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生涯巅峰、甄子丹最传神角色,明星为何对演太监情有独钟?

原标题:陈坤生涯巅峰、甄子丹最传神角色,明星为何对演太监情有独钟?

1967年胡金铨导演的《龙门客栈》在台湾大获成功,狂卷400万票房,位列台湾年度票房冠军。

《龙门客栈》的成功,开启了台湾武侠电影的新纪元,台湾武侠片经联邦公司之手获得了新生。

《龙门客栈》宣扬忠孝仁义、儒家治国情怀,而在这段明末传奇中,胡金铨破天荒以太监作为反派第一高手。

电影中的曹少卿武功绝顶、阴险毒辣,而那场忠义群英和顶配太监的决斗,足以载入武侠电影史册。

《龙门客栈》赋予了武侠电影全新的面貌。而后,绝顶武功的反派太监更成为了影视剧的常客。

比起正常的大奸大恶,太监的行为举止更被笼罩了一层神秘感。

他们阴柔奸邪、心肠歹毒,而修炼一生的绝顶武功,更给他们狼子野心的实施,增添了无数可能性。

或许《龙门客栈》的成功启发了另一位武侠宗师金庸先生。

在金庸小说创作的末期,他这股来自宫廷的神秘力量大书特书,太监也在《笑傲江湖》和《鹿鼎记》中,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1967年《笑傲江湖》创作,到1969年完结。前朝太监更成为了全书故事的重要线索。

他创下的绝世神功《葵花宝典》,更开启了持续百年的江湖恩怨纷争。

太监在多部影视剧中大展身手,也给了许多观众留了诸多疑点:为什么身体不健全的宫中之人,却能练成绝世武功呢?难道练成绝世武功,必须先要自宫吗?

如果按照古人对人的理解,无欲则刚。正是因为太监净身之后无法近女色;心无旁骛才得以在武术上获得更高境界。

其实,从练习一门武术到创造一门武术,太监是具备先天优势的。如果早年被净身,童子功所拥有的能力更惊世骇俗。

同样,男性易刚,女性易柔在武学修为上的缺陷都十分明显。

而太监算是兼具了刚和柔两种力量,刚柔并济、力量和灵活度上的高度统一,足以让他们在武学上天赋异禀。

身体上的残缺或带来心理上的残缺,在中国古代屡见不鲜。魏忠贤拨弄朝政,被下级太监称为九千岁。《新龙门客栈》的曹少钦则天下无敌,一手长剑霸道凶猛。

在《龙门客栈》和《笑傲江湖》之后,关于太监的影视作品逐渐增多。

他们的形象多数以反派呈现。至于太监为何要残害江湖人士,这无不与其身份和地位有关。

尤其明清两朝,太监只供皇家驱使。因处于皇权内部,所有的权力都是皇上赋予的。所以太监的一切日常活动,代表了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威。

而在太监权力过剩、肆意于江湖朝堂横行之时,正是皇帝放飞自我的体现。这也恰恰反映了王朝权力丧失制衡下的腐败,皇权的衰败表露无遗。

而太监以朝堂的权威压迫绿林好汉,所带来的杀伤力是极为恐怖的。甚至可以说,全天下只屈从于一位阉人,更像是封建统治阶层最大的讽刺。

叶舒宪曾在《阉割与狂狷》中说到:阉割与反阉割的矛盾已经成为了庙堂与江湖,入世与出世的基本矛盾。

而这一矛盾,又正是成为了武侠小说以及武侠电影中“以武犯禁”的文化来源。

历朝历代,在上层建筑无法维系整个国家之时,一众牛鬼蛇神便出现了。离皇权最近的太监弄权,何尝不是封建制度腐朽和非人性化的终极体现。

所以在《龙门客栈》系列中,以江湖对抗庙堂、以侠义对抗奸佞,便在国家体系失灵的大背景下,人性光辉对腐朽制度的最后反抗和挣扎。

太监必定是脱离江湖之外的,方外异人必不能为江湖所容纳。除了太监本人乱朝纲、违背儒家道统之外,自带满属性武力值,也成为了武林门派的最大威胁。

为了消灭这个强大对手,无官位忧虑的正邪两派高手,皆把太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邪恶力量被消灭之时,他们既有大义,又含私心。

在去年年底上映的电影《武林怪兽》中,太监方玉鹤破庙之内被所有高手围攻,多方对他机关算尽,也显得一点也不奇怪了。

对于我们来说,太监化身为绝世高手,正来自于大漠黄沙满天飞的《新龙门客栈》。

徐克和李惠民于25年之后再造经典,进一步强化了东厂公公曹少钦的阴毒狠辣气质。

甄子丹饰演的曹少钦在狠辣之间透漏着霸气,在邪魅之余又散发着冷艳。或许因为甄子丹本人太过硬朗,太监的阴柔感却没得到更多释放。

但其银眉玉面、鹤发童颜的怪异造型,也成为了后来公公的标配。包括《大笑江湖》徐少强饰演的前朝太监;《天下第一》练成天罡元气的曹正淳等。

比起正派的魅力,拥有绝世武功的太监,更能激发了观众的猎奇心。在史实和古典美的制衡下,《龙门客栈》并没有把曹少钦彻底的戏剧化。

其实在80年代的邵氏武侠片《锦衣卫》中,真正把太监做成了一个心机深沉、阴柔古怪、武功绝顶的人。

他的野心亦随着权力的膨胀达到了巅峰,甚至在电影中他可以随意出入黄公公、乱杀忠臣。

离称帝只有一瞬之隔时,这位刘永饰演的大宦官王振,依然倒在了锦衣卫的刀下。

不论是《英雄》还是《锦衣卫》等影视作品中,太监看似离帝位很近,实则遥不可及。

即便封建体系再腐败,太监的权力依靠的依然是皇帝的懒政、怠政,在没有子嗣传承的条件喜爱,太监对皇帝的威胁,远比振远大将军要小得多。

在诸多电影中,以魏忠贤为蓝本的太监,是不可一世的顶级高手。而电影《绣春刀》却还原一个皇权牺牲品魏忠贤。

旧帝已死、新帝当立的年代,这位曾经权倾朝野的九千岁,更如皇权争夺微不足道的棋子,随时被抛弃、随时被绞杀。

比起真实世界中武功天下无敌的太监,在影视剧文学作品中对太监武功的杜撰,添油加醋之嫌尤为常见。

明清两代,净身进宫成为太监的男性,体能和武力早已大不如普通人;重要器官缺失后,疾病和衰老也随之而来。

所以说,太监狎妓习以为常,因不近女色才天下无敌,更似后人编造出的无稽之谈。

即便是如影视剧中,太监练成了天下无敌的神功,他最大的愿望并非权力欲和称帝,而是还自己一个圆满的身体和人生。

2010年上映的武侠片《剑雨》中,江湖第一号杀手组织“黑石”费劲千辛万苦寻找罗摩遗体,只不过为领袖转轮王圆一幅完整群体的梦。

对自我身份的不认同,恰恰是太监一生的悲剧。而太监在进宫之时,他关于人生的梦想期盼、宏图伟业,也随着紫禁城的城门,一同闭上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