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时代的温度与力量,这群“闪亮的名字”需要被铭记

原标题:展现时代的温度与力量,这群“闪亮的名字”需要被铭记

犀牛娱乐原创

文|既明 编辑|朴芳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老天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等桥造好了,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也值了。”

1962年春,梅旸春脑病复发逝世于大桥工地,南京长江大桥成了他人生最后一座桥。

梅旸春,是《闪亮的名字》第二季追忆的第五个名字,而对大多数年轻观众来说,梅旸春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

擦亮这些理应被大众铭记的名字,正是《闪亮的名字》第二季要做的。

“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江姐”江竹筠、“糖丸爷爷”顾方舟、“缉毒英雄”柯占军、南京长江大桥第一任总工程师梅旸春……《闪亮的名字》第二季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创作理念,选取了为新中国成立、建设付出艰辛劳动的英雄们,用“情景再现+实地走访”的节目模式,让它们从一个人的标识变成一群人的信仰,有了时代的温度和力量。

聚焦,不该被遗忘的“时代英雄”

1959年3月,被任命为南京长江大桥首任工程师的梅旸春身上肩负了巨大的使命。

彼时,诞生不久的新中国工业体系薄弱,但南北经济的大动脉京浦铁路和京沪铁路却被地处南京的长江所阻隔,南北交通困局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必须解决的燃眉之急;另一方面,当时国内大江大河上的主要桥梁基本是由外国人建造,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第一座完全自主设计施工的现代化大桥。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全心为国,匹夫无悔。

面对这个国内外专家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早已默默为中国桥梁事业奉献了31年的梅旸春,毅然接受了周总理的任命书。南京大桥建设工程启动后,梅旸春又力排众议,坚持从实际水文地质现实状况出发制定了三套全新的建桥方案,而当国家因经济困难一度想停止工程时,梅旸春也没有放弃,积极以节流的方式推动工程继续进行。最终凝结了无数人心血的南京长江大桥在1968年全线建成通车,而在1962年,梅旸春即因病与世长辞。在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依然奋斗在新中国桥梁事业的最前线。遗憾的是,他没能等到大桥建成通车的那一天。

《闪亮的名字》寻访结束前,梅汝文、梅汝瑶一起站上父亲用生命建造的南京长江大桥,圆了梅旸春“看一眼”的遗愿。

与临危受命的梅旸春一样,杨根思、江竹筠、顾方舟、柯占军同样是一个个为新中国的独立和自强贡献了自己全部气力的“时代英雄”,《闪亮的名字》在擦亮这些名字的同时,也擦亮了这些名字背后为新中国70年发展进步奋斗终身的不同时代群体。

2012年2·23重大缉毒案件中,电影《湄公河行动》中彭于晏的现实原型——年仅31岁的柯占军英勇牺牲。可西双版纳乃至全中国的缉毒一线,仍有无数个风华正貌的“柯占军”在坚守,他们的姓名无从得知,但他们和柯占军都拥有同一个闪亮的名字——中国缉毒警察。

一个英雄的背后,站满了千千万万的无名英雄,凝结了无数个气吞山河的赤胆忠心。《闪亮的名字》用以点带面的表达方式,借一个个特定时代下的个体“时代英雄”致敬了时代英雄群像,让褪色的历史记忆有了光彩。

传递,最闪亮动人的英雄信仰

“英雄”不应该只是一个被镌刻在纪念碑上的名字,《闪亮的名字》对英雄生平的还原也不是简单直接的歌颂赞扬,更多的是在通过婉转的追根溯源,用更广泛的视角为观众丰满英雄的个人形象,告诉他们那些英雄的信仰和伟大的选择从何而来。

追忆杨根思时,“杨根思连”的老兵杨德盛提到,因为自己是孤儿,也因为自己工作的危险性,不想让别人再承受他曾经历过的孤单和痛苦,杨根思在革命斗争中即使有恋爱的机会也拒绝了。

江姐和彭咏梧还没有过上几年幸福安定的小日子,彭咏梧就在1948年1月的起义中牺牲了,从战友卢光特口中得知噩耗的江姐,压抑着自己的悲伤,并抱着必死的决心坚持下川东,继续丈夫彭咏梧的事业。

“她自己认为她对她最爱的人的忠贞就在于,要在她丈夫倒下的地方,继续工作”,战友卢光特的女儿廖晓义说。

没有人生而伟大,但每个灵魂都藏着能够伟大的可能。

顾方舟的同事赵玫告诉“英雄探寻者”陈辰,为了尽快完成疫苗试验的三期临产观察,控制住全国不断扩大的脊髓灰质炎疫情,顾方舟在用自己的身体进行首个人体试验观察后,又瞒着妻子,让自己刚满一岁的大儿子顾烈东吃了疫苗,以此证明疫苗投入市场的安全性。

“您也是人母,您能理解当时顾老的举措吗?”面对陈辰的提问赵玫笑着回答,“我能理解,那自己的孩子不服给谁服去,我的孩子也都服过一些。”而当陈辰把同样的问题抛给顾方舟的妻子李以莞时,李以莞同样给出了认同,“这一步必须要走,不走这一步,这个疫苗就不能在全国孩子身上推广使用。”

通过亲属、同事、好友以及好友亲属等多维视角的叙述还原,《闪亮的名字》像剥洋葱一样,一点一点走进英雄的生命,让他们形象有了骨血,更让他们的每一个选择进阶成了有坚强价值观的“人”所展现出来的高尚。

引领,以跨时空对话追忆英雄人物

媒介传播环境的更迭带来的内容与审美习惯变革,让综艺节目成了引领青年人时代风貌的全新文化阵地,而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个重要历史节点上,综艺节目必须更积极地承担起价值引领的责任。

部分主旋律作品的效果不尽如人意是因为只给观众展现了空壳。《闪亮的名字》第二季则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英雄生平,然后用“情景再现+实地走访”的模式层层递进勾勒英雄形象,讲述他们为新中国70年发展建设做出的贡献。

另一方面,节目组在英雄选择方面十分用心,杨根思、江竹筠、顾方舟、柯占军、梅旸春五位英雄对国家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也拥有感人肺腑的人生故事。两方作用,既保证了节目的质感和可看性,也能借这些具备强感召力的英雄为观众营造了沉浸式观看体验,为英雄信仰的时代活力焕发奠定共情基础。

“军儿,你看多少人来看你,你都不吭声,你都不跟他们打一个招呼。”柯妈妈擦着柯占军的遗像哭着说,陈辰一边安慰着柯妈妈,一边也流着眼泪,弹幕瞬间哭倒了一片。实地走访过程中,陈辰流露出的真情实感从另一侧面反映了英雄的伟大和人格魅力,更进一步带动了共情。

此外,经过第一季的淬炼,《闪亮的名字》第二季对“情景再现+实地走访”模式的运用也不再拘泥于1:1的比例结构,穿插更多变,叙事模式更灵动,对不同英雄的不同经历都采用里不同的叙事线索和推进方式。

最为关键的是,前五期出现的所有走访地点也都是有较高大众认知度的地区,如此一来,节目便可通过这些观众熟知地区的时代变化,帮助他们建立一种时空感,进而带着他们更深入的了解英雄故事,感知英雄信仰的当代价值。

“他的称号背后是勤勤恳恳的努力和一次又一次的冒险。传承英雄精神,我辈自当奋发”、“为人民幸福毅然献身的每一个名字,都值得我辈铭记”……《闪亮的名字》杨根思故事播出后,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西南大学等众多高校官微纷纷发文致敬英雄忠魂。

有些话观众可能听腻了,但杨根思、江竹筠、顾方舟、柯占军、梅旸春……这些新时代的英雄彰显的还是那句常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闪亮的名字》用这些“时代英雄”告诉观众:新中国70年来的发展进步离不开领航掌舵的伟人们,还有千千万万这样默默付出、默默承受、默默奉献终身的无名英雄。

擦亮名字,更擦亮了历史。《闪亮的名字》用一个个真实、真情、真诚的故事切实打开了一场时空对话,让观众得以身临其境地感受到英雄主义的感召,树立了综艺主旋律表达撬动观众“心门”的正确范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