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一枪》:干掉了票房,也毁了演员

原标题:《最长一枪》:干掉了票房,也毁了演员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最长一枪,这一枪,太长。

王志文、李立群、许亚军、高捷、余男……当这一连串老戏骨的名字出现在演员表时,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对《最长一枪》抱有很大的期待?

但是,本片的宣传实在是不怎么给力,排片严重不足,《最长一枪》哑火了。

对于期待了两年的电影来说,这部电影让我有些失望。

影片的简介是这么写的:

从没失过手的杀手老赵(王志文 饰),得了帕金森,准备退休,却同时接到两个订单。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一个订单的目标,却是另一订单的委托人。为了弥补心中一个久远的愧疚,老赵决定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倾力一搏,把两笔钱全挣了。

起初还以为本片走的是荒诞喜剧风格。

满怀期待走进影院,才会明白,《最长一枪》其实是一部风格写实、节奏紧凑的故事片。

观影结束,有一点失落,我等了将近两年的电影,看完以后,总觉得差了那么一口气,不知道是审查制度的原因让电影删减太严重,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导致电影不完整,总之两个小时的电影,我觉得有很多东西都没讲完,每个人物都其实很有人物特点,尔虞我诈,为爱为财,每个人的人设没有被酣畅淋漓的释放出来,但又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这是一部靠演技扛大梁的电影。

一九九九年《刑警本色》里的王志文

萧文一出场就一枪击毙了一个匪徒,一枪打碎了一个女人的芳心。

“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王志文也演过武侠片,《雄霸天下》里尽管不是主角,但丑陋的造型也是让我印象深刻。

我不喜欢他演动作戏。

他是如此的温柔,我觉得清秀的人不适合舞刀弄枪,只需要微笑就可以了。

但《最长一枪》的动作戏我是很喜欢的。

没错,我就是如此纠结矛盾之人。

王志文的几个抬掌、锁喉镜头切得很短,这样就有电光火石的的感觉,如果拉长镜头,慢摇,那么一定是和他有深仇大恨(风云就是)。

王志文的演技,无可挑剔。

譬如戴袖套那种仔细,譬如对于颤抖的手近乎沮丧,譬如在天台上的那段上海话。那种招牌的,说着说着忽然一个微笑的一大段话,闪着月光。

月光再老,还是如此清冽明亮。

《风声》、《手机》里的王志文都不年轻了,《回到被爱的每一天》可以说完整地描绘了苍老,《相爱相亲》里更是老得那么小菜场化。

但是如果说《大丈夫》用不服老做效果,那么《最长一枪》则写出了天人五衰,最后一无所有,最后放弃得救。

不知道这些剧你们看过多少,但王志文的演技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生死间有大恐怖,那么就死。婆娑世界有大遗憾,不去补缺。

就如《最长一枪》里那件款式陈旧的大衣。王志文在这个衣香鬓影的年代,他,真的老了。但他的演技,却更加的精妙,醇香,令人回味。

从电视剧《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保姆》开始,台湾演员李立群便走进了内地观众的视野。

爬过喜马拉雅山,研究过中国的古玉,他曾在西餐厅做表演秀达2000余场,成功地让食客放下刀叉欣赏他的表演。

他尝试过七八个行业,做过十几个行当,赴大陆拍戏12年的李立群,是少数和对岸大腕相提并论毫不逊色的台湾艺人。

虽是戏精,李立群对演戏却一直抱着反省、且不忮不求态度,李立群从不刻意去宣传自己,也不拍宣传照片,也没有经纪公司。

不拍戏的时候,李立群喜欢吃路边摊、坐地铁。

李立群饰演的角色广泛而庞杂,从乱世枭雄到地痞瘪三,他演什么像什么,最可贵的是在其表演档案里几乎找不到重复的角色。

在《最长一枪》中李立群扮演的老杜非常狡猾。

他利用随口抛出的各种鸡汤去试探各种角色的底线,深浅和祸心。

老杜劝老赵:

老朋友你不为我去送死你忍心吗?

老朋友你也知道我是利用你,我都舍得被你看穿这么放下身段,你还不乖乖钻入圈套。

恍惚间又响起朱元璋的那段话:

武功呢,我是不如什么杨逍范遥殷野王的。

老杜没有势力,没有枪法,他凭本事慢慢活到最后,面对被他出卖的人,不动声色,却语重心长。

在中国的女演员里,余男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不是明星,不是艺人,是演员。” 徐峥在微博上如此评价她。

早前的采访中,余男曾表示:“肉身不需要了,怎么用自己都行”,这也是她在对待所有角色时的一贯标准:为了灵魂,不在乎肉身,所以她在《杀生》中扮演寡妇、在《无人区》中扮演妓女、在《智取威虎山》中扮演“压寨夫人”,往往都是比较极致的角色。

余男作为美貌和演技并存,可咸可甜,能演又能打的一枝花,导演这次并没有真正用好余男。

除了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把镜头更多的聚焦在她凹凸有致的躯体上,并没有给她进一步释放情绪能量的空间,虽然这并不是余男第一次遇到类似的尴尬局面。

大家似乎只是满足于让她去演一个花瓶,即使这明明是一个威力大得惊人的性感炸弹。

要说能打,全场谁能打过高捷。

不过问题也在这里,王志文浴血杀敌最后体力不支还是有说服力的,高捷就是拄着拐杖怎么可能不杀一个七进七出,毕竟场上没有周润发。高爷一身宝蓝色中式长衫扎眼,江湖老了,他负责假装离场就可以了。

余皑磊的安徽话也是这个电影刻意各种方言混合的绝佳范例,特别是都属于洋泾浜的方言,似是而非却都各自以为字正腔圆。每一个角色都如此浑然不觉,以至于旁观者越发觉得宿命的荒诞和残忍。

所有情节、人物、冲突都在为最后的跨年晚宴做着铺垫,所有观众都知道那必是最后的疯狂与高潮。

这份悬念倒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尽管前面的铺陈冗长而混乱。

当最后的大戏开启,情节中意外的发生还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前面的节奏问题在高潮部分仍然没能有效解决,在温吞的推进下突然电光火石,镜头尚未把过程展现清楚之时,已大局已定,戛然而止。

各个角色也算是死的各得其所,并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结果。

片名所谓“最长一枪”,应该说的正是最后这场混乱枪战。

最后近30分钟的高潮戏,又是比较单调的“一锅端”式的群戏枪战,导演没有做一个精致的收尾。

影片的故事背景是在民国时期的大上海,涉及到的出场人物众多,关系错综复杂,场景交替也频繁。

像这类乱世江湖题材,拍好了,就又会是一部不错的“邪不压正”。但事实,演员再好的演技,也无法拯救这部影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