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后的政治经济形势

原标题:美国中期选举后的政治经济形势

内容提要

1

2018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后,美国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共和党控制着参议院,改变了此前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局面。在此背景下,如何客观评估中期选举以后美国政治经济形势,如何研判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景,成为理解美国对外战略及其对全球外溢影响的重要内容。

一、美国中期选举后的政治形势

本次中期选举的重要特点是共和党丧失了众议院的主导权,形成了两党制衡的局面,这不仅充分反映了特朗普政府执政两年来民众的反响,也和选民对两党的看法息息相关。

历史上美国中期选举后通常会导致两党在国会分化的局面,共和党失去众议院主导权属于正常情形。由于选民投票倾向、参与规模等选举行为上的起伏不定,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之间总是存在着某种形式的“民意钟摆”(刁大明,2018)。

一般而言,在总统大选的那一年,由于总统当选的效应,总统所在党派在参、众两院都可能增加相应席位;而在中期选举年,总统所在党派又会遭遇“回摆”的魔咒,即往往要遭遇两院席位的减少,此次中期选举结果也印证了这一规律。

当然,这次选举与以前存在一定的差异,那就是近两年来美国经济保持稳定增长,根据规律,经济好总统支持率会比较高,但共和党却仍然未能守住众议院主导权。

中期选举后形成两党制衡的国会,虽然对特朗普政策形成了一定的制约,但特朗普支持率却持续保持较为稳定的局面。为何特朗普支持率仍然比较稳定,成为理解中期选举后政治形势的重要内容。

究其原因,特朗普的支持者较多文化水平较低,长期被边缘化,特朗普提出的执政目标符合底层民众诉求,提高了底层民众的投票参与率,他们较高的投票率对特朗普的当选起着很大的作用。这些支持者对特朗普存在崇拜心理、身份认同与文化认同,不会因为形势变化而对特朗普的看法出现显著调整。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美国经济自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保持稳定增长,这给特朗普带来了较为稳定的支持率。与此同时,司法部门对通俄门得出了结论,虽然有证据表明俄罗斯干预了美国总统大选,但并没有特朗普与俄罗斯私下勾结的证据,这对于特朗普政府执政有着积极意义。

二、美国中期选举后的经济形势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大幅度改变内外经济政策,国内政策以大规模减税及重振制造业为重点,全球合作以国内法律替代WTO等全球规则体系,引发国际社会对美国的巨大争议。

特别是美国经济近两年保持稳定较快增长,特朗普政府认为这是其内外政策调整所释放的红利,但外界有些评论认为这仅仅是美国处于经济周期末端的回光返照。

美国经济多空双方都有其内在的逻辑,当前要深入评估美国经济走势显然不易,但种种迹象表明,2019年美国经济走弱的预期在不断升温。

皮尤研究中心于2019年7月10日至15日对1502名成年人进行的调查发现,美国人对自己的个人财务状况普遍持乐观态度:55%的人认为自己的个人财务状况好或很好,这一比例在过去15年的调查中是最高的。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两党对国民经济的看法存在严重分歧。目前,79%的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认为美国经济很好。不到一半的民主党人及其支持者(33%)认为经济状况很好。这些态度被党派分歧所分裂。

尽管美国公众对于美国经济较为乐观,但是2018年中期选举后,包括IMF及OECD等世界一些主要国际机构预测美国经济有减速的风险。

从经济数据的表现及相关政策看,JP摩根近期的全球宏观经济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GDP增速为2.9%,2019年、2020年GDP预测增速分别为2.2%和2.1%,美国经济减速态势明显。

另外,在经济减速前,一般伴随着美债期限利差的倒挂,历史上当收益率曲线倒挂之后,美国经济往往发生衰退。再者,美国股票市场的波动也预示着美国经济减速的可能性增大。去年四季度以来,美股主要行业EPS增幅大幅下滑,而中长期美股的走势主要有EPS引导。当前美国股市见顶回落并且呈现震荡态势,预示美国经济未来波动减速的可能性增大。

从宏观政策的效应看,美国经济经历特朗普减税政策等刺激后将面临政策力度减弱所引发的下行压力。外界预期未来的减税效应将逐步减弱,而且减税所带来的财政赤字和债务上升可能对经济增长构成负面影响。除此之外,美联储实施了多年的紧缩性货币政策开始转向降息等宽松政策,客观上也预示美国经济面临放缓的压力。

从经济周期的理论来看,美国经济走弱是其经济多年复苏增长后的周期性回落。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美国经济一直处于复苏增长过程,成为最近40年左右增长周期最长的时期。

2018年以来美国失业率创50年来新低,通胀水平也出现见顶回落的迹象,不少评论据此认为美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未来美国经济将呈现减速态势。

三、对宏观稳定的外溢影响及应对策略

首先,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可能对大宗商品及全球金融资本市场造成外溢影响。

美国经济减速预期直接关系到对全球经济前景的判断。对全球经济产生的悲观预期,可能对大宗商品供需有着直接影响,促使大宗商品供求双方调整买卖计划,加剧大宗商品价格震荡格局。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风险将传导至全球金融市场,增大全球经济金融形势的不确定性。

其次,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可能对国际经贸合作造成外溢影响。

一种可能是倒逼美国寻求更加积极的外部合作,缓解贸易保护主义问题。还有一种可能是倒逼美国将这种压力转到国外,促使美国政府对其他国家采取更加严厉的贸易保护措施。不管出现哪种情形,都会增大国际经贸合作的不确定性。

第三,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可能对世界主要国家宏观政策造成外溢影响。

一方面,美国经济减速将导致美国宏观政策调整,如美联储等货币政策持续微调甚至逆转,从而对其他经济体产生较强的溢出效应,倒逼其他主要国家宏观政策进行调整。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减速可能促使其调整对外战略,如加强与其盟友谈判,采用更高的规则标准以改革国际合作模式,同时可能对部分国家继续采取贸易保护主义行为,从而影响其他主要国家开放宏观政策的稳定实施。

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对全球产生溢出效应,影响世界主要国家经济增长,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国家应出台有针对性的应对举措。

一是增强国际公共产品供给,防范美国经济减速引发经济系统性风险。

全球仍然缺乏有效的协调机制,国际货币体系等公共产品存在内在缺陷,尽管联合国、IMF、G20等全球公共平台的作用在加大,但仍然有待于进一步完善。未来应增强国际公共产品供给,切实防范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可能滋生的系统性风险。

二是增强全球开放宏观政策国际协调,促进全球宏观经济稳定。

针对美国经济减速预期升温所带来的全球影响,世界主要国家开放宏观政策应将稳定放在更突出的地位,通过国际协调强化财政货币政策稳增长。

由于美国经济形势变化可能引发美联储货币政策波动,促使国际资本流动加剧,对国际金融环境稳定产生压力,要加强协调促进国际金融资本市场稳定。

强化WTO对稳定国际经贸合作的重要作用。WTO最大的成就在于其推动全球一体化的深化发展,覆盖了全球98%以上的国际贸易(成员超过160个),在此背景下,世界主要国家应强化通过WTO框架下的合作,而非另起炉灶导致国际经贸合作的碎片化。

三是增强全球创新能力与开放合作,培育全球经济增长新动力。

要如何推动技术创新乃至催生技术革命、深化全球价值链合作及全球经贸网络构建,未来须着力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

作者:陈建奇,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世界经济所副所长;宋浩兰,中共中央党校世界经济专业研究生

原文《美国中期选举后政治经济形势研判及战略应对》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9总第215期。

关注我们

Id:中国货币市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