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 | 一个写好生前预嘱老人的最后时日

原标题:旧文新读 | 一个写好生前预嘱老人的最后时日

编者按欢迎收听“旧文新读”,一位写好生前预嘱并与子女顺利沟通完后事心愿的老人,在最后的时日里,是否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度过?想要获得尊严死,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这需要除了自己与亲属交流后生死观尽可能达成一致外,还需社会各方对“生前预嘱”的顺利执行有一定的保障。

一个写好生前预嘱老人最后的时日

作者:网友kuteng68

朗读者:七彩叶

我老娘今年九十整,教师职业,是个很开明的人。她从不忌讳谈论生死,我把咱们网上的“尊严观”向她介绍过,她说:“真好,我生在好时候了,现在的人可以尊严死了(她把问题看得简单了),你记着,我得了重病一定不要抢救。”于是,我帮助她签署了一份《生前预嘱》。在第一份预嘱中,老娘还让写了器官和遗体捐献国家的条款。但我告诉她,要捐献遗体很繁琐,还要做公证的,所以后来就改为“后事从简,骨灰撒海”了。

我也下定决心,一定按照老娘的预嘱办事,老娘一生吃苦不少,决不让她在离开世界的最后过程中受罪。

老娘那些天有些不舒服说头晕,以前头晕只是在站立时发生,现在躺着也能晕。我为她测了血压,忽高忽低,高压高时可达170多,低压最低可以低于60。于是我想什么时候让孩子开车送她到医院检查一下。

5月6日傍晚,老娘突然发病,脖子僵僵地,眼睛直直地,右半身全部瘫痪,尤其令人揪心的是任凭怎么叫她她也不回答。大家都吓慌了,忙叫来救护车把她送到了邻近的部队医院。

在医院通过CT检查,医生断定是脑梗,立即将老娘送进ICU。不一会,医生出来让我填一些表格,有包括使用不使用心肺复苏、呼吸机等等条款(由于紧张我现在都记不起来还有哪些项目了),不过因为事前有老娘的交代,我全部都填的是“否”。在填写是否使用胃管时,医生建议我填同意。她解释说:“这个是病人必需的而且不太痛苦。”我当时听信了医生的话就填同意了。

我特意向医生说:“病人年纪大了,不希望过度治疗。”她说:“不会的。他们只是保守的治疗,因为病人高龄已不适宜溶栓。”

那一整夜我都没有睡着觉,几次起床,为老娘的身体状况担心,既怕她的病情加重,又怕她遭受病痛的折磨。我不停地祈祷不要让老娘受罪。

老娘是星期二住的院,按规定要星期四下午才能看到她。探视的时间到了,我穿戴好防护衣帽,迫不及待地见到了老娘,只见她身旁到处是管子,除了鼻子上插的胃管外还有导尿的管子、吸氧气的管子、测量血压的管子等,她全身唯一能动的左手,还被布带子捆到了床栏杆上。

当我走进母亲的病床时,老娘突然一脸委屈流出两行眼泪。这是老娘病后唯一一次流泪,后来她就永远不会流泪了,她的所谓哭泣就是紧皱眉头痛苦地干嚎!

我看到她的左手在一直不休止地抗争,执拗地想脱离带子的羁绊,为的是去拔掉插在鼻孔里的管子。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如此场面,禁不住泪流满面。

我回到家里,吃也不好睡也不好,揪心一样的难受,心里一直在想着老娘。老娘双眼白内障,一只眼睛几乎失明,另一只手术过的眼睛视力也下降得很厉害;老娘的耳朵是重度的耳聋,现在又加上失语,不能说出话来;半边肢体不能动弹,只有原来不很灵活的左手还能活动,现在却被医生护士牢牢地拴在床栏上。太残酷了!我脑子里毫无控制地胡思乱想,特别想到古代西汉的吕后蛇蝎心肠把她的情敌戚夫人眼睛剜瞎、耳朵薰聋、喉咙药哑、四肢剁下来,扔到猪圈里。我的心头不寒而栗。如今我老娘的处境比那个可怜的戚夫人也好不到哪去呀?!

随着我老娘病情的稳定,我不止一次地问医生:“像我母亲这样的病人有意识吗?”两个主管过老娘的医生都“讨好地”说:“她的意识还是满清醒的,从她的脑电图上可以看到除了脑梗的地方是一片阴影之外,其他地方的图像都是很清晰的。”一听到说老娘意识清醒,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立刻陷入更大的悲哀之中。

又一次探视之后,我的孩子从ICU房间出来高兴地说:“奶奶好像明白多了,眼睛会跟着人转了!”我听到这话,心里好难受,我心里真的希望老娘一直处在糊涂状态,感觉不到痛苦才好!

5月15日老娘出院了,被接到了另外一所临终关怀的医院,但鼻管和尿管仍然没有拔掉。我请求医生把胃管拿掉,医生说:“暂时还不能拔掉,以后要看她没有胃管是否还能进食决定拔不拔。”她还说:“这里的病人有的鼻饲已经坚持了4年多了(4年多?4年多呀!!)。”

我在护理中可以看到老娘虽然没有了语言功能,但她每天的意念就是想法拔掉这两个管子,被捆住的左手时时顽强地抗争着,让人看起来心酸不已,我也整天思念着怎样帮助她拔掉管子。

来到这里的第三天早上,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原来夜里趁人不备,老娘左手终于挣脱了绳索,坚持不懈地把长长的鼻管全都拔了出来!

看到如此情景,我兴奋极了,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结果!护工还要去找护士重新把鼻管插进去,我哪能够同意?我们开始试着喂老娘喝水,没有呛,而且会下咽,事实证明老娘是完全可以接受喂食(流食)的!于是,我们得寸进尺,又理直气壮地让护士拔掉了老娘的尿管。

所有的管子全都去掉了,老娘的左手也终于获得了自由!意志顽强的老娘在插于不插管的战斗中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十几天来我压抑的情绪到现在才有了些许的轻松。

2014年6月8日

编辑校对:张晏玮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更多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