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的游戏:热烈,清算和偿还

原标题:丰田的游戏:热烈,清算和偿还

Previously on Game of Toyota!

利三郎被爱子狠狠地坑了一把,窘迫的他,甚至暂时放弃了自己所主张的无债经营,四处筹款,还上了相野古的欠款。

却也因祸得福,从喜一郎的手里一把夺过了订单如雪花般飘落的丰田汽车工厂。

台下故事

  • 利三郎和公司成员握手、喝酒庆祝

书接上文,剪彩仪式结束了,工厂的重要人物都从台上走下来了,所有的公司成员无一例外,争先跟利三郎去握手去了。

尽管利三郎都还不太认识谁是谁了,就「嗯嗯啊啊」地都去跟他们握,该握的都得握,对吧?

整个剪彩仪式下来,利三郎的手握了都肿了一大圈了,人是有多多,握起来有多诚恳。

仪式过后必有晚宴,举着酒杯欢庆,“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成立了!”

车厂的小伙伴们白天握完手不过瘾,晚上要找利三郎来碰杯了,总是想和新的老板混混熟的。

  • 喜一郎发现爱子没出席晚宴

喜一郎同那些员工一样,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再加上灵魂人物,他也是肯定必须要出席这个晚宴的。

只不过,他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管自己吃东西,但没有去和利三郎喝两杯了,肯定是心情非常复杂的,手握筷子的他环顾四周:“「呀」!爱子今天没来吗?”

喜一郎的计划

  • 喜一郎心生妙计,悄悄离席

“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出现,估计还是被利三郎关在家里面,这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喜一郎吃着吃,想着想,一边吃,一边摇头,看着盘子里面的炸鱼:“「嗯」?”一个奇妙的计划涌上了他的心头。

平时一向喜欢喝酒的他,开始刻意地保持清醒,不再去碰酒杯了。

宴会过半,在场的人的状态打个比方,就是如果是玩“独木桥怎么走”的游戏的话,其他人肯定都掉下去了,喜一郎绝对拿冠军了,清醒得很。

其他人喝得都是不省人事,到处找人吹牛,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抱着谁就是哭,都这种样子。

喜一郎看到喝酒喝了一大圈,跑回自己位置的利三郎,走路都走不了直线了,嘴角就露出了一丝邪魅的微笑。

转身就离开了热闹的酒会现场,披上了自己的黑色风衣,消失在了夜色中。

  • 利三郎想敬酒,却找不到喜一郎

喝得云里雾里的利三郎,也没有意识到喜一郎已经走掉了。

想起了今天工厂的辉煌,其实还是要谢谢喜一郎的,利三郎端起了酒杯就想敬大舅子一杯,但是拿着酒杯:“「嗯嗯嗯嗯耶」?位置空了?”

空就空了,利三郎继续和工厂小伙伴们喝酒去了。

夜色中,离开会场的喜一郎已经驾车来到了自家宅子门口。

正如自己所料,佐藤大叔也去参加酒会了,向来敞开的大门,今天关着,想必佣人、其他闲杂人等,一概都是不在家。

“这可是天时地利人和呐。”喜一郎心里就是这么对自己说话的。

回家的喜一郎

  • 喜一郎夜会爱子

来到门缝边的喜一郎,熟练地用手探进门缝里面,「哎」,打开了门栓,然后用灵巧的身体往边上一靠,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门,「嗯」,径直走向了爱子的居室。

很快,居室古老的老木屋门,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切又平静下来了,你懂的。

只剩下书架边上,几本掉落在地上的书,和楼下房间的吊灯上,掉落的几颗水晶珠子,诉说着刚才发生的故事,在我看来,动静是稍微大了点。

  • 喜一郎和爱子私下约定再会

自爱子被禁足以来,这个居室几乎是没人来的,平日也只有年龄相差大概将近2轮的佐藤大叔,负责爱子的衣食起居。

天性贪玩的爱子早就闷坏了,喜一郎的造访让她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哥哥喜一郎的大胆,喜的是终于有人来陪她解闷儿了。

直到半夜临出门的时候,爱子跟喜一郎还约定:“下次如果再有机会,你还要再来哦,欧尼酱,但是千万不要再打草惊蛇了。”

毕竟哥哥喜一郎,现在名义是在利三郎手下做事,有些事太明显了就不太好。

喜一郎:“「嗯嗯」,好好。”轻声地就这么答应,套上了风衣,戴上了帽子,关上了房门,再一次消失在黑色笼罩的走廊拐角。

  • 离去途中,碰上醉倒回家的利三郎

但没想到,走廊拐角迎面就碰上了两个同事,把利三郎给搀回来了,人家喝完总要回家的吧?

「呃」,这一下可是吓坏喜一郎了,冷静,他一看利三郎喝得烂醉,眼神迷离,似醒非醒,定个神。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就他这副模样,我看他是认不出我来了,旁边两个架着利三郎的蠢货,也估计是没少喝,招呼也没和我打,估计把我当佣人了吧?”

一边想,喜一郎赶紧把帽檐再往下压了压,沿着院子的墙就走到屋外,启动了自己那辆黑色的丰田轿车,这惊险的一幕就过去了。

利三郎重回老本行

  • 喜一郎成为员工的精神领袖

随着日子的过去,在喜一郎的带领下,车厂的造车事业一天做得比一天好。

今天折腾出个新玩意儿,明天又折腾出一个新玩意儿,手下的员工都是把他当偶像一样看待的。

而这个时候的利三郎,倒反而更像是一个只会坐办公室的老板,毕竟他不懂车子的。

尽管利三郎是名义上的大老板,工厂里的小伙子们对他都是也要恭恭敬敬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对吧?

但是打心底里,还是瞧不起利三郎的,喜一郎才是他们真正的精神领袖。

  • 在车厂无所事事,利三郎回纺织厂

利三郎自然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既然在汽车研发上斗不过大舅子,索性就整天坐在办公室,有时候玩玩钢笔,有时候抽抽烟。

前面几集看过的小伙伴肯定知道的,利三郎做事的风格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工作起来超乎常人的认真和投入,这样的工作状态,连利三郎他自己都受不了了。

钢笔有什么好玩的?对不对?后面干脆车厂就不来了,他选择回到自己的大本营,在纺织厂批起了汽车厂的文件。

  • 年岁渐长的利三郎开始精力不足

转眼间到了1941年的冬天,是利三郎执掌车厂的第4个年头了,和往常一样,已经57岁的利三郎还是一早就会进到纺织厂的办公室,一直到深夜忙好才离开。

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情,年龄日渐增长的他,不再是那个刚刚入赘到丰田家的翩翩少年了,文件还没批完,抵不住困意的利三郎,便在办公室的桌前睡过去了。

等到深夜的寒意,把利三郎「呼」地一下吹醒的时候,桌面上的文件全是钢笔留下的墨迹,掉在地上的钢笔,摔得尖头都已经变形,拿起来的时候叹了口气:“「唉」。”

  • 大权交回喜一郎

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利三郎身上。

看着桌上满是墨迹的丰田车厂文件,利三郎清楚地意识到,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无趣了。

“罢了罢了,还给他们吧,我就去管我的纺织厂,挺好,自从接手了丰田车厂,我就没能睡个好觉。”

没过多久,利三郎就用退休的方式,辞去了丰田车长厂社长的职务。

把宝座交到了丰田家族的长子、丰田总社长的合法继承人、绿帽制造者、爱心守护王、宠妹狂魔、丰田汽车的精神领袖兼副社长——丰田喜一郎的手里。

下集预告

利三郎的退步,能不能化解喜一郎对利三郎复杂的情感?两个男人成就商业帝国的同时,家中的爱子过得还好吗?

面临年龄的上升,喜一郎还会那么有激情,再次给利三郎扣上绿帽吗?体力吃不吃得消?

喜欢丰田家故事的你,不要忘记点赞、转发,我们下期,不见不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