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电子烟,轮回的“现金贷”

原标题:风口上的电子烟,轮回的“现金贷”

热带芒果、桃气乌龙、清甜荔枝,听上去很像在奶茶店点单;星空灰、深海蓝、玫瑰金,像是某款手机新出的配色。在某宝上打开销量第一的某电子烟套装,你会发现这其实是烟弹口味和烟杆配色。

从汪莹的悦刻,到蔡跃栋的YOOZ,再到罗永浩拉来陈冠希做小野,各路精英在电子烟的一亩三分地上打得火热。

伴随着资本的重磅押注,以及电子烟本身较低的入场门槛,让原本有些冷静的市场再一次热闹了起来,比去年的区块链,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拨开电子烟的外衣不难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旧游戏的轮回罢了。

电子烟的前世今生

最早的电子烟概念诞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美国人吉尔伯特一天要抽两包烟,是个十足的老烟民。当时政府从来不会宣传“吸烟有害健康”这种观念,因为当时政府主要精力还是在经济发展上,烟草是仅次于农业的大额收入产业。

但吉尔伯特还是意识到抽烟会让自己的身体变的更糟,他就想能否找到另一种方法来吸烟并且不再对身体产生更多的伤害。后来有一天他发现他的邻居在烧一些建筑垃圾,一些木头树叶之类的东西燃烧之后产生的气体和烟雾特别的呛人。他突然想明白了,原来抽烟抽多了难受是因为卷烟被点燃了,烟叶燃烧造成了身体会吸入烟雾中的一些有害的东西。

他设计了这样一种装置:最里面有一根细长的发热灯管儿,灯管儿包裹着一些类似滤纸材质的材料,其中吸饱了浸泡烟叶得到的“秘方”。灯管连接在电池上,通电后,灯管发出的热量就能把滤纸烤出带有烟味的水蒸气。

吉尔伯特的电子烟设计图

为了方便吮吸和通气,他还设计了吸嘴和烟管将这套“烤烟”系统包裹在内。事实上,在设计的同时,吉尔伯特就已经意识到,这东西绝对不仅仅是能用来吸烟,它也能以同样的方式获得其他的气味,甚至是用来摄入汽化的药物。

尽管电子烟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但是在商业化方面一直无所作为,如果不是一个中国人的出现,电子烟很可能已经被埋在了历史的垃圾堆里。

2000年,辽宁中药研究所药剂师韩力有些苦恼,父亲此前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如今已经发展到了癌症晚期,时日无多。而患病原因是因为他是个老烟枪,这让同样是“烟枪”的韩力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韩力

“既然我是一个药剂师,或许我能够运用我的知识开发一些能让我停止抽烟的东西。我发现了 尼古丁贴片,用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它并不是很有帮助。之后就是一个转折点,我决定用自己的知识去开发一个替代产品。”

2005年,世界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电子烟“如烟”上市。然而电子烟一开始却没有在国内引起重视,而是被用来出口。

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过去十几年间,全球抽烟人数总体上是在缓慢减少的,从2000年的大约11.4亿烟民到现在的11亿烟民。

与此对应的是全球范围内使用电子烟人口的明显提升,2011年时只有700万,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攀升到的4000万。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欧睿国际统计,预计到2021年,成年电子烟用户群体将增加到5500万人。

与逆势增长的用户规模相伴随的是电子烟行业广阔的“钱景”。目前中国约有3.5亿烟民,但电子烟的渗透率刚过1%。国盛证券的一份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烟草市场规模按7700亿美元计算,电子烟市场渗透率为1.56%时,市场规模为120亿美元。如果渗透率达到3%,市场规模为231亿美元。2018年,中国烟草行业全年工商税总额达11556亿元。以1%的渗透率计算时,电子烟的国内市场规模超过100亿元。从1%到13%,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增量空间至少有1000亿元。

戒烟、替烟、把玩、耍酷……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曾经属于小众“玩具”的电子烟已经越来越多地为人所知。在全球吸烟率呈普遍下降趋势的当下,全球电子烟用户数量不降反升。在创业者和资本圈看来,拥有巨大市场潜力的电子烟,俨然是下一个风口。

赚最后一波快钱

和传统烟草品牌相比,电子烟玩家们几乎都为自己打上了“健康”的标签。

罗永浩在给自己的旧部朱萧木创办的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站台时说“相比传统香烟,电子烟的伤害会降低95%,如果你是传统香烟用户,Flow福禄电子烟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iDuck在宣传语中称吸电子烟是“回归骄傲、纯净与文明——乐活的生活方式”;FLOW则主要宣传其“二手烟”的危害低,“每时每刻的生活伴侣——身边人更自在”。目前国内的电子烟产品宣传几乎都从鼓励入手,瞄准的是让新烟民进行尝试。

一位传统烟行业从业者表示,尽管目前传统卷烟公司都在尝试电子烟和传统卷烟并行销售的方式,一些电子烟生产商还声称电子烟是香烟的安全替代品,这吸引了更多年轻人使用尼古丁。

其实从原理上来讲,焦油使香烟有害人体健康,尼古丁使人上瘾。而电子烟玩家们给消费者灌输的逻辑是“电子烟没有焦油,所以无害”,其尼古丁含量也远远少于传统香烟,因此电子烟可以用来戒烟。

电子烟玩家们如此颠覆的“创新”,也引发了电子烟迄今为止所面临的最大的争议——电子烟是否有害?

今年的315晚会,对这一问题给出了标准答案。

据央视报道,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危害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健康,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有些电子烟烟液尼古丁含量标识不规范,有些尼古丁含量超标。烟液中含有甲醛、丙二醇和甘油,而汽化的丙二醇和甘油对于呼吸道有强烈的刺激作用。一些专家也表示,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的健康,并非没有“二手烟”,而且同样会上瘾。

换就话说,传统香烟有害人体健康的是焦油,电子烟中是烟液中含有丙二醇和甘油; 令人上瘾的尼古丁在电子烟中只是比传统香烟含量少了一点,因此靠电子烟戒烟纯粹是误导消费者。

可以把电子烟可以理解为传统香烟的孪生兄弟,厂商们只说二者少数不同的地方,却极力淡化相同的地方。所以尽管电子烟玩家们的宣传话术、手段都比传统香烟厂家高了不止一个段位,也改变不了电子烟终究是烟的事实,可以说它一出生就站在了健康的对立面上。

电子烟的真相与厂商们的宣传截然相反,是导致它面临如此巨大的舆论争议的根本原因。

在315晚会点名电子烟后,很多消费者都怒斥厂商们在挂羊头卖狗肉,这是因为消费者们认为电子烟会做创新,从而规避掉传统香烟的危害,而且电子烟玩家们也是这么宣传的。但是从实际上上讲,对厂商们而言电子烟到底有没有危害有那么重要吗?

2018年我国烟草行业全年上缴国家财政总额为10000.8亿元,这相当于两桶油+四大行+BAT的利润总和。而我国烟草行业是国营的,电子烟与国企的矛盾要如何解决?

另外与美、英已经就电子烟出台监管措施不同的是,我国到目前还没有对电子烟方面的一个明确态度,更没有相关的 法律措施,电子烟们为什么要在行业发展初期抢着入场?

精明如电子烟玩家们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些问题,但他们想做的并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然后去发展电子烟,而是在这一切还没有结果之前,赚一波快钱。

但是在国内的监管没到位之前,电子烟们就已经开始露出马脚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些未成年人已经成了电子烟的新用户。调查结果显示,在网上一些排名靠前的电子烟品牌,未成年人去咨询时大多数会回复“未成年人不能使用”。但当咨询后立刻下单支付购买时,既没有验证年龄的步骤,也没有客服劝阻,而是直接向购买者发货。即使表明是未成年人,销售人员仍热情推荐,并介绍电子烟具有无害时尚等好处。可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规定,在电子烟商家眼里已经成了一纸空文。

实际上,在国外未成年人早已成了电子烟厂商们的大客户。

从2013年到2015年,芬兰12~18岁人群中电子烟的使用率从17.4%上升到25%,不使用传统烟草的青少年中的流行率从2.6%上升到6.3%。研究显示,不吸烟的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使用电子烟后,未来吸食传统烟草的概率是从不使用电子烟者的2倍。很多青少年因为抽了电子烟,“尝到甜头”(尼古丁成瘾)后,认为不过瘾,而开始抽上了香烟,变成真正的烟民。

这正是中国香港政府全面封杀电子烟的原因所在。

另外,截至上周美国已经出现了5 起疑似电子烟致死案,一旦坐实站在风口上的电子烟必将“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结语

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好,大家面对的诱惑也越来越多,“瘾”性经济已经成为绝佳的创业风口。

前几年投资人眼中的风口,年轻人口中的好帮手现金贷,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帮助,还有背后的裸贷、砍头息、暴力催收以及一个个被贷款压垮从而选择结束生命的年轻人;如今电子烟厂商们极力宣传的“电子烟不是烟”、无害、“电子烟玩转时尚”以及多起疑似致死案,这些都表明电子烟与现金贷在本质上并无不同,二者形式上的不同不过是戴在脸上的一副面具罢了。

甚至可以说如今站在风口上的电子烟,就是“现金贷”的轮回。

现金贷与电子烟之所以有足够大的发展空间,本质上是因为它们都根植于人的欲望,它们所做的不过是将其进一步诱导、放大,靠让人上“瘾”而获利。

当然你也可以说所有生意都是根植于人的欲望,但是并不是所有生意都想现金贷那样落得一地鸡毛。比如微信,从用户数量上看它绝对是国内互联网江湖中的盟主。但是微信给我们带来的不是像现金贷和电子烟哪些令人震惊的操作,而是在社交、生活服务方面的便利。

大家都在做生意,有人带着用户“上山”,也有人在带着用户“下山”。

另外,由于电子烟与人体健康有直接关联。因此如果未来厂商们还是像现在这样在给消费者灌输与事实截然相反的逻辑的话,那等待它的又会是什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