有了卦辞、爻辞,人称《周易》。

在今天羑里城内西侧的演易台前,有一片长势茂盛的蓍草。

演易台

据说姬昌曾用它的茎来卜卦。

古人认为,蓍草是草本植物中生长时间最长的草,茎又很直,正如人若有狐疑不决的事要问有声望的老年人一样,用蓍草占卜极其灵验。

《易·系辞》上说:“是故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意思是蓍占的所得在于效法天圆故能神妙,易卦的所得在于效法地方故能隐藏智慧。

据说蓍草只在文化重镇显形,比如曲阜孔庙、山西晋祠、太昊伏羲陵等等,而演易台前的这丛蓍草,在这里可以郁郁葱葱,移到别处便难以生长,似乎能说明这个地域的“玄妙”。

后来,周国大臣散宜生花重金想把主公给捞回来,于是他购买驺虞、鸡斯之乘、骊戎文马、有熊九驷及有莘氏美女给纣王。

美女比较好看,纣王开心了,下令赦免姬昌出狱。

姬昌终于出来了,这只是他生命中一个波澜,因为他活了97岁,做了50年周文王后,走了。

邶城的神话没有终止,这一块地的风水太好,宋朝又出了一位名留青史的大人物,宋武穆王岳飞。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今天汤阴的岳飞庙不知道是始建于何时。

中国有很多岳飞庙,因为岳飞忠勇的形象是中国人千百年的精神榜样。900多年来,“精忠报国”4 个字激励着无数中华儿女前赴后继、保家卫国。

岳飞庙

但似乎只有汤阴的岳飞庙才是武穆王的故里。少时,他出生在汤阴,有一个三观极正的母亲教导长大,甚至在他背上刺青来训诫,“精忠报国”。

我翻看岳飞的历史的时候,发现一个令人伤感的细节。

除了他一生戎马,被奸佞所害的故事之外,在他冤死风波亭后,亲人流放千里,在秦桧淫威之下,门生不敢叩门,故吏不敢过问,岳武穆孤零的尸首,似乎只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慢慢腐朽。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和为袁崇焕收尸的佘姓义士一样的平凡人,在心里说了同样的一句话:我来吧。

这个人留下了名字,让我们得以可以世世代代地记住他——他叫隗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狱卒。

岳飞遇害当天,隗顺正好在监狱当狱座,也就是狱卒,他为人忠义,对岳飞一向仰慕,岳飞被害前,在狱中写下绝笔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在岳飞无辜被害后,他冒着生命危险将遗体连夜背出城外,偷埋在九曲丛祠旁。

为了日后辨识,隗顺又把岳飞身上佩带过的玉环系在其遗体腰下,还在坟前栽了两棵桔树。隗顺死前,才将此事告诉他的儿子。

他对儿子说,一定要记住这个地方,因为岳将军,一定有昭雪的那一天……二十年后,宋孝宗即位,降旨为岳飞沉冤昭雪,并悬赏寻找岳飞遗体。

因为这个叫隗顺的人,岳飞的遗体最终被起出,迁葬于杭州西子湖畔栖霞岭,是为“宋岳鄂王墓”。

要不是隗顺,我们今天凭吊的恐怕就不是民族英雄的真正遗体了。

这也是一种民族大义,他比广泛传诵的光辉更动人。

“古城怎么连接?”

汤阴在塑造民族英雄岳飞方面,显然还需要更多的建议和方向。

就像前面说的,这么遥远的,抓不到实体的历史已经跟现代社会断裂了。而简单地学习偶像,讲道理,已经脱离了大部分人的生活。

文化的消费,会让观念文化、制度文化、深沉的文化转化为浅显易懂的消费,一个故事的具现化显然比一个观念好传达得多。

讲好岳飞的故事,汤阴的武穆王才会活起来。

不管是通过评书、戏曲、民间故事还是绘画,听者会体会到一种情绪,这种情绪传递了,精神就会传递,因此精神需要载体。

汤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计划围绕岳飞庙这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打造一个集文化、主题、休闲、民俗、美食为一体的岳庙古城。

岳庙古城

在这个古城里,不仅有表演“武圣” 故事的大戏台、通过实景演艺和 VR互动体验重温岳飞征战故事的岳家军寨,还有讲述中华历史上保家卫国故事的忠义一条街、传承中原民俗文化的民俗文化一条街以及利用旧民居改造的美食一条街。

希望,不要是在消费岳飞,而是让岳飞变成一种文化。

每年农历二十五是岳飞诞辰纪念日,来自海内外岳飞的后裔、岳氏宗亲代表、当地民众,以及为岳飞精神所感召的人们会来到汤阴的岳飞庙,祭奠这位“存巍然正气 壮故乡山河”的英雄。

50万汤阴人守护着古城,但作为旅游景点的只有岳飞庙和羑里城对外开放,其他文物保护单位都是孤零零的。

有历史价值的传统民居和遗存资源分布散乱,已然无法形成完整、原真的传统风貌。

这样的模式显然无法展现汤阴老城千年历史的深厚底蕴,更无法形成文化产业链的整体体系。

每一座历史古城背后都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不管是羑里,还是岳飞庙。

思考城市文化的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曾写道:“单石独音,孤词片彩,全无魅力。恰如一份礼盒,内容单摆浮搁,则无甚可看;但若封装在一起,便让人不厌其详,如数家珍,美由斯生。”这正是历史古城的魅力。

千年古县汤阴,拥有的各个景点、遗址需要良好的整体和谐感。

其实我倒是想起栾川,用整个县城来协调旅游的发展。

中国历史古城的魅力,以今天的技术和技巧,还有审美,考虑到城乡的和谐,城市的规划不一定能达到至臻之境,但是有可参考的模式,比如平遥、徽州。

希望有一天,汤阴能作为完整而和谐的古城,展现它的价值。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王小米

女,90后

豫东小地方人,摩羯座,猫奴

豫记·甄选河南好物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添加小秘书微信

进入“豫记·河南好物群”,获取更多豫地风物。

(添加时请备注“豫地风物”)

© THE END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