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一个老玩家的黄色故事!

原标题:一个老玩家的黄色故事!

马尤尤琥珀蜜蜡手工diy爱好者聚集地 每天播报文玩珠宝相关知识,欢迎大家投稿,分享原创作品!手工美心 手工养爱 手工看得见灵魂 请关注 你们的好盆友 马尤尤琥珀蜜蜡。

在人类有文字文明以前,洞穴壁画就开始运用黄色,17500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就在法国的拉克斯洞穴画出了成片的野马和野牛。这些岩画就运用了赭石和褐铁矿为着色剂。

▲法国的拉克斯洞穴岩画

褐铁矿粉末

富含水合三氧化二铁的褐铁矿。像粉笔一样柔软易画,研磨成粉末还能调和成膏状形态便于涂抹。

鲜艳的黄褐色和白纸上条痕

于是从洞穴壁画到埃及墓葬壁画再到庞贝城的室内壁画,最后到欧洲的帆布油画。在长达1.7万年的岁月里,赭石、黄褐色、土黄色成为了一直沿用至今的矿物颜色。

图坦卡蒙陵墓壁画

庞贝古城遗址内的壁画(庞贝人和诺塞拉人的暴乱)

在东方,除了赭石和土黄矿物的应用,雌黄很早就被人类利用,它的主要成分是三硫化二砷。拥有鲜明的黄色,但可惜它有较强的毒性,对接触人的皮肤和呼吸系统都会造成伤害。

红色的晶体是雄黄,上面附着的黄黄的矿物是雌黄。二者因共生被称为“鸳鸯矿物”

我们常常用“信口雌黄”这个词来形容胡说八道。实际上,雌黄就是古代的涂改液,古人用黄纸写字,写错了,就用它来涂改,后来就被引申为随意更改。雌黄因其鲜艳的颜色而替代褐铁矿一段时间,成为那个时代的主要黄颜色补充。

用作矿物颜料的雌黄粉末

之后的藤黄逐渐取代雌黄成为东方最受欢迎的黄色植物型颜料,藤黄是亚热带地区几种藤黄属植物的树脂凝固后的粉末。这种藤黄酸的物质长期大量运用到织物印染上,也是中国画最长用的黄色颜料。

从植物凝脂中提炼出来的藤黄

国画中的黄色颜料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文明都很喜欢黄色。尤其是古代中国,到了明朝把鲜艳的明黄色作为皇家的专属颜色。普通人禁止使用。并在建筑、纺织品、瓷器、琉璃器中大量应用。使这种颜色享有崇高的地位。

北京故宫博物院黄色琉璃瓦

北京故宫博物院黄色琉璃墙面装饰

清康熙帝画像中的黄缎龙袍

清康熙黄釉珐琅彩

英国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收藏中国清代黄釉瓷器

清黄色琉璃六方瓶

人类为什么如此热衷黄色?歪果仁科学解释

首先是由于人类的遗传记忆决定的。

自然界构成颜色的物质有类黄素、类胡萝卜素、花青素。类胡萝卜素通常显现出红橙黄色,在娇艳的花朵或者果实中类胡萝卜素的含量往往很高。

柠檬的果实呈现专门的柠檬黄色

玉米的果实呈现鲜明的黄色

类胡萝卜素性质相当稳定,能够通过动物的消化系统。并且是一种脂溶色素,能在食物链中富集。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大部分动物都给这类物质赋予了重要的生化功能。如海洋中动物的卵总是黄色或者橙色。动物界约有四分之三利用类胡萝卜素结合蛋白质,在体表构成鲜艳的色彩。

鸡蛋蛋黄呈现鲜明的黄色,无论生熟都是黄色

鲑鱼籽的橘红色

世间万物丰富的黄色,在孩提时代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的视觉记忆。越鲜艳的黄色越代表纯粹和有价值。到了成年后就有潜意识的倾向性。

其次是人类对黄金的热爱,进而延伸到对一切艳丽黄色的追求。

金子带有强烈的反光,产生强烈的金属光泽。金原子周围有六层电子,最里面的电子有极高的能量。在宏观上就是可以吸收能量更低的光子。重元素独特的相对论效应,它收缩了一些电子的轨道,使单质金强烈吸收蓝紫光,发出鲜明的黄色。

并且由于颜色的互补原理。在视觉上也展现了鲜艳的黄色。

在自然形态中,金可以以单质形态出现,不需要冶炼就能获得的金属元素。这让它在古老文明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自然金

自然金又名狗头金

黄金经过风吹日晒、雨雪侵蚀,甚至深埋地底被泥土矿物腐蚀。都掩盖不了它超级稳定的性质。只要轻抚表面就能散发耀眼金属光泽。不愧是几千年来人类无限热爱的超级明星。

唐代金碗

瓯永固杯这杯子相似的一共四件,故宫博物院的这件金瓯永固杯由清宫造办处制作于乾隆六十二年。

北宋阿育王塔金函

斯内蒂瑟姆金项圈,这批珍贵的窖藏于1950年被英格兰诺福克郡一位农民发现,成为了欧洲同时期发现的最大的黄金窖藏,共发掘出200多件金银,总重量达到40公斤。

印度人对黄金的热爱超过世界其他所有民族,有时新娘的黄金饰品甚至能够达到30斤重。

人类喜爱的其他黄色——蜜蜡

除了黄金中亚人更喜爱蜜蜡(最好的蜜蜡呈现鸡油黄色)在历史长河中占有重要位置。甚至在一段时期当作货币用于洲际贸易。

蜜蜡特指三四千万年前的白垩纪,地球上生长的一类松叶植物的树脂,由于地质层变动、地压地热的作用力形成的一种有机宝石。无固定的内部原子结构和外部形状,断口常呈贝层状,折射率介乎1.54至1.55。颜色从深黄到明黄几乎覆盖整个黄色谱系。

蜜蜡原石呈现多种机理和颜色

多种颜色形态的老蜜蜡

标准的鸡油黄大蜜蜡饼子,通常是西藏贵族头饰的佩戴物

伊斯兰教信徒使用的蜜蜡念珠,因为长时间的使用从淡黄色氧化成橘黄色

西亚老药片,通常串成一条作为贸易交换使用

人类喜爱的其他黄色——黄铜

在东方:铜一直作为黄金的替代品来使用,因为它的硬度大延展度高,适合捶打和锻造。在东方经常用作佛像的铸造。用黄铜锤碟或塑造焊接一尊佛像然后施以鎏金为通常的做法。

慈宁宫雕塑馆,辽代铜鎏金观音像,河北承德围场一带出土

唐代观音菩萨铜鎏金造像

佛造像局部

在西方:巴洛克时期出了名的万物金闪闪。这些都是金子吗?未必。在17世纪的罗马和巴黎,许多看去金闪闪的其实都是黄铜。著名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喜欢土豪金,以至于满巴黎镶嵌黄铜后,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就开始喜欢象牙、植物图案、小片黑曜石了。巴洛克时代是一个金色的时代。

著名的凡尔赛皇宫,路易十四力主修建

太阳王路易十四风格的烛台

本来新房交房是个大喜事,但潇潇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交房第三天,老公志强的哥哥志刚带着村里十来个打工的男人到城里来找活,志强没经过潇潇同意,就把他们全都带到新房里住,美其名曰来帮忙“暖房”。

新房是带装修的,只差家具还没买。他们一来, 卧室里堆上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地上横七竖八的铺盖,衣服扔了一地。客厅里全是吃过的外卖盒子,潇潇每天都打扫一次,第二天再去仍是一片狼藉。

第八次过去打扫卫生,潇潇刚进客厅,就闻到刺鼻的异味,推开卫生间,只见抽水马桶里一汪黄澄澄,马桶周围的地上全是尿渍。

潇潇再也按捺不住,猛地甩了一下卫生间门。

志刚马上把脸一沉,冲志强喊:“弟妹这是啥意思?嫌弃俺农村人埋汰啊?”志强连说:“没有,没有,她是这阵子累着了。”说着,冲过来低声吼道:“你干嘛呢?”

潇潇抬手挣脱志强往阳台上走,志强跟了过来。她气不打一处来:“你自己看看这新房给糟蹋成什么样子了?来了客人为什么不去住旅店?”

“都是一个村里的,乡里乡亲又不是外人。你钱多烧得慌,家里有地方为啥还要住旅店?弄脏了再打扫不就完了。”

“要打扫你打扫!”两人正在争执着,房里传来志刚的声音:“你们谁屙尿不冲厕所,瞅弟妹都嫌弃了。”

志强心头火起,恶狠狠地朝潇潇吼了一嗓子:“老子养着这个家,这家里的事我还不能做主了?”

潇潇被这一嗓子吼懵了,委屈的眼泪瞬间汹涌而出,她看了志强片刻,转身朝门外走去。

那一瞬间,志强有些后悔,本欲上来拉住潇潇,志刚出来拦住他:“兄弟,媳妇儿不能惯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志强马上转了脸色,冲着潇潇的背影高声吼:“老子养你还养出脾气来了?你走。”

潇潇咬着牙出门按开电梯走了。

到拿破仑登基,再度卷土重来:红天鹅绒与金色,光闪闪的。为什么呢?难道拿破仑也是个土鳖吗?倒未必。从色彩学上讲,红色给人庄严宏伟热情之感,金色予人辉煌温暖高大之相。拿破仑帝政时期的家具,典型的风格便是:老子不要坐着舒服,就是要显得堂皇!

拿破仑登基画像

费城艺术博物馆大厅里金色的阿尔忒弥斯

在此感谢:

混乱博物馆的专业知识

动脉影的专业图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