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探岳生产地一汽-大众天津工厂:313个零件持续监控+“洋葱法”管理气味

原标题:走进探岳生产地一汽-大众天津工厂:313个零件持续监控+“洋葱法”管理气味

搜狐汽车 | 汽车咖啡馆

文 | 胡文静

2019年8月,探岳销售新车16,783辆,环比增长15.78%;1-8月累计销量为76,632辆。在乘联会近日披露的8月销量快报中,探岳在SUV当月销量榜单中排名第六。

作为一汽-大众继探歌后的第二款SUV产品,探岳于去年10月正式上市。自2019年以来,探岳销量逐月攀升,至6月,探岳单月销量已实现12,282辆,环比增长33%,这一销量表现也使得探岳第一次进入乘联会销量快报中的SUV当月销量榜单,位列11位。

在车市的持续下行,特别是SUV市场在经历十年高增长后急转直下的大背景下,探岳如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实现后来者居上,其在产品质量上有何过人之处?近日,搜狐汽车实地探访了一汽-大众天津工厂,并与一汽-大众天津分公司整车制造部部长兼生产管理部部长刘冬一汽-大众天津分公司天津质量保证部部长曹阳进行了交流,试图从探岳的生产制造源头中寻找这一问题的答案。

刘冬(左),曹阳(右)

四大车间中的工艺:“一颗螺栓拧紧数据15年可查”

曹阳介绍道,“探岳是一款比较典型的德系车,采用最严格的标准,覆盖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动力总成全工艺 1500 多个检查点。包括对供应商、质检等多个部门,一直以来也是一丝不苟的,甚至是超出了用户的需求。”

具体来看,在冲压车间,探岳与天津工厂的大部分冲压零件一样,都采用的是6序冲压工艺。工作人员介绍称,相比其它车企4序或5序的冲压工艺,6序冲压工艺使零件成形充分、制件刚性更强,可以满足造型更加复杂的零件生产。探岳及大众很多车型所独具的“车身锐棱”,正是源自冲压模具工艺。

冲压车间

冲压件生产后,每条线6-8人的线尾人员会对制件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查,检查人员全部通过康采恩产品标准的质量培训。其中,抽检人员使用油石对最高20%比例制件进行100%打磨检查,即使微小的表面缺陷也需要在线发现控制并调整消除。

焊装车间,探岳采用的是国际上最先进的三光斑激光焊接技术。相比传统的激光焊来说,能够避免咬合不好的问题。并且,焊装车间有1140台机器人,是目前采用机器人最多的单一车间。通过这些机器人,实现了自动点焊、自动螺柱焊、自动涂胶、自动冲铆、在线测量等,以保证了车身精度和强度的稳定性。

焊装+自动工位

涂装车间,以FAD细密封机器人为例,因为FAD细密封机器人精度要求<0.1mm,即一根头发丝粗细,这对车身尺寸要求极其严苛,一汽-大众称之为“在钢丝上的舞蹈”。据介绍,国内目前只有豪华车品牌的少量车型达到此水准,而探岳是首个实现细密封自动化涂胶的非豪华车车型,在车身尺寸精度不输豪华车品牌。

FAD涂胶机器人

并且,一汽-大众华北基地的涂装车间的自动化水平在国内是最高的,车间整体自动化率超75%。刘冬透露:“涂装车间内所有车身都有两台进口的在线激光测量机器人。每个车身漆膜的厚度都要全部留存档案数据。一旦市场上有任何的抱怨,我们就能找到那款车当时喷涂的数据。”

车身防腐方面,探岳采用的是行业最严标准的耐腐蚀测试。“保证3年不失光、12年无穿孔腐蚀”,曹阳介绍说,”在上市前我们对探岳进行了包含热带、寒区、风沙、高原等 10 种工况,单车最高里程 15 万公里的路试。最北边,到过极寒天气的漠河,最南边到过潮热的海南,为了高温,我们也曾跑到过新疆吐鲁番盆地,以及在高海拔地区进行过实车测试。”

总装车间,天津工厂现场共有195把类似的电动拧紧设备,拧紧设备总数量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以上,保证了所有关键拧紧点的100%覆盖。而且保证所有拧紧结果保存时间都为15年,为行业内最长。刘冬表示,“这种数据保存也已经延伸到涂装甚至焊装,让所有的数据都能做到追踪。其实不是说为了应付客户后续的抱怨,而是在我们制造工艺当中怎么能保证稳定和高的质量,这是我们的第一追求。”

总装车间

用户体验的本土化:313个零件持续监控+“洋葱法”管理气味

据了解,探岳在最终质保上分为视觉、触觉、听觉、嗅觉四个方向,四大方向又将质保分成9个模块,覆盖339个零件,设置950个监控点,按照固定频次进行监控和评价。

例如在用户普遍比较关心的气味问题上,探岳整车有313个零件是与气味相关的,313个零件每周要进行一次巡检,15个大总成每周利用常温带式法进行监控,然后将15个大总成打散,散到每一个小件,组成56个散件,每两周进行一次严苛的高温检测,正是这种持续监控让一汽-大众整车达到了好的状态。

如果零件出现问题,内部会采取“洋葱法”,层层剥检,剥至汽车的每个工艺,每一个散件,确认具体是哪部分有问题,再进行优化,然后所有的优化点做成一个核对表,作为日常的点检来进行控制。从项目到放行的阶段,整车、零件怎么控制,工艺怎么优化,先优化原材料,再优化整个过程,所有的优化措施点都要作为经验积累到下一个项目。这一整个系统的方法,保证了探岳等一汽-大众全系车型的气味。

据悉,探岳以及一汽-大众全系车型在气味检测方面都使用国标与PV3938这两个评判标准,这也是一汽-大众标准特有的。曹阳称,一汽-大众在气味优化上投入了大量的设备和人力,主要目的还是要关注用户的一些焦点。绿色、安全、无气味污染对于探岳来说也是一大优势;在噪音控制方面,一汽-大众探岳是9mbar,优于市场的平均水平,所以也使得大众系列车型行驶起来非常地安静。

曹阳介绍道,一汽-大众在气味、噪音这两个方面做了很多本土化工作,也做了很多关注用户抱怨的特色专项工作。“优化起来真的是耗时,但我们觉得很值得。总的来说,一汽-大众经过了一年八个月改革后的变化,更加聚焦用户体验,像气味、噪音、耐用性这些方面优化得更多。”

质量、成本与时间:“消除0.5-1毫米的误差”

在搜狐汽车将近一天的探访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质量”。对于搜狐汽车关于天津工厂如何在成本控制和质量把控中寻找平衡的疑问,曹阳回应道,成本、质量和时间进度始终是一对矛盾体,但一汽-大众坚持以质量为优先,时间进度和成本是两个重要但非第一位的因素。“具体到我们实际的检查和优化工作中,当出现强度风险的情况,我们愿意停下脚步,晚一到两周,把质量状态提高到这个节点所要求的质量状态之后再继续,不会为追赶时间进度而在质量上放水。

成本控制方面,“在预评价阶段尽可能的抢出更多的优化时间,在批量生产前解决所有可能发生的问题,就是在节省成本,因为一旦批量生产后再去进行优化,成本就会十倍甚至百倍的增加,所以我们一直在讲,过去的23个月里,既包括了工厂建成时间,同时也包括了质量的优化时间。”曹阳表示,探岳车型从实际的结果上满足了成本、时间和质量三者的平衡。“而且从现在实际情况来看,消费者满意度很高,这个就是我们每个主机厂都希望达成的结果。”

刘冬也表示,“效率是我们第二追求,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再去研究如何提高劳动生产力,这也是探岳这个产品在市场上能够取得成功很好的条件。”

据其透露,一汽-大众天津分工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王国富在9日就曾带领所有的车间主任开会到晚上7点,研究风阻的0.5-1毫米的偏差怎么消除,而这也是刘冬和曹阳每天下午2-3点的日常工作。“消掉的1毫米很小,但实际上对车的性能、风噪、油耗都有影响,当你用车时就会慢慢会体会到这个车跟别的车的不同。现在大家都做车,但怎么能保证一天我出产的1200台车全都是精品?那就是投入大量成本,保障从第一道工序到最后一道工序的严格质检。”

“我们希望给用户提供的不仅仅是工业品,更是精品和艺术品。像是双立人刀具和国产的刀具,其实主要区别于最终一两道工序的保证,但你拿出来刀具感觉就不一样。”曹阳补充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