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精心设计后,马云成了“马老师” || 深度

原标题:终于,精心设计后,马云成了“马老师” || 深度

为顺利交班,马云筹谋、布局十年,但宣布退休后的一年内,他仍如阿里名片般,频繁现身公众视野。退休的他,会不会更忙?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胡慧茵

编辑:陈涧

实习生:何慕丹

9月10日,马云兑现了去年的承诺,交出阿里巴巴董事局集团主席的“权杖”,正式退休。

9月9日,最后一天上班的马云到滨江园区探望老同事。现场人山人海,热闹程度堪比追星现场。网友纷纷看图说话,称“退休”前的马云高兴得像个孩子。算上这次,这已经是他的“第四次”退休了。曾宣称“悔创阿里”,马云此前的每一次言退都是事先张扬的计划。

2006年,马云决心让位职业经理人卫哲,可最后还是因为金融危机和淘宝假货危机“被迫”重掌大局;2013年,在淘宝十周年晚会上,马云单膝跪地,让在场四万人见证他卸任CEO的时刻;2018年的教师节,马云宣布会在一年之内将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交给张勇。恨不得早一天退休的马云,算是正式把接力棒交到了张勇的手上。

只是,退休前夕,马云仍然为阿里操碎了心。据《中国经营报》消息,即使到了交班的这一天,马云依然全程关注“新六脉神剑”的制定过程,参加了十几个小时的闭关讨论,讲每一个价值观,他的认知、想法和他的故事。

马云在卸任前,已经解决了“没有二号人物”问题。他一步步带领着阿里走进“后马云时代”。历经四次退休,这一次,马云是否会全身而退,安享退休生活?

精心设计的接班

2018年10月,马云表示“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身份写信”。三个月后,外界就传出马云出清淘宝网股权的消息。

今年1月7日,启信宝数据显示,马云和谢世煌退出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的股权备案,新增杭州臻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唯一股东。外界对“出清”一说议论纷纷,当事方的阿里却显得很淡然。

阿里方面称,马云从未转让和退出淘宝的股份,也没有这个打算。而后继续补充,这项调整早就在2018年7月的年报中就有披露,将股份改由阿里合伙人和高管集体控制,目的是为了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

事实上,马云的“退”早已有迹可循。仅在2018年,类似的情况就出现了四次。他先后退出天猫网络、杭州阿里科技、阿里云计算,以及阿里巴巴广告公司。这背后,关系到阿里所搭起的解决企业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以及收益分配的VIE架构。

阿里巴巴股权架构变化。

细看阿里巴巴2018财年年报,确实有提到2019年要完成VIE架构的调整计划。在VIE架构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谢世煌是阿里巴巴的绝对控制者。这当中隐藏着“关键人风险”的隐患。

马云对此早有筹谋。他一边调整VIE架构,一边就借机把控制权交给合伙人或者高管。可以想见,一旦VIE结构拆解完成,不仅可以保证继承者能遵循VIE协议,同时还能降低马云离开对阿里产生的影响。

据说有人曾经评价,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而马云离开了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约只有30%。据说,马云听说之后,认为这个比例“还应该再低些”。

但阿里接班人的问题依旧引发外界关注。

在阿里内部,经常有这样一个场景:马云犹如在天上飞的鹰,天马行空为阿里描绘愿景;而站在他身旁的张勇,就负责配合绘制具有操作性的战略大图,如创建天猫、打造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B2C业务等。马云负责“仰望星空”,张勇负责“脚踩大地”。正是出于两人的互补,张勇早已成了马云心目中最合适的接班人选。

张勇成为接班人。

伴随着马云发表“退休宣言”,阿里内部正紧锣密鼓地为权力交接做准备。

紧随而来的,是张勇操刀的三轮架构调整:2018年11月,阿里将调整指向阿里云和零售事业群;2019年6月,集中提升盒马和创新业务的事业群;同年7月,又将旗下事业群纳入HR线和中层人员的轮岗。三次架构调整的范围,深入到阿里业务线的每个末梢。

几轮调整过后,张勇也逐渐搭起了自己的“新班底”,包括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红、CFO(首席财务官)武卫、CTO(首席技术官)兼阿里云总裁张建锋、淘宝天猫总裁蒋凡等。张勇的每一个排兵布阵,都颇有深意。

就好比是,他将办事果断的童文红从菜鸟CEO的位子上调回出任首席人力官,选中兼有学习能力和眼光格局的技术拍档张建锋担任首席技术官,以及安排被称为“现实版的谢耳朵”的技术控蒋凡兼任天猫和淘宝总裁等。很显然,他更看重的是自己与其左膀右臂的互补性。

说到底,张勇的选人和用人还是师承马云。据张勇回忆,2012年双十一前夜,马云和他谈起用人。当时马云就提醒,张勇要从“做事用人”走向“用人做事”,考虑整个组织、每一个板块结构的设计。

从“新班底”的组成可以看出,彭蕾、蔡崇信等阿里的原“十八罗汉”已经相继退出一线位置。一年来两大、三小的架构升级,再加上人事方面的“大换血”,阿里正式进入“后马云时代”。

更忙碌的“马老师”?

为了退休这一天,马云准备了十年。但对于“像外星人一样俯瞰地球”的马云,退休只是换一个地方再战江湖。

谈到退休后的生活,马云不止一次强调,“不当阿里巴巴董事长,并不等于不创业了。”他形容,阿里巴巴只是他梦想中的一个而已,他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还有很多事情想做。

今年1月7日,马云高歌一曲《广岛之恋》的视频登上了热搜。他表示,“这是自己拉了一些朋友搞了个酒吧,希望酒吧能红火起来,给很多被埋没的音乐的年轻人一个机会。”卸任不足三个月,“闲不住”的马云回归创业,开了一间新酒吧。

让人惊奇的,马云的酒吧“HHB平头哥”的名字,与阿里正在建设的一家独立的芯片公司——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的名字类似。回想起2018年的达沃斯论坛上,马云曾欣然表示,未来可能会造酒。堆叠的细节,让人不禁猜想这又会是马云下的“一盘大棋”。

在创业之外,马云从不讳言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是教师。生于教师节,曾执教英语,马云与教育一直有段缘分。如今,无论是他的微博名,还是在阿里公布的新名片,马云标注着他的新身份——“乡村教师代言人”。

2018年1月,第三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重回课堂"活动,图片来自马云微博。

从董事局主席到“马老师”,马云不仅创立基金会致力于乡村教育,甚至延展教育的理念,如打造工商界的“黄埔军校”、打造教育的试验田、推动教育公益走向国际化等等。出走半生,回到自己的“老本行”,对于马云来说,这又是他人生的一次“激流勇进”。

即使是宣布了卸任,马云的状态依旧是轮轴转。仅是上个月,马云就出现在了人工智能大会、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等六个活动上。回想2018年,马云参与和阿里巴巴有关的日程就超过10个。行程的紧密程度不亚于他卸任前

但与此前不同的是,马云已经从阿里内部事务抽离出来。他把更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布道”企业文化、价值观上。

阿里方面不止一次对外表示,是价值观让公司一路走到了今天。马云也曾对此给出说明,“阿里巴巴所有的组织结构,包括设立的七家公司、阿里学院,都紧紧围绕着阿里的使命和价值观。我们的任何政策都不能与它们相违背,凡是违背价值观、使命感的政策,我们一定要拿掉。”

从创立的第一天,阿里就确立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十八罗汉”加入之后,阿里团队才渐渐有合伙人的精神根基。阿里内部,不仅形成了 “六脉神剑”的价值观,还有合伙人制度,传承着企业的价值观和文化。

“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永远属于阿里。”马云之所以这么说,皆因即使他退休,他依然是阿里的“永久合伙人”。按照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合伙人的产生资格仍然由马云等创始人决定。也就是说,阿里的核心控制权将继续集中在马云、蔡崇信等创始合伙人手中。即使是退休,阿里这艘航母也将在马云所选的航道上越走越稳。

马云不断后退是事实,注销的关联企业也高达75%,但其参股情况依然可观。根据企查查数据,马云仍是1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21家公司任股东,实际掌控至少55家公司。

可以想见,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马云,依旧有多个身份,包括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乡村教师代言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联席主席等等。

卸任董事局主席的马云,估计会更加忙碌吧。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并首发,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