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香可口的花生,如朴实的家乡父老,表里如一

原标题:醇香可口的花生,如朴实的家乡父老,表里如一

花生熟了,白村田地间到处都是拔花生的村民,丰盛的金秋硕果累累、令人欢欣陶醉。恍然觉得像个绚烂广阔的大餐桌,一颗颗花生正袅袅蒸腾着饭菜的香鲜。

李河新|文

丰收的季节,连梦都是一片金黄

玉米穗上空的天,瓦蓝瓦蓝的,四周的田地,苍茫苍茫。村庄在金黄的怀抱里。土墙青瓦的房屋,格外幽静。

清澈蜿蜒的沙河,映着成熟的秋,哗哗流淌。玉米、花生躺在小路上、院子里、房顶上,成了村子里最美丽的风景,给秋季流年沧桑的白村,带去了生机与活力,连梦都是一片金黄。

一踏进乡村,就有一种浓郁温馨的感觉,悄然笼罩于身旁。

村口响起了一连串的鞭炮声,白叔家的新媳妇披红带彩地被迎接到了家门,喜庆的烟花在乡村的空气里洒落,丝丝甜蜜的笑意醉倒了大捧大捧的秋阳,以至于那颗太阳也便和新娘的脸颊一般,羞答答的。

当局者的幸福,旁观者的愉悦,全部融入了这片深情的土地。

院子里,麻雀成群成群旋转,轻轻落下,踩在玉米堆上,叽叽喳喳地叫着,肆意喙啄。

老白孩站在窗下,时不时的吆喝一声:“嗨……”声音,拖得很长很长,传得很远……麻雀儿听见了,就赶紧瑟瑟着飞走。

“老李,回家了?”村干部毛哥在花生地边亲热地招呼着!

“开始收花生了?” 我吃惊问到。

“是呀!这几天,阳光好,正是出花生的好时节。”

白村是花生的生产地,因为是沙土地,浑厚丰韵。花生的品种也很多,有大花生,小花生,四仁红,红皮花生等。

花生棵小,透风,果成实;均匀皮薄,粒大,饱满,出油率高,口感好。今年种花生最好的还属天晓家,他家的花生壳洁白无暇,仁红润严实;颗颗饱满,粒粒壮实;一咬白沫四溅,满嘴溢香。

母亲一边双手不停地摘着花生,一边让我猜花生的谜语:“麻婆子,红帐子,里面睡着一个白胖子”。

等花生摘到四五斤的时候,母亲就会叫我去“烧花生”:抱来一小堆枯萎的花生禾子,把生花生包起来,点燃。等花生禾子燃烧尽了,花生也就烧熟了。

我们一群孩子便用草帽装上烧熟的花生,分发给摘花生的每一个人吃。顿时馨香和快乐在花生地里沸腾起来。

母亲说,烧花生只有用花生禾子烧,才味道纯正,清香可口,别的柴禾都不行。点上火。秸棵噼啪作响,熊熊的火焰照亮天空,也映着孩子们笑脸。

烧得差不多,便捧土将火压灭,将花生埋起来。等大人们捆装好车,便迫不及待地围着熄灭的火堆,扒土打牙祭。花生焐得烫手,一边吹,一边往嘴里填。

我最怀念的,是花生收获后大人孩子们“遛”花生。“遛”花生,其实就是去已经收获结束的花生地里,刨捡那些被遗漏下的花生。

这时候,田野里到处可见挎着篮子,拿着撅头、铁锨倒花生的人:老人,年轻人,孩子,蔚为壮观。大家早晨出发,然后分散到各个地片,一撅头一撅头地刨,一铁锨一铁锨地翻,把遗落在地里的花生重新寻找出来。

有时候,一天的功夫,可以倒到二十多斤。这是属于自己的劳动果实,可以用来换钱,换油,补贴家用。

煮花生、炒花生、生花生,家乡浓浓的情愫蔓延心房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炒花生。母亲说,炒花生的关键在这沙和火:沙是我家乡独有的黄沙,火也是家乡独有的花生禾子。

炒花生需要技巧,火大了,容易炒糊;火小了,又会炒得半生不熟,吃起来味同嚼蜡。

妈妈先用筛子箩出细沙,再把细沙晒干,然后放在锅里炒热,再把花生倒进去,伴着热沙,来回翻炒。

这黄沙细腻,传热均匀,这花生禾子烧起来不剧烈也不弱火,最后,炒出的花生香甜酥脆,吃一粒,从舌到胃,从唇齿到四肢,香酥全身,无一处不洋溢着幸福美好。

仲秋时节,村里陈大妈都会给城里儿子送来煮花生、炒花生、生花生。

收获花生后,大妈都会经过细心的筛选,把个大粒满的花生挑出来,在井水里洗净,放进一口大锅里,水放到恰到好处,多了或者少了,都不能煮出十足的“味”。

这样煮出来的花生,既有新鲜花生的甜脆,又没有完全晒干时的那种干硬,吃起来粉噜噜的。

当然,煮花生,炒花生,炸花生,这种种的吃法,各有各的奇妙和滋味。

白叔也有自己的绝活,把炒熟的花生,用蒜臼子,加上盐和芝麻,捣碎,做成碎末,这时候可以就着白面馍吃,既咸滋滋,又香喷喷,既充当了菜肴,又比菜肴芳香可口。

夕阳西下,整个村庄沉静下来,之字形路上,一辆接着一辆,都是拉花生的三轮车,偶尔有一辆牛车走过去,车旁跟着吆喝的牛把子。

空气里弥漫着花生的味道、散发着泥土的芬香、饭香的味道,这些味道都是生命的味道,是人生最深最真实的味道。

袅袅的炊烟从村舍的屋顶地升起来,轻轻淡淡地滑过屋顶,蔓延到树梢、田埂、地垄上,与夕阳缭绕着暧昧着。

远处,一对相爱的恋人,缓缓地行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边说着心里话,一边吃着花生。此时的乡村秋色,是一首诗、一幅画、一曲歌谣。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李河新(笔名:月亮之上),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平顶山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现在平顶山市卫生系统工作。先后在《莽原》、《散文选刊》、《西部》等全国各类杂志发表诗歌、散文60余万字,出版散文集《沙漠中的那条河》荣获东坡文学奖。

豫记·甄选河南好物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添加小秘书微信

进入“豫记·河南好物群”,获取更多豫地风物。

(添加时请备注“豫地风物”)

© THE END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