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蕾哈娜的纽约时装周2020春夏发布会,我明白为何维密要哭倒在厕所了

原标题:看完蕾哈娜的纽约时装周2020春夏发布会,我明白为何维密要哭倒在厕所了

蓝字

蕾哈娜的内衣大秀Savage X Fenty 2019在纽约时装周上又如约而至,确切地说这还不是发布会,只是开在时装周的预热会,因为今年日姐的内衣秀已决定和亚马逊合作,在20号才进行

从那天开始,在亚马逊上也能买到日日的内衣了,真厉害,上个月,日日的彩妆FENTY BEAUTY才进军天猫,就凭这个商业头脑,福布斯30岁以下的富豪名单,日日怎么有理由会输给凯莉詹娜?

(相关链接:我用亚洲脸亲证蕾哈娜的个人彩妆品牌 ,发现太可怕了)

然而时装周非正式发布会当晚依然潮人聚集,超模都不走T台了直接过来,还有无数说唱歌手、音乐人,他们并用不同的服装搭配方式来凸显当晚的“内衣”主题,毕竟是内衣发布会啊。

有像Bella hadid这样直接内衣外穿,里面一件可外穿的蕾丝内衣,外面一套苍绿色的西装套装,脚踏高跟鞋,演绎什么叫帅气美。

说唱歌手卡迪B,尺度有点大,但情趣内衣的外面,穿的是皮衣,戴上檐帽与大耳环,黑色系妆容看上去也是酷味一流。

Cara的超级低V礼裙内,也是一件黑色Bra,Gigi hadid则是束腰马甲直接套进牛仔裤,演绎简约美。Joan Smalls穿的有点多,虽然长腿足够性感。

上一年走完秀就直接生产的“孕妇”模特,今年也是透视装出席盛典

依然是名媛的过气网红帕里斯希尔顿,穿略带可爱的蛋糕公主裙。

歌手Halsey穿着一袭茄子色的性感内衣就来了。

不需要维密大长腿背着翅膀,蕾哈娜的内衣秀就变成了一场行为艺术,每个嘉宾都是内衣模特,更何况有些嘉宾本身就是维密模特,难怪成为纽约城中最时髦最多名人想参与的秀。

超模Chanel Iman和Halima Aden、Kacey Musgraves等济济一堂,名人聚集,向你展示内衣穿上街的最时尚穿法。

看到这样的盛况,感觉维密要哭倒在厕所,怎么把最完美的人集中在一起走秀,就输了呢?

(相关链接:维多利亚不能说的秘密:美帝都不要的垃圾,谁要拣?)

蕾哈娜对自己内衣品牌的立意就是:适合任何人穿,但求穿上舒服,所以她邀请来的模特里,有大肚婆(去年刚走完秀就马上生了)、有变性人士、也有平胸平板的人,总之体型各异,她们一起走出了“内衣能让你穿上就有自信”的效果,也是当下社会的主流思想。

也是因为这个趋势,把维密也给逼死了,老总下台,维密T台大秀停办

而蕾哈娜的内衣大秀上,昔日的维密模特Bella Hadid、Gigi Hadid、Cara Delevingne、Joan Smalls等都自动自觉穿上内衣就奔赴现场

去年她们还直接为品牌走秀,也有丝唏嘘,仿佛看见红楼梦里的姑娘们,走在了民间一帮燕瘦环肥之间。

进入2020年,模特市场也向多面化发展,维密模特生不逢时,完美身材并不是金字招牌,也不能保证她们走上T台,本来只属于长腿大美女的T台,在各方面竞争者分一口羹后,留给她们的市场就不多了。

哈迪德姐妹、卡拉这些本身流量在外,也不靠维密出名,维密甚至让她们免试金牌走秀的还好,但是很多以维密为自身标签的,脱了维密内衣,走下T台,路子还广吗?

失业后的维密模特何去何从?

正在进行的纽约时装周中,Ralph Lauren算是很给面子的时尚品牌了,昔日维密模特Gigi Hadid、Bella Hadid、Joan Smalls和Taylor Hill都齐聚一堂,不过老实说,Taylor Hill这身红色西服配黑色西裤的西装套装,实在显不出维密模特的身材特色

Joan Smalls的晚礼服比拼。

然而维密模特毕竟不是专业模特组出身,高桥没有她们的份,就转向线下,做一些小野模才做的事,像到威尼斯影展等红毯刷曝光率,在纽约时装周期间,除了品牌的高桥走秀外,还有各商业品牌的鸡尾酒会、热身派对,是名流建立社交关系的重要方式。

看看这周,时装周还在热腾腾地走,维密模特们都去了什么活动?

昔日维密超模三巨头:糖糖Candice Swanepoel、Joan Smalls和杜晨·科洛斯(Doutzen Kroes),在纽约时装周BAZAARICONS的派对上。

昔日维密模特Lily Aldridge开始做企业家,卖香水,纽约时装周期间,也上市了自家香水,请来昔日维密同盟Joan Smalls和Elsa Hosk站台。

又是相似的一帮人,Joan Smalls、Lily Aldridge和Candice Swanepoel相聚在纽约时装周期间YouTube的时尚与美容频道鸡尾酒会上。

当长腿模特连上时尚品牌的秀场走秀的机会都少,却只能在线下的各个小活动跑场,看来也是REAL心酸。

时下的商业T台,除了要一等一身材的维密模特,也需要与当下全民皆美,为自己身材喝彩的“正确”思想相融,请网红走秀来促进网络社交平台流量,也请来各个年龄的模特踩场,在审美标准与平均化挂钩,流量与话题力都是考验的标准。

继2018年加拿大超模可可罗恰(Coco Rocha)牵着女儿走 Jean Paul Gaultier 大秀高台后,在2020春夏纽约时装周的Antakids大秀,可可罗恰再次带着4岁的女儿奥尼詹姆斯科伦(Ioni James Conran)同台走秀。

9岁的独脚模特Daisy May Demetre也如愿以偿地走上了T台,在时装周未开季之前,就有许多相关报道。

纽约时装周对打造“任何人都能完成梦想”的童话之城定位深信不疑。(相关链接:现场 | 纽约有种奇迹叫做只要抱着梦想就总会实现的 #纽约2016春夏时装周)

本届纽约时装周,年幼模特、年长模特、变性模特、残疾模特、超大尺码模特比比皆是,“与众不同”成了最大的特色,而维密系模特们虽然完美,但她们又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不属于高冷系的高桥模特,可能连台步也走不好,又因为“太完美”而失去了让品牌沾话题的能力,连自己本家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最近找的代言人,也是变性模特,所以沦落到跑商业活动变成野鸡模,也是发展大向。

现年31岁的维密名模Joan Smalls本来出自高桥,在10年前受到伯乐、设计师Riccardo Tisci赏识提携,制霸四大时装周长达10年时间,不过她的完美身材为世人认知也是通过维密天桥,说不清维密让她变成人人可以舔屏的“网红”,还是减少了她在高桥上的专业号召力。

毕竟现在她的前缀是“维密模特”,多于“超模”。去年她和Bella Hadid同列为全球超模收入榜的第8名,年度薪酬达5千万元人民币。

这次纽约时装周,她为大品牌走秀的机会少之又少,这情况,也是因为今年时尚业形势渐冷的问题,品牌连从国外邀请网红的预算都减少,更别提要花大价格请“维密超模”了。

Joan Smalls出席TOM FORD大秀,但并未上台走秀。

这位来自波多黎各的超模接受了《PORTER》封面人物采访,坦言这届时装周比较清静,「因为社交媒体的需求越来越大了」。

社交媒体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人们的欲望在不断扩大。以前,会有专门的后台摄影师给网站、杂志发送官方照片。现在,你会看到新增的2名摄影师(一个拍影片,一个拍照片),专门负责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大多数情况下,你会在短时间内过分暴露自己,有种被解剖的感觉。你不仅会因为秀场上的表现受到关注,而且会感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围攻。而且每一本杂志都有自己的社交网站,这些都让人喘不过气来」。

「西班牙人有句谚语──No soy un billete de cien para caerle bien a todo el mundo,意思是说『我不是一张百元大钞,所以肯定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

所以,她也选择了更清净的方式。

Joan Smalls的父亲是有非洲血统的爱尔兰会计师,母亲是一名波多黎哥社工,祖辈还有西班牙人、泰诺人和南亚人血统,所以对Smalls来说,她的成长背景本身就很多元化。

但她比其它以维密为关键词的模特又更幸运,毕竟她与许多品牌间的关系不错,与各大媒体关系也不错,所以维密不走秀以后,她还拥有许多上平面杂志的机会。

拿下ELLE今年九月刊封面

为PAPER拍摄封面

也因为社交媒体的需求越来越大,她也逐渐利用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她的IG帐号目前拥有310万名粉丝,她会发布自拍和幕后照片,有时也会分享家乡的故事,宣传她所支持的公益事业,或者晒晒爱犬Karma的可爱照片,「大家通过这个平台上感受到你的幽默风趣,了解你所支持的事物,听到你更多的声音。我觉得这就是社交媒体的魅力所在。你不需要借助公关公司或经纪人来向外界传递讯息,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声音,这让你感觉自己很强大」。

时代巨轮下,身材再完美的模特也有失业危机。

像马云老师这般能全身而退,不容易啊。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