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PG:“看脸”对社会决策的持续影响 | 唧唧堂论文解析

原标题:JEPG:“看脸”对社会决策的持续影响 | 唧唧堂论文解析

picture from Internet

解析作者 | 唧唧堂心理学研究小组:感冒冲剂;审校编辑 | 悠悠 糖糖

本文是针对论文《面部线索对社会决策的持续影响(Explaining the Persistent Influence of Facial Cues in Social Decision-Making)》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19年06月发表于《JEPG(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该研究作者包括Bastian Jaeger, Anthony M. Evans, Mariëlle Stel和Ilja van Beest。

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我们对人的第一印象常常依赖于他的外表,这种外表判断,尤其是是否值得信任(trustworthiness)的判断影响着社会决策,如在选举、判刑等方面。判断他人可信度的能力在现实生活中是至关重要的,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之间存在冲突时,人们必须判断合作伙伴是否值得信任。

在信任游戏(trust game)营造的两难情境中,由于被信任者(trustee)对报酬分配有决定权,信任者(trustor)需要谨慎决定是否相信被信任者。大多研究表明在信任游戏中,信任者会根据被信任者的面部线索来作出决定,看上去可靠的人更容易被信任,然而这些线索是非常主观且不稳定的。更糟糕的是,根据面部线索通常无法正确识别出值得信任的人。那么人们为什么仍如此重视面部线索而不是其他更有力的线索呢?

信任游戏模型

猜想有二:其一是主观有效解释(subjective validity account),即选择哪种线索在于人们认为该线索是否有效,大多数人认为面孔确实包含表现个人特质的线索。其二是直觉可得性解释(intuitive accessibility account),人们不可能也不愿意考虑所有的信息,因此偏向直觉可得的、快速易启发的线索,比如面部线索。

接下来,作者通过6个实验来检验这两个猜想。

研究方法与结果

实验1:

被信任者面临的诱惑(即选择背叛后的经济收益)越大,越可能选择背叛。与面部可信度相比,经济收益信息线索更能预测被信任者的行为。实验检验人们在信任游戏中认为哪种线索更可靠。

方法:信任游戏情境下,被试被告知可以选择信任搭档(IN)或保持现状(OUT),如果被试选择信任,被信任者可以选择互惠或背叛。接着被试选择获得“对方选择背叛可以获得多少钱”或者“对方的一张照片”,被试会根据所得信息完成决策(背叛所得设定是互惠的一倍,照片来源Radboud面孔数据库),并对是否作出正确决策进行自信度评分。

结果:大部分被试都选择获得经济收益线索,即认为它更可靠。自信度不受线索和决策影响。

实验2:

比较两种线索所需要的认知努力,决策时间越长,需要的认知努力越多。作者假设选择经济收益线索需要更多的认知努力。为排除决策冲突的影响,还测量了被试的信心程度,决策冲突的增加会导致信心下降。其次由于互惠预期影响信任决策,实验还研究了两种线索如何影响人们对互惠的预期,主观有效解释认为:经济收益线索更加有效,因而人们对互惠的预期更高。而直觉可得性解释则相反。

方法:被试随机分配在诱惑组和面孔组中作为信任者完成24次信任游戏。面孔组中,从数据库抽取24张面孔(男女各半,吸引力相等),一半为中性表情,一半为微笑表情,以往研究证实微笑表情看起来更值得信任。诱惑组中,诱惑定义为被信任者的背叛收益(T)与回报(R2)之差除以背叛收益(T),一半游戏里诱惑值为低(0.33),一半为高(0.6),这些值对应背叛情况下,被信任者的收益增加50%(低诱惑)到150%(高诱惑)。面孔条件中背叛收益总是0.5(100%的收益增加)。测量被试的决策的反应时间之后,要求他们说出对互惠的期望:“玩家2选择回报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对这个期望是否准确的信心,之后,面孔组还对每张脸进行信任度评分,均使用0-100评分量表。

结果:

实验2研究结果

①诱惑组反应时比面孔组长,且越依赖诱惑值做决策,反应时越长,与决策信心(即决策冲突)无关。说明经济收益线索(而非面孔线索)花费更多的认知努力。

②相较于诱惑组,面孔组的互惠预期效应更大,人们对互惠的预期是基于更直观可获得的线索形成的,而不是更有效的线索,支持了直觉可得性解释

实验3a-3c:

检验当只有一种线索VS两种线索同时呈现时,人们如何决策。主观有效解释认为面孔线索的出现不会影响收益线索,直觉可得性解释则相反。

方法:3a中被试随机分在诱惑组和面孔-诱惑组,3b分为面孔组和面孔-诱惑组,3c则是诱惑组、面孔组和面孔-诱惑组。过程与实验2相似。诱惑组高低诱惑分别为0.6和0.2,对应150%到25%不等的背叛收益。面孔组同实验2分别挑选12张(3b)、16张(3c)面孔。3a中面孔-诱惑组采用4张面孔,每张重复出现6次(3次-高诱惑,3次-低诱惑);3b和3c中使用面孔组的照片,每张重复2次。最后被试评价每张面孔的可信任度。

结果:

实验3研究结果

①当被试还可以使用面部可信度线索时,他们对经济收益线索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②当被试还可以使用收益线索时,并未发现他们降低对面部线索的依赖程度。支持了直觉可得性解释

实验4:

测试当被试做出直觉决定(或深思熟虑)时,对经济线索和面部线索的依赖程度如何变化。由于经济线索需要认知努力,那么当人们做出直觉决定时,经济信息效应会减弱。

方法:被试被分为直觉组(intuition condition)和沉思组(reflection condition),同时呈现经济线索和面部线索,材料和设定与实验3a, 3b相同。直觉组要求被试根据他们的直觉在5s内做出决定,沉思组则要求在不少于10s的思考后做出选择。最后对各面孔做出可信任度评分。

结果:

实验4研究结果

①相较于深思熟虑,被试在做直觉决定时较少依赖经济收益线索。

②被试在深思组和直觉组都依赖面孔线索,额外的反思并不一定会削弱面部线索对决策的影响。

讨论

实验1表明人们认为经济收益信息是更有效的线索,实验2和实验3a-3c表示经济收益信息的处理比面部可信度更费力,但面孔线索的出现影响了经济信息的作用,反之则不然,直接证明了直觉可得性解释。实验4认为直觉决策时,收益信息的效应降低,但面孔信息不受决策类型的影响。总而言之,人们在多线索的信任决策中对信息的选择取决于信息处理的难易程度。

不足和未来研究:

①研究只选择了经济收益线索和面部线索对比,未来可以在衡量主观效度(subjective validity)和可得性(ease of accessibility)中选择其他线索(如有研究表明被信任者过去的行为信息可以减小面部线索的作用)。

②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人脸的加工如何影响线索的选择和权衡:线索选择可能有其他因素的影响,如个体差异(有的人偏好启发式加工而非理性加工);有研究表明人脸的初级处理会影响后续处理线索的权重,未来可研究一系列线索的呈现是否仍有同样的结论,比如让被试先了解经济收益信息,再看到面孔。

现实应用:

以往研究认为避免“看脸行事”有两种方式:①提醒决策者脸部线索的准确性很低,②增加决策重要性,激励人们更深入地处理现有信息或减少限制(如时间压力)和复杂性。但根据本研究结果,这两种方法不一定奏效,作者提议降低面孔偏见应该从源头入手——破坏面孔的有效加工,即翻转面孔,或者在没有面孔线索情况下决策,再根据面孔稍做修正得以减少偏见。

参考文献:Jaeger, B., Evans, A. M., Stel, M., & van Beest, I. (2019). Explaining the Persistent Influence of Facial Cues in Social Decision-Making.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General, 148(6), 1008-1021. doi:10.1037/xge0000591

解析作者: 感冒冲剂

推荐

订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