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禁用地雷,中国为何就是不加入公约?

原标题:“全世界”都在禁用地雷,中国为何就是不加入公约?

地雷,一个真实存在的“伏地之魔”

近期,越南炸弹地雷国家行动中心的负责人表示,在当前越南的63个省市中,都发现了遗留爆炸物,危险区的面积达到了610万公顷(约6.1万平方公里),已接近越南国土面积的两成。

▲中越边境与柬泰边境地区雷区遍布(驴友们外出真要当心了!)

6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差不多是今天英国面积的四分之一,韩国国土的一半以上,还相当于10个上海市的面积之和。如此大的雷区范围,听上去都让人不寒而栗。

▲地雷是中东地区除石油外“储量最大”的地下“资源”

▲当今地雷埋设数量较多的地区多为当前或曾经的战场和战乱地区(资料源自环球网)

事实上,越南还不是当今地雷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作为世界上地雷“储量”最大的几个地区,包括非洲、中东、中美洲以及东南亚等地,地雷每天都在夺走新的生命,并不断制造伤残,给人类社会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地雷究竟有多可怕?中国受害者用一组数字告诉你真相

中国有个地雷村,名叫沙仁寨,这里的87位村民,只有78条腿(平均每人不足一条)。个别伤残者的体内至今还留有多达数十块的弹片,每次坐火车通过安检时,机器都会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从1979年以来,云南省文山州因触雷致残的人数就已接近6000人,年龄最小者仅有8岁。由于地雷的存在,导致文山州至今还有几万亩的土地不能用于耕种。

▲双腿在和平年代被炸断的越战老兵盘金良

村民盘金良至今也想不明白,当了五年民兵的他,战争期间在前线运送伤员都毫发无伤,怎么到了和平年代却踩中了两颗地雷。

现实永远是残酷的,若从二战结束算起,至今已有超过100万人因地雷而失去生命。据不完全统计,全球至今还有超过1亿枚地雷分布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当中,严重威胁着人类的正常活动。

▲地雷给交战双方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有人曾说过,一场战争结束后,最难清除的战争痕迹不是废墟,而是一个人内心的创伤和难以清理的雷区。

的确,战争期间,地雷是保卫领土并随时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忠诚卫兵;然而到了和平年代,地雷的角色会立刻发生变化,从保卫领土的战士,变成全人类的公敌。

地雷为何还在用?战场作用至今无法取代

和平时期,地雷的冷漠,让人感到心寒。然而,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它却是保卫家园,痛击侵略者的利器。尤其是能够让战争中处于弱势的一方,获得阻挡敌人前进脚步的“大地惊雷”。

▲英军在梅西纳岭下方埋了一个“大地雷”(出自电影《奇袭60阵地》)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地雷与爆破技术得到了广泛应用,发生在比利时的梅西纳岭(即著名的60高地)之战,就是英军在敌人脚下埋雷的典型战例,由于埋设炸药总量达到了惊人的454吨,这次爆炸被认为是原子弹出现以前,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爆破,而爆炸的震感甚至波及到了伦敦。

▲地雷在心理上对敌人造成的打击不是几个数字就能表达的

二战期间,仅苏联一方就埋设了约2亿颗地雷,给敌人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苏联在二战初期还使用过木质地雷,由于采用木材作为地雷外壳,所以在爆炸时木制地雷就缺少金属地雷碎片的杀伤力,爆炸的范围也大大缩小,好处是木质地雷不易被对方探测。

▲从某种意义上讲,地雷战同时也是一种心理战

▲地雷是对付敌人的有力武器

抗日战争时期,地雷被广泛运用于敌后战场,成为抗日军民打击敌人的利器。其作用甚至可以同轻机枪、迫击炮相提并论。在敌后的艰苦环境下,中国军民逐渐学会了用石头、陶罐制造“土地雷”。使用石雷,一度让日军的金属探雷器失去了功用,有效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珍宝岛周边埋伏的苏军T-62坦克车队

珍宝岛冲突期间,拥有强大地面突击力量的苏联陆军,凭借着性能先进的T-62主战坦克,四处横行。当时我军的反坦克武器面对苏军新式坦克,显得十分无力。老40火箭筒攻击T-62坦克的正面装甲时,就如隔靴搔痒一般。关键时刻,还是预先埋设的防坦克地雷立了大功,打断了敌人前进的履带。

▲防坦克地雷属于典型的低成本防御性武器

美军曾算过这样一笔账:在战争中,防御一方每布设10000枚防坦克地雷,就具有毁伤敌方4000辆坦克的潜在能力。而10000枚防坦克地雷的成本,仅相当于2辆主战坦克或400枚反坦克导弹的价格。

然而,无论是2辆主战坦克还是400枚反坦克导弹,都不可能具有毁伤敌方4000辆坦克的能力。如此算来,布设地雷的确是比较划算的。

▲防坦克地雷的压发力一般在180公斤以上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种“反飙车地雷”

当然,战争并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战场上的防守一方,也不可能靠“守株待兔”就抵挡住敌方的钢铁洪流。海湾战争的战场实践表明,无论是地雷还是雷区,在现代战争中已经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伊拉克军队布设的900万颗地雷并没有发挥什么实质作用,联军依靠先进的扫雷设备,迅速就开辟出了多条安全通道。然而,就在地雷快要退出历史舞台之际,它却又以新的面貌出现在了现代战争中。

▲被路边炸弹直接“送上天”的M1主战坦克(阿帕奇:好吧,你才是飞行坦克!)

随着21世纪反恐战争序幕的拉开,一种被称为“简易爆炸装置”的新时代地雷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路边炸弹(IED)。这种制作简单、威力巨大,甚至直接取材于废弃炮弹的爆炸装置,一度让占据绝对信息优势的一方,被打得找不着北。

全球已有超过160个国家对地雷说不 中国为何迟迟不表态?

当今世界上已埋设的地雷超过1亿颗,每年新埋设的地雷更是在200万颗以上。专家悲观地估计,要想清除掉地球上埋设的全部地雷,至少还需要100年。针对人员的防步兵地雷,在国际上具有很大争议的,原因是地雷埋设后的有效期可以长达半个世纪。

▲地雷并不会随着战争的结束而自行销毁

1997年,国际地雷大会在挪威奥斯陆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禁止使用、储存、生产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当年就有121个国家在加拿大渥太华签署了这一公约,因此这一公约又被称为《渥太华禁雷公约》。

到目前为止,该公约已有超过160个缔约国。中国虽然还不是该公约的缔约国,但我国并不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加入该公约的国家,包括朝鲜、韩国、印度、巴基斯坦、美国以及俄罗斯等国,至今也未加入该公约。

▲地雷至今仍是很多国家国防体系的一部分

对于一些边境线漫长的大国和当前仍与邻国处在对峙状态下的中小国家,至今依然无法否定地雷的重要作用。其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国防支出,更节约了人力成本,让有限的军事力量能够部署到更为重要的地方。

中国虽然没有加入《渥太华禁雷公约》,但我国政府一直高度重视地雷引发的人道主义问题,赞赏公约所体现出的人道主义精神。中国还多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公约缔约国年会。

▲只有月饼般大小的防步兵地雷(猜猜是什么“馅”的)

近年来,我国更是坚持在联大对公约的执行决议投赞成票,这充分表明了我国的态度。重要的是,中国不仅仅是口头赞赏公约精神,同时也通过各种行动,积极参加国际扫雷排雷工作。

▲现代化排雷技术虽然高效,但排除率却不能达到百分之百

有人可能会问,如今已经有了先进高效的扫雷机械,甚至是排爆机器人,为什么还需要人工排雷?莫非中国的扫雷技术依旧落后?其实不然,机械化扫雷设备虽然有着较高的排雷效率,但只要是机械,就必然会有扫除率,而没有哪种扫雷设备的扫除率能够达到100%。

国土扫雷和战场上快速开辟安全通道不同,人民群众需要的是绝对安全的土地,哪怕只剩下一颗地雷,也是不安全的雷区。而到目前为止,能做到100%扫除的,只有人工排雷一种方法。

▲有一种承诺,叫“请放心地走在我身后”

从上世纪70年代起,中越边境云南段就埋设有地雷130余万枚、各类爆炸物48万余枚,形成了160余个大小雷场,面积近290平方公里。自1992年起,我国先后组织了多次边境大扫雷。

▲排雷英雄杜国富用自己的身躯向人民保证:我的身后,是净土青山

每当扫雷结束后,扫雷战士会以一种中国特有的交接仪式,把自己亲自“耕”过的安全土地交给百姓。战士们总是手挽着手,踏过清扫后的土地,冒着有可能伤残的危险,用自己的身躯向人民保证: 在我身后,是净土青山

本文来源于:军伍次卫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