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主频频上头条,特斯拉姿势最起范儿

原标题:车主频频上头条,特斯拉姿势最起范儿

文|李清柯

上头条,是新势力的原生宿命。

最新的案例是,9月3日,特斯拉车主写了一封公开信,并且@了工信部与税务总局。

信中的核心诉求是:“作为在2019年8月30日及之前已购置并缴纳购置税的该等进入免税目录特斯拉车型的车主,经咨询基层税务部门,表示其不确定是否可办理退税,因此特向工信部与税务总局请示此事。”——换言之,能不能退税?

此事的背景是:8月30日,工信部发布了《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第二十六批)》,特斯拉在售的Model 3、Model S和ModelX全系车型均收录其中。

按之前购置税占比税前车价10%计算,最高可以实现9.9万的税费减免。

除了公开信,特斯拉官微关于“免税利好”的微博,同样被暴躁的舆论攻陷。比如有车主认为,特斯拉“知情不报”,坑了一波消费者。

但特斯拉中国表示很无辜:“特斯拉曾多次进行免征购置税目录申请,但是最终能否进入目录特斯拉并没有决定权,也无权对外发布任何相关信息。”

如果客观评价,这属于一场“人在家中躺,锅从天上来”的事故。

按照法律人士的说法,把锅抛给特斯拉,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而从主管部门批次管理角度出发,特斯拉车主要解决诉求的难度也不小。

这桩悬案的解决,还需要点时日。但更有现实价值的一点是,你可以借此临摹出特斯拉客群的形象。大概有这么几个特征:

1.够“姜”。不只是耍耍脾气,跟特斯拉娇嗔几下就完事的那种,能够做到思路清晰,目标明确,找到真正有能力解决诉求的工信部与税务总局。并且,以公开信的形式表达诉求。

2.够智慧。跟一般车主维权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辣蛮横不同,特斯拉车主充分在中产新贵的体面与政策受害者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平衡。不仅理性克制,公开信用词、引据,严谨、科学,处处维护法律的威严。维权手法也高效且逻辑清晰,短短数日,完成了从基层税务机关到税务总局的诉求申诉。

这或许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你为什么不配拥有特斯拉的原因——真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不够“姜”,面对自身权益的损失,不敢勇敢维护。也不够智慧,不懂得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去维护自身的权益。

实际上,你可以发现,以上的特征简直是一众洗脑软文对于新中产的概念定义:他们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崇尚自由,拥有强烈的自我见解与个性。敢于也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但与此同时,也会懂得从中分辨好坏,决不妥协从众。

尽管这听起来有点伤人,但你无法否认。

一个典型且具备足够说服力的例子是:当年轰轰烈烈的,覆盖面无限大的小排量购置税减半政策出台,从来没有人发出过震耳发聩的吐槽。

这带来一个问题:在新势力试图用全新技术、产品颠覆移动出行的同时,它们或许没有意识到,它们收割的,是一个懂知识,有能力,善于发出声音的圈层。

而对这种圈层的不了解,也导致了新势力隔三差五上头条,成为了原生性的原罪。

紧迫的是,在眼下,这种原罪,往往比资金的捉急,更能锤死一家尚未能完全发育的新势力。

比如,小鹏的“老用户不如狗”事件。

7月10日,小鹏推出2020款G3车型。相比起第一代G3,综合续航从351公里大幅提高至520公里。新旧车型,售价大体维持不变。性能更好,价格不变,这就让老车主很不爽,直骂“老车主不如狗”。

很显然,何小鹏并不清楚他面对的是谁,采取了常规的公关手段。首先,发一封公开信,表示我们跟用户一直情比金坚,安抚情绪。然后,用一波并不真诚的置换福利解决利益诉求。

也很显然,车主的能力是超强的。在线上舆论,从媒体、论坛,APP,再到自建维权网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等表达自身诉求。充分利用新造车的概念,赢得舆论的关注。

在线下舆论,执行效率也奇快。何小鹏公开信发布的次日,车主就已经浩浩荡荡地集结到小鹏工厂举横幅。

论思路,论方法,论执行力,都是专业级的,都足以完爆一众的传统品牌车主。

最终的收尾,以小鹏推出AB两套方案——“即2019款小鹏G3车主可在1万元现金抵用券和3年后6折回购中择其一”作为完结。

业内普遍将此定调为“互联网迭代模式与传统汽车工业碰撞造成的必然阵痛”,这是站在车企立场所作的思考。

思考的角度转换一下,站在消费者的立场。当你自诩为互联网思维,造车新势力,但又沿用传统那套公关进行挽尊的时候,才造成了这种阵痛的必然。

如果小鹏对 “互联网思维”的理解足够深,一定会无条件地妥协,一定会积极主动拿出各种解决方案,一定会像滴滴一样,承认“什么都是我的错”。这件事顶多就只是间歇性小绞痛,而不至于被架在舆论的聚焦下,被蹂躏一遍。

这事不存在委屈不委屈,当你举着互联网思维的大旗试图在传统汽车制造业上插一腿,就注定要承受互联网思维的得与失。

当然,也有例外。类似于的困境,以互联网人设插手机领域一腿的小米也同样有过。

2018年,小米正式布局英国市场,祭出了闻名的“饥饿营销”,以1英镑秒小米8 Lite。

大部分人都有过几次抢小米手机而不得的遗憾,最多抱怨几句。但英国人是很头铁的,有技术大神不舍昼夜地扒开了小米预售网页的源代码,然后发现了小米只提供3部手机的存货。这直接让小米尚未登录英国市场,就被diss得体无完肤,荣登BBC热点新闻第一位。

在国内,这样的diss也有。比如2013年,小米电视开启首轮抢购,3000台电视被抢空用时1分58秒。于是,有头铁的技术大神将预售页面的源代码扒了一遍,发现抢购按钮并没有经过post请求,而直接生成了“售罄”的页面。

你立着互联网的人设,就得接受来自互联网的扒皮。于新势力,也是这个道理。你自诩新势力,也得接受中产新贵不依不饶的头铁。

问题是,小米从来没有道歉,而且还活得肥肠滋润。

尽管小米登录英国即献丑,但小米英国首家体验店开业时,场面依然是火爆到排队加限流的状态。原因在于,小米8透明探索版在英国定价499.99英镑,划算到无人能抗拒。

硬件利润不高于售价5%这条金线,是小米历次被扒皮但依然能挺胸“饥饿营销”下去的底气。产品,依然是你横行天下的资本。

所以,特斯拉永远不会追求跟消费者你侬我侬的和谐局面。

在2016年,因为风险投资人Stewart Alsop吐槽特斯拉延迟交车。而马斯克则直接在后台上取消了Stewart Alsop的订单。而且发推特回怼:如果拒绝一个粗鲁的客户会引起这么大关注,那肯定是闲的蛋疼。

今年8月,德国汽车租赁公司的NextMove取消了85辆Model 3订单,并且表示原因是车辆存在质量问题。特斯拉的回怼很硬气:“我们认为,客户不接受剩余Model 3订单的决定,并不完全是因为质量问题,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今年早些时候发生的一起无关纠纷的影响。”

不要跟中产新贵妥协,而要让中产新贵妥协,这也是互联网思维的一种。前提是,你得有特斯拉一样的产品自信。

在特斯拉国产,传统汽车品牌强势入局,抢投新造车的热钱不再的情况下,面对一个懂知识,有能力,善于发出声音的圈层的种种或合理或不合理的诉求,摆在一众新造车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甭管对不对,全盘否定。或者,甭管对不对,全盘满足。

前者,典型如特斯拉。后者,典型如蔚来。

所以,客观评价蔚来360度无死角、无原则、重成本跪奶客户的品牌理念,尽管目前而言依然有违企业盈利的目标,但它其实是蔚来作为新造车、互联网思维的最极致体现。

如果更直白一点,这也是除特斯拉以外的新造车,最有希望在市场化竞争中,存活下去的方式。

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去年年末,一个ES8女车主因为吐槽车辆质量问题,要求退车,而遭到了蔚来粉的群起而攻之,甚至人肉。这当然是蔚来服务理念长久作用下带来的成果。当一个品牌的号召力能够如此魔怔,产品力的优秀与否,也就在其次了。

所以,说实话,我挺希望蔚来能够挺过这一轮逆境。毕竟它挺过了,中国新造车就算真正掌握了一项核心技术,能够跟特斯拉叫板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