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座桥让寡母偷情,竟是为了尽孝

原标题:修一座桥让寡母偷情,竟是为了尽孝

历史,不只是写在书本纸页上的文字和图案,而更多的是镌刻在我们面前和脚下的城乡路桥,青山碧水中,而且更真实,更鲜活,更美丽,也更生动。和尚桥和双酒湖的故事,既耐人寻味又发人深省。

贾国忠|文

专门修座桥,让寡母与和尚私会

和尚桥,位于中原腹地京汉线(现京广线)中段一个古老村镇的一条河上,是一座结实、厚重、陈旧而又独特的红石桥。

正因为这座桥,不但这个村镇变成了“和尚桥” ,连经过这里的火车站也成为了“和尚桥”站。可说是名扬四海,誉满中外。

为什么叫和尚桥呢?

说来有趣。有说是唐代,有说是宋朝,这里那条河道两边,一边是一个村庄,村庄里住着一家富户;一边有一个寺院,寺院里住着一个和尚。

这富户家有一个少妇,长得十分漂亮,但很薄命,丈夫早逝,撇下一子。由于年轻守寡,寂寞难耐,便一来二去与河对岸寺院里的和尚有了私情。

于是每当夜深人静,不是她趟水过河去寺院里找和尚,就是和尚趟水过河来村内找她。

二人不管谁找谁,趟水过河总是不容易的。特别是十冬腊月,腿脚少不了都会冻得像冰棍儿一般,不让对方抱怀里贴身上暖上个把时辰是过不来的。

纸里包不住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长了,他二人的苟且之事不但让周围人心照不宣,连少妇的儿子也心知肚明。

这少妇的儿子人不大,心却善,用现在的话说,是个很懂事的孩子。

想想母亲的艰难不易,看看母亲的孤苦伶仃,再看看他人的歪脸撇嘴,听听他人的闲言碎语,他越想越觉得人言可畏,怒火烧胸。

一不做二不休,便干脆来了个明大现鼓,做出了个惊世骇俗决定:不计荣辱,不吝资财,在河道上给和尚和母亲建造了一座结实稳当的红石桥,以方便他们二人过河方便,通行自在,来去去来免再遭受过河趟水冻腿暖脚之苦。

如此一来,少妇和和尚的私情苟且变成了正大光明的你情我愿,你来我往,也没人再歪脸撇嘴,说三道四了。

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那么的一般平常。根本不值得品头论足,大惊小怪。

按西方一古老哲人的观点: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

可谁知此事的发展,最后竟给众人来了个出乎意料的结局:待那少妇病老一死,她长大的儿子掂刀去寺院,把那个跟她私通的和尚给杀了!

杀人是要偿命的。县官问她儿子:“既然你知道他们私通有伤大雅,那为什么还要给他们修座石桥?”谁知她儿子竟不亢不卑,大义凛然道:

“修大桥是为母行孝,杀和尚是为父报仇!”

他这一说,县官还真是张嘴瞪眼,无罪以判了。和尚桥由此得名。

双酒湖,一段叔父恋上亲侄女的悖理故事

双酒湖是豫南水乡地带(驻马店地区)一个很有名气的湖泊,形状很像两把酒壶,所以名叫“双酒湖”。当然,那是半个世纪前。现在,由于旱涝及人为的种种原因,恐怕早变成住宅区或游乐场了。

据说双酒湖的来历是源于一家叔与亲侄女的感情纠解。

很早以前(究竟何时无考),这里住有一户人家,因为哥嫂去世的早,留下一个女儿,跟着她叔父和婶婶一起生活。叔父和婶婶无儿无女,待侄女自然亲密无间,视同己出。

常言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随着侄女一天天的长大,模样和身材出落得越发水灵亮丽,娇俏可人,像一朵白莲灼灼盛开,似一只粉蝶芊芊冉冉翻飞。

这让她婶婶越来越高兴,越来越关爱她,亲近她;也让她叔父越来越沉闷,越来越倾心她,爱慕她。以致被弄得神魂颠倒,鬼迷心窍,生出一心一意定要留住她,娶下她,做他的偏房小妾的淫心邪念。

相思病难治。叔父爱上亲侄女,毕竟有丧人伦,有违纲常,有悖天理。

这个做叔父的即使想得活眼见,迷得头脑昏,也张不得口,说不出嘴,只有一天到晚躺床上,不吃不喝,长吁短叹。日见消瘦,要死不活。

叔父害的啥病,侄女和婶婶心里最清楚。眼见叔父要死不活,她二人心里都很着急,可也毫无办法。

一天,婶婶找到侄女,心又不忍地问:“闺女,婶婶我待你好不?”侄女说:“当然好了,不好会把我养活真大?”婶婶又问她:“你叔待你如何?”侄女流着泪答道:“和亲爹一样,恩深似海。”“那你叔他眼看要死,你看咋办?”“我……”

侄女扑腾给婶婶跪下了,泪流满面说:“叔婶待我如同亲生父母,做晚辈的哪有见父母死却不救之理?救,我一定要救,现在就去救。我啥都不要,只要婶您给我准备好两把酒壶,倒上酒,咱俩一起前去,先给叔父敬杯酒吃,然后再……”

两把酒壶很快备好,装满酒婶婶侄女二人一同来到叔父屋内床前。

一见朝思暮想的侄女来了,那做叔父的一下来了精神,病也立刻好了三分,他忽地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桌边,两眼直丁丁地盯着妻子和侄女。

这时侄女稳步上前,掂起酒壶,恭恭敬敬地给他倒了一杯酒,并递到他的手上。

他接过酒杯,高高兴兴地喝了。

侄女问他:“好喝不好喝?”他满意之极,连说:“好喝!好喝!太好喝了!”侄女又让婶婶用另一把酒壶给他倒了一杯,递他手上,他又高高兴兴喝了。侄女又问他“这杯啥样儿?”他又喜不自禁,痛快无比,连连咂嘴道:“好喝!好喝!和那杯一样好喝!”

这时侄女接过婶婶手里那把酒壶,连同自己手里那把,工工整整摆放在他的面前,然后郑重其事又推心置腹劝告他说:“两把酒壶里都是酒,既然我倒的和婶倒的都一样好喝,那叔父您就不要胡思乱想,喜此厌彼,吃酒弃壶,让人诟病。”说罢转身离去,再没有回来。

由此,双酒壶,演变成了双酒湖。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贾国忠,河南禹州人,50后农民,身残,爱文史喜写作,有作品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并著有长篇叙事诗《少林志》一书。

豫记·甄选河南好物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添加小秘书微信

进入“豫记·河南好物群”,获取更多豫地风物。

(添加时请备注“豫地风物”)

THE END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