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三进崂山

原标题:苏东坡三进崂山

苏轼(10371—11018月),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北宋眉州(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其文学、书画成绩历来受人推崇,在中国文学艺术史上具有颇高的地位。

纵观苏东坡的一生,可谓命运多舛,官运不顺。从二十几岁做官,到六十几岁过世,三次在朝,三次入狱,另外就是多次调动工作,多次外放偏远地区,官职升升降降,三品高官是他,七品芝麻官还是他,当朝红人是他,皇帝不待见也是他。正如他夫子自道的境况:“二年阅三州,我老不自惜。团团如磨牛,步步踏陈迹”然而,苏东坡并没有被命运击败,他有诗文书画的逸兴在,并达到了文学艺术的最高水平,他有为民请命的志向在,西湖的苏堤就是一大明证,精神的支柱让他通体都散发着人性的光芒。

苏东坡合该与青岛有缘,合该与崂山有缘,“团团如磨牛”转来转去,转到了青岛,转到了崂山。

也就是在苏东坡39岁的时候,三年的杭州通判任任期已满,他便呈请调到山东去,因为他的弟弟子由(苏辙))此时正在山东济州任职。熙宁七年(1074)11月,苏被任命密州知州(州治在山东诸城),其辖区内的板桥镇(今胶州地区),当时是全国五大商埠之一,长江以北唯一通商口岸及海关重镇。近年来,青岛市和胶州市文物部门多次对板桥镇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发现了北宋时期大型公共建筑群、大量铁钱以及其他门类繁多的各类文物,从而印证了宋代板桥镇的繁盛景象。同时有文献记载,这时的板桥镇,不但和国内南北港口通商,还和当时的高丽、日本等国家通商,是当时中国北方唯一设立市舶司(国家海港管理机构)的港口。有书籍记载当时此地“商旅如云”、“帆樯若市”、各地商船漂洋过海浮游而来。

苏轼在密州任上,可谓“受命于危难之时”,一是恰逢当年旱灾蝗灾齐驱并来,粮食大面积减产,百姓民不聊生;一是北方民族的入侵,使边防不够太平。于是他便一边开仓赈济,一边率民治河,并从自我做起,坚持素食,同时还常和家人一起到田间地头挖野菜。东坡一向爱民如子的作风,深受百姓爱戴。同时他还反对官府的奢华作风,例如当时胶西为促进对外贸易,耗费许多银两盖了一座“高丽亭馆”,可谓富丽堂皇,他便向上级报告说,此举“所在骚然,公私告病”,希望能杜绝此类事情再度发生。

北方战乱不断,崂山(此时归密州管辖)又和辽东咫尺相望,为了加强边防,苏轼也没少动脑筋。有一次他带着数名兵员和随从沿海巡视,当船行至太清湾时,他站在船首举目远眺,只见宫观巍峨,修竹茂林,远山如屏,祥云笼罩,仙风神气。对道教素有研究的东坡当然知道这里是中国北方最大的道教丛林,便迫不及待地下船探视。离太清宫老远便听见木鱼妥妥,诵经声声,但是走到近前却是大门紧闭,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按规矩每月的初一十五是道士们闭门祈祷的时间,东坡只好“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了。

苏东坡再一次到崂山,是在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年),时年50岁,出任登州知州,只是没干几天又移他任。从第一次到崂山到第二次到崂山,十年当中,除了不断的调任外,最大的事件便是“乌台诗案”,就是有同僚上告皇帝,说苏东坡在知湖州上任后的谢表和某些诗词中,有暗讽朝廷的言辞,可谓包藏祸心,于是便是审讯,关闭大牢,差点丢了性命。与此同时,朝野上下,舆论哗然,认为苏轼未犯叛逆罪,不该重处。由于各方面的营救和舆论压力,促使宋神宗产生宽恕苏轼,从轻发落的念头。

苏东坡到登州上任时,曾经途径崂山附近海域。船到崂山头时,他走出船舱,想到上一次到太清宫吃了个“闭门羹”,便急匆匆地跳上岸向太清宫方向走去,一看山门大开,大殿敞亮,心中大喜,只见殿内道士们个个形同木偶,盘膝而坐,没有一个理睬他,不由得倒喘了一口气。后来有人告诉他,这是道士们在练“辟谷”,连续几天几夜不吃饭。再仔细看看这些道士,个个童颜鹤发,仙风道骨,苏轼不禁感慨他们的功夫之深。只是苏轼不久又调任他处,无暇再来一探究竟。

林语堂曾经说过,当作家命运的低潮期,往往是创作生命的高潮期,苏东坡亦然,他的许多著名诗词竟然是在密州任上创作的,特别是其中两首,一首开创了豪放词的先河,一首为歌颂友情的千古绝唱。《江城子·密州出猎》一词,历来被认为是豪放词的开山之作,自此,词曲便有了豪放和婉约之说。词曰“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啊,每每当我骑马牵犬托鹰在山岗出猎之时,老百姓竟然倾城追随而来,多么令人感动的场面啊。我多么希望更得到皇帝的信任,为国捐躯,抵御外敌啊!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则表现了另一种情愫,正如小序所言“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这是怀念弟弟苏辙所作,词云“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1076年苏轼贬官密州,时年四十一岁的他政治上很不得志,时值中秋佳节,心绪不免低沉,非常想念自己的弟弟子由,于是写了这首词,堪称是中国诗词中经典中的经典。词人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把自己遣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的神话传说融合一处,在月的阴晴圆缺当中,渗进浓厚的哲学意味,可以说是一首将自然和人生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

据说苏东坡在1088年还曾到过一次崂山,是因为苏轼在外任上奉诏回京任翰林院学士,借此可以途经崂山的机会再访这座道教丛林。据说苏东坡这次是先游览了仰口海滩,狮子峰,犹龙洞,之后来到崂山东麓的太平宫。这次游旅最有收获的是受到太平宫道长乔绪然的热情招待,两人一见如故,从四书五经到道教典籍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告别道长,走出山门,东坡想到和乔道长的一番谈话,不由慨然叹曰:“崂山多隐君子,可识而不可攀也!”

青岛与苏轼有缘,崂山以她山海雄阔的瑰丽风光和积淀深厚的道教内涵强烈地吸引着苏轼,苏轼的密州之任,给他创造了亲近崂山的机会,崂山也因苏轼的造访而留下了千古美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