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读书会 | 面对不可逆转的衰老与死亡,我们如何从容告别?

原标题:毛毛雨&读书会 | 面对不可逆转的衰老与死亡,我们如何从容告别?

编者按上周日,协会举办了毛毛雨&《从容的告别》读书分享会,这是协会第三次以读书会的形式开展“毛毛雨”活动,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有102位书友参加了协会组织的线上读书会。

《从容的告别》线下读书会圆满举办

——面对不可逆转的衰老与死亡,如何从容告别?

9月8日,《从容的告别》线下读书分享会在协会进行。这次读书会的参与者,既有多次参加协会活动的老朋友和志愿者,也有从天津赶来、刚回国的新朋友,大家从书出发,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一起谈论着对从容告别的理解和感触。

首先,这次线上读书会领读者张雷超老师以“相遇、相知、相别”为主线,回顾了《从容的告别》读书会的开展,又以“何为从容的告别”“从容告别、优雅告别有多难,为什么难”为主题组织大家进行了讨论。参与者们谈到,告别一定是双方的,既包括要离世的人是否做好了准备离开,也包括被告别的人是否做好了准备去接受亲人的离开。对于要离开的人而言,要想做到从容的告别必须要保障自己对身体的知情权和决定权,还需要疼痛控制,同时对于双方而言,珍惜共度的每一天、珍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也是从容告别的内容。

大家还谈到,传统的殡葬礼仪是告别的一种形式,家庭、家族聚在一起举行告别仪式为被告别者提供了情感宣泄和情感支持的途径,目前这种快节奏式的丧葬方式一定程度上丧失了这方面的功能。

紧接着,协会志愿者王琰老师邀请大家分享了对自己生命告别仪式的设想。有参与者谈到,要和自己身边的人说感谢、说对不起、再与之道别;这也是“四道”中的“道爱、道别、道歉、道谢”内容。崔丹老师谈到自己的告别仪式,则激情朗诵自己的一首诗,表达自己对死亡的理解与无惧,赢得大家热烈的掌声。也有参与者谈到自己与母亲的告别经历,虽有遗憾,但也从中学到了亲人离世时处理自己悲伤、家人悲伤的方法。王琰老师对比不同年龄的人在面对死亡告别时的态度,认为不同的态度之前没有所谓对与错,都是对自己生命权利的掌握,自己掌握的、自己选择的、不是被别人完全安排的,才更加从容。

大家还单独讨论了祖孙辈、夫妻之间的告别。有参与者谈到,祖孙辈的相互告别也是值得讨论的地方,许多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选择不告诉孩子祖辈患病、离世的消息,使得祖孙辈之间失去了相互告别的机会,其实对于祖孙辈双方是一种情感伤害。而对于夫妻而言,老两口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一个人离世之后,子女为了保护在世的长辈,尽量免于提起离世的一方甚至不告知其病情,这种方式没有正视在世长辈对自己另一半的怀念感情。大家讨论到,我们不应该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就直接忽视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结,直接剥夺他们的告别机会。

最后,大家又一起聊了生前预嘱、缓和医疗的内涵和在从容告别中可以起到的作用。整个过程参与者相互倾听、相互回应、相互支持,大家说着,“是得学习,以前没有这个意识,现在也在慢慢学习着”。是的,那些过去的事情教会我们学习如何在现在做得更好,告别遗憾,汲取其中的意义,从容迈向未来。

《从容的告别》线下读书会书友合影

编辑校对:张晏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