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星资本卓福民:投资与艺术的纠缠人生

原标题:源星资本卓福民:投资与艺术的纠缠人生

艺术家都是孤独的,唯有孤独,才能以独特的眼光观察世界,洞悉人心。创业家也是孤独的,甚至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一群人,因为他们走的往往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甚至需要踩出一条路,他们需要设定前进的方向,然后披荆斩棘带领团队冲锋陷阵。

在2019复旦大学EMBA人文盛典上,源星资本董事长卓福民以“投资与艺术的纠缠人生”为题发表演讲,阐述商道与人文密不可分的关系,引导大家思考商业社会的处世之道,亦展现复旦大学EMBA所践行“商道人文”双线并行的教育理念。以下为演讲精编:

人生的各个角色不应自我屏蔽!

我现在身上的标签是风险投资家,在做投资之前,17岁做学徒,当了八年工人;人生的第二个八年,25岁当工厂领导,管几百人的工厂;第三个八年,调到上海市政府体改委,做了八年政府官员;第四个八年,被派到香港,在上实待了八年。第五个八年,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听组织的安排,离开体制专注创投,跃入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到现在已是第六个八年了。

自画像

布面油彩

41×36cm

1977年

今天我要加另外一个标签,作为艺术家的我,为什么叫“投资与艺术的纠缠人生”呢?量子力学有个概念叫量子纠缠,讲多个粒子相互作用以后,其𠆤性无法描述,必须通过一个整体来描述它的性质,称为量子纠缠,爱因斯坦1935年提出,直到最近英国的物理学家首次拍到了量子纠缠的照片。举例,一个电子和另一个电子以相同的速率向相反方向移动,哪怕相隔遥远,仍然具有关联性。

我的投资人生和艺术人生就是这样纠缠在一起,从而让我的人生更加精釆。不少人会说我是被投资耽误的艺术家,我认为人生应该有多种角色,各个角色不要自我屏蔽,而要让它们尽情释放出来!

第一层境界:画为心声,境由心造

欢庆

纸本水粉

106×80cm

1976年

这是我在1976年画的作品《欢庆》,原作在我办公室挂着。1976年刚刚粉碎“四人帮”,上海美协举办“双庆”美展,我当时还是工人,花了几个晚上画了这幅水粉画,风格上仍有文革的影子,工农兵唱主角,红光亮放光彩。

慈爱

纸本水粉

52.5×38.5cm

1976年

再看这幅水粉画“慈爱”,也是1976年的作品。作品着重刻画人物内心,如果把人脸遮住只看上半部,眼睛非常慈祥,但是你把眼睛蒙掉,就会发现嘴唇的表情又非常坚毅。

这幅画背后有故事,当年我在工厂的师兄比我大一岁,他的父亲是一个老干部,文革中受迫害跳楼,他的母亲一个人带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把他们拉扯大,作为母亲的慈爱和坚毅在这幅人物肖像画作品中充分地表现出来。我的师兄每次展出看到这幅作品就流泪,因为他的母亲不在人世了。我把这幅画原作留着,做了高仿的复制品送给了他。

磐石

布面油彩

59×86cm

1998年

机构收藏

这幅油画作品《磐石》,跟钱世政老师也有点关系,他1997年到香港,我1995年到香港,我们曾经都在上实工作。1996年上实控股在香港上市,股价一直非常坚挺,但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临,股价从将近60港元一下子跌到9元多,我作为上实控股的CEO心急如焚。

当时我办公室有两个屏幕,一个看股票,一个看邮件,压力非常大。当时能够调用的最大一笔资金是几千万港币,集团大股东想支撑一下股票,几千万下去几秒钟就没了,后来就不敢继续投下去,那时几乎每晚都睡不着觉。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跳出了四个字“坚如磐石”,梦中的画面很像我曾经去过的南非好望角,印度洋和大西洋,一个暖流一个冷流,冷暖交流之处巨浪滔天,而磐石却坚不可摧。后来我用几个周末在香港画出了这个场景,起名就叫《磐石》。

2011年生日派对时,我把这幅画拿出来做第一次公益拍卖,有一家机构买了过去,这家机构就叫磐石资本。而后一发不可收拾,我的艺术品,包括绘画、摄影作品至今已拍卖所得数百万元,悉数捐给了上海慈善基金会下属的卓然专项基金等。

云开雾散

纸本水彩

27×37cm

1999年

到了1999年,金融风暴慢慢开始平息,当时的特首董建华提出香港要搞创业板和中药港,我们把上海家化和刚刚收购不久的正大青春宝药业打了一个包,仅花了二个半月分拆上市成功,股票代码8018,我的心情大靓,利用周末画了这幅水彩画,叫《云开雾散》。

第二层境界:观宏察微、灵魂修炼

“观宏察微”是我的座右铭,你的人生视野能不能提到一定的高度,就看能否深刻理解“观宏察微”,这第二层境界里面要讲三个度:

第一,视野要有宽度;

第二,事业要有深度;

第三,坚持要有长度。

现在我用几幅艺术作品来阐释。

这幅摄影作品叫《黄金眼》,这幅作品在去年浙江和上海企业家联合举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摄影展闭幕式上,最后一分钟落锤,这幅1.8米尺幅的独版作品,拍得了6.8万,全部捐出。

大家有没有发现整个画面像什么?像不像太极八卦图?当我在上海中心的顶楼上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视野无比宽阔,最远可以看到虹桥机场,看到飞机在起降,那个时候的心胸、格局、感觉、想象是不一样的。一件艺术作品可体现你视野的宽广度。

这幅照片叫《万马蹄如骤雨来》,在内蒙古拍的,当时我背着几公斤重的照相器材,爬到一个山头上架了三脚架往下俯拍,这个角度是别人所没有的,所以也给了大家不一样纵深感,面对这张照片任何的解读似乎都没有必要,这就是视觉的艺术,在这幅作品前,你会感受到像大将军率领千军万马冲锋陷阵,全身热血沸腾、血脉贲胀的感觉。

前面三个度中关键的一个度是坚持的长度,坚持的长度来源于人,所以商道即人道。

我们人生会遇到哪几种人呢?我认为首先是三种人,亲人、友人和贵人,我人生的每一个八年都曾经遇到过我的贵人。除此以外还有一种人——敌人,或者说是你的对手,没有对手的仗是没办法打的,没有敌人的战场不成为战场。对人的了解,对人心的剖析,是投资中最为重要的功课。

工会干部

纸本炭精

41.5×31cm

1977年

从艺术的角度怎么来看人?这张我过去画的素描人像,先来看看眼睛,同样的方法,遮起来看眼睛,每个人眼睛不一样,我特别突出眼睛,为什么?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睛一定程度可以看到一个人的灵魂。

我们投资讲究三个道,一个叫赛道,一个叫赛车,一个是赛车手。最重要的是赛车手,其核心人物更是企业的“灵魂”。一个企业能走多远,就看“灵魂”能走多远!投资人的修练:投资前读懂“灵魂”人物的心;投资后走入“灵魂”人物的心。所以我做投资的时候会关注这个企业的灵魂人物是谁?像阿里巴巴,尽管马云退休了,灵魂人物还是马云,腾讯还是马化腾,百度还是李彦宏。

举一个例子,我们曾经投过一家叫正大青春宝药业的公司,是亚洲金融风暴时从正大集团手里收购过来的,既缓解了正大集团的金融危机,也让上实收购到了一个优质资产。

正大青春宝的老总很有名叫冯根生,胡庆余堂的关山门弟子,这个人的作风就像一个将军,说一不二。我们第一次和他接触很顺利,尽职调查时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真正快结束的时候,我记得把老人家请到香港跟他对接,按照我们上市公司的规范要求,财务报告怎么报,风控怎么做,对外信息披露怎么按照我们的规矩来等,一个多小时下来我们香港的员工讲完以后,老人家“啪”一拍桌子生气了。

他说,原来正大集团跟他们讲,上实控股公司是借钱给他们,我们并没有拿到股权,仅是一个债权人,没想到我们变成控股方,拿了55%的股权;第二,“你们说了一大堆的东西,你们凭什么这样管我?哪些可以说,哪些不可以说,要你们告诉我吗?肯定不是。”

我们的香港员工面面相觑,没看过这种阵势。这种情况下我反而读懂了他,我讲了几句话:

第一,我听你讲,当时为什么引进正大集团?为了转换经营机制;

第二,我们早就说清楚是收购股权;

第三,你的担心无非是认为上实是一个纯国企,一旦控股又回到国企旧机制,实际上今天讲的所有内容都是为了转换经营机制,都是为了跟国际接轨。

讲完以后他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第二天再次交流,我说为什么我们来收购正大青春宝,如果我们不收购,可能被某个国际炒家收购了,你不要说转换经营机制,自己的本都可能没有了。

所以老人家放心了,在以后我担任正大青春宝药业董事长期间我们相处的非常愉快,因为我是读懂了他的心,后来又走入了他的心。

第三层境界:自由放飞,释放心灵

沧海之光

布面油彩

95×70cm

2002年

这幅油画《沧海之光》是2002年画,旁边的散文诗是我自己写的,2002年离开了体制,放弃了所有国企相关的待遇,就像散文诗中描写的:深邃的蓝/看不见底/风云漫卷/暗流涌动/前路漫漫/远方天际/几抹亮色/正在顽强/跃动/一片暖红/若隐若现/昭示了/绚丽明天。

因为我进入的创投行业正好是国家需要的行业,哪一年呢?2002年。那个时候风险投资刚刚开始,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叫风险投资,而后在投身创投事业的发展过程中,在越来越多地跟创业者打交道时,我深度观察了人生百态,很多时候用我们哲学的说法叫“对立统一”。我在业余时间画了这一组哲思系列的丙烯画,叫冷静的激情、理智的感性、聚焦的发散。

冰与火

布面丙烯

76.5×92cm

2015年

比如说这一幅叫《冰与火》,我到新疆火焰山下,发现附近由于地下的坎儿井来自天山的雪水,有一处绿洲叫葡萄沟,冰与火奇妙地融合在一起。

柔与刚

布面丙烯

76.5×92cm

2015年

这一幅叫《柔与刚》,是在澳洲的大堡礁高空,观察清澈见底的海面,细浪拍打礁石,形成柔与刚的对立画面。

幻与实

布面丙烯

76.5×92cm

2015年

这一幅《幻与实》则是在邮轮上观测到奇幻天象获得的启示。

投资就是理性思维、定量判断和感性思维、定性决策的融合,投资既是科学又是艺术,是科学与艺术高度融合。

轮回

布面油彩

90.5×160cm

2012年创作

2014年完成

这是另外一幅油画叫《轮回》,也是对人生百态的深刻理解。

《芳草萋萋树影依》这是一幅摄影作品,不是中国画,用古典银盐工艺把作品做在宣纸上,再用水墨进行二次创作,为“影像跨界及瞬间艺术唯一性”探索的成果,使摄影本身的可复制性转化为艺术作品的唯一性

艺术家都是孤独的,唯有孤独,才能以独特的眼光观察世界,洞悉人心。创业家也是孤独的,甚至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一群人,因为他们走的往往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甚至需要踩出一条路,他们需要设定前进的方向,然后披荆斩棘带领团队冲锋陷阵。尽管他们也是人,但却必须扮成神:心中忐忑,表面谈定;心中悲观,表面乐观;心中苦涩,表面甜蜜。

《赤色天途》三联作

布面油画

120×100cm×3

2019年

最后归纳总结一下艺术对我人生的重要性,“艺术于我是,厮杀正酣的热血战场,舔血疗伤的深山隐居,时刻回归的平静港湾,虚拟现实的冥想空间,一旦追求,终身相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