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胰岛素把700万病人推向死亡深渊!美国上演“我不是药神”

原标题:高价胰岛素把700万病人推向死亡深渊!美国上演“我不是药神”

糖尿病一直都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因为患糖人数众多,虽不致命,但无法治愈的糖友每年需要花费在药物上的钱财数不胜数。美国也是如此,在美国有上百万的糖尿病需要依靠胰岛素维持生命,但美国近五年来的胰岛素价格连年上涨,导致大量糖尿病友无力承担。

和我国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剧情相似,一大批白血病人因为买不起天价药而购买印度仿制药,纵然私自贩卖“假药”是违法的,但和生命相比,他们别无选择,只有仅仅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无独有偶,作为医疗发达国家的美国,也同样面临被“天价药”逼迫的艰难处境。美国,胰岛素的价格却贵比黄金,一小瓶10ml售价275刀,是中国胰岛素价格的数倍。高价胰岛素,正在把美国700万需要注射摄入胰岛素才能活下去的病人,推向死亡与破产的深渊。

美国糖尿病患者的生死抉择

胰岛素针头 / 图片来源:彭博新闻网

我是 1 型糖尿病患者,我的身体根本不会自己产生胰岛素,任何节食、运动或者其他药物治疗都无法改变。

相信我,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我都会努力做的。但现实就是,如果我没有注射胰岛素,我就会死。随着体内胰岛素含量的下降,钻心的疼痛和死亡如期而至。

有段时间,我打电话给不同的胰岛素厂商,希望在我可负担的范围内寻求一些帮助。我得到了一些一次性的优惠券,

“每次只允许使用一张,除此之外,我无能为力。”我知道这不是接线员的错,但我还是会强忍着泪水颤抖。

我想医生会帮助我,我在医生那得到了胰岛素的样品。但当他们接收到的样品更少时,我又得独自一人面对病魔了。无奈之下,我走遍了附近的所有药店,寻找最低价格的胰岛素。

注射胰岛素所使用的物品 /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后来我听说有病友去加拿大治疗,我也能在那里拿到胰岛素吗?

据说那里不需要处方就可以一次购买好几瓶胰岛素,而且每瓶只要 25 美元,我做出了决定——加入“加拿大大篷车之旅”。

可是,如果我在那里买的胰岛素在边境没收了怎么办?我会被拘捕吗?然而我别无选择,除非迎接死亡。

感谢上苍,我的第一次跨境购买进展非常顺利。回家的路上我想着,这就是我现在得到胰岛素的办法。

当我告诉加拿大边境处的管理人员、药店的药剂师和我在北国遇到的每一个人,关于我在我的国家要为胰岛素承担多大的经济压力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

也许胰岛素让我为我的祖国感到羞耻——当我必须去另一个国家才能获得生存的权利,只是因为我在我的国家根本买不起胰岛素时。

此刻,我们就像雾都孤儿一样。

Rebecca Carpenter-Dehoff在加拿大Winsdor购买了五瓶胰岛素,总价约为125美元。/ 图片来源: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在美国,与 Rebecca Carpenter-Dehoff 情况相似的患者还有很多。36 岁时 Laura Marston 为了活下去而放弃了她的车,她的家具,公寓,退休基金,以及她的狗。

“我不确定我是否可以克服选择在一起而带来生活痛苦。”Laura和她的狗Nicky。

她的故事并不是个例,在2016-2019年间,就有6人直接因为买不起胰岛素而殒命。而且,即便是有工作、有医保的人也买不起药,救不了命。

有个叫史密斯的男孩,他是一个年薪35000美元的餐厅经理,也是一位I型糖尿病患者。

为了活命,他把所有的工资都拿来买胰岛素,最后还是难以为继。在续不起医保的一个月后,距离发薪日还有3天的时候,死于缺乏胰岛素导的并发症——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这种并发症会让患者呕吐、昏迷直至死亡;发现遗体的时候,阿列克身边旁边布满了空的胰岛素小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一直试图从这些空的小瓶中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无法获得平价的胰岛素,影响了全美的大量糖友,一场病就足以让人破产,无法获得胰岛素甚至会使糖友丧命。有的糖友参与到抗议当中去,有的跨境去墨西哥购买,或者去黑市购买过期的胰岛素甚至有人通过限量使用胰岛素来控制开支。这当然不值得提倡,但为了活下去,大多数糖友不得不采取各种“极端措施”!

为什么美国胰岛素这么贵?

其实早在 1922 年班廷(Banting)就通过实验发现了胰岛素并分离提纯,还因此获得了 1923 年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并在同年,将胰岛素的专利以 1 美元卖给了多伦多大学。

但,多伦多大学只是一所大学。所以只能允许美国制药商生产胰岛素,以换取一年的分销垄断。

随着人类疾病谱的演变,糖尿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直到上个世纪 90 年代,美国胰岛素患者持续增加,当时的胰岛素每瓶也只要 15-20 美元。

但现在,却要支付超过 137.35 美元 1 瓶。(这还是降价后的价格……)

尽管胰岛素厂商们在今年提出了胰岛素降价的方案以减轻糖尿病患者的负担,但这一价格对于长期应用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仍然是沉重的负担。

为什么一种已经发明了 97 年的药品专利期这么久?

药品的专利权失效期一到,就意味着这种药可以被其他制药商仿制。然而目前美国三大胰岛素生产商为了不被仿制药厂商染指,不断更换制作流程及包装以申请新的专利,从而获得“垄断”许可证。

其次,美国国会采取游说制度,包括专利审批、药品定价和进口相关规定等。据美国“制药技术”网站披露:在 2017 年,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花费了 2540 万美元用来游说。现任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阿列克斯·阿扎尔,他原来就是胰岛素巨头:礼来公司的总裁,被认为是推高胰岛素价格的主要黑手。

此外,美国制药公司协会每年都会花几百万美元游说美国国会,希望获得一些政策上的优惠,比如专利保护、药品定价以及进口仿制药的审批松紧度。

△ 在他就任礼来总裁的时候,胰岛素价格飞涨,美国人把这位部长称为:药商的朋友

再者,药价约 1/3 是保险公司、医药福利管理机构、药店等中间人的利润。在流通环节,美国 CVS(美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沃尔格林、来德爱等药店,以及沃尔玛、塔吉特等超市药品专区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3 家最大的药品福利管理机构控制了近 80% 的市场份额,他们代表制药商和保险公司的利益,再加上反垄断监管机构不作为,让胰岛素的价格像脱了缰的野马。

根据非营利性调查机构——美国医疗费用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2012 年至 2016 年间,用于治疗 1 型糖尿病的胰岛素的治疗费用几乎翻了一倍。

在无法自费承担胰岛素的开销后,来自加州的 Anthony Di Franco 决定另辟蹊径——自制胰岛素。他在 2015 年创立了“公开胰岛素计划(Open Insulin Project)。”

Anthony Di Franco在位于加州的实验室。/ 图片来源:实验室媒体

“公开胰岛素计划”团队成员之一的安德森表示,“帮助人们制造胰岛素,还比市面上的便宜得多,这是多么的帅气!”

如果将当前的胰岛素原转化为胰岛素的最后一步可以成功,他们就可以增加在胰岛素产量。“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迪佛朗哥补充道。

Open Insulin Project项目位于加州湾区的实验室。/ 图片来源:实验室媒体

斯坦福大学法律和生物科学中心教授 Hank Greely 表示,他理解自制胰岛素的冲动,但仍称这种想法是“疯了的边缘”。

“制造药物是困难、艰苦且危险的。如果你的胰岛素的剂量或浓度是错误的、污染物进入胰岛素或者胰岛素在体内分解得太快,使用者就会死亡。”

愿景

2020 年美国总统候选人 伯尼·桑德斯 将加入“加拿大大篷车之旅”,同时他是一位鼓励患者从加拿大购买治疗药物的倡导者。

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 Alex Aza 此时也认为在加拿大购买药物是安全的,无论是实体药房还是获得许可的网上药房,美国患者都可以通过个人进口获得治疗药品。(在此之前,在加拿大购买药物可能是违法行为。)

综合整理于:医生站、X博士

好医生海外进修优势

1.好医生专业的访学服务团队拥有10余年访学项目匹配经验,能够更精准的分析医生背景,包装润色其个人履历,突出其自身亮点。

2.好医生拥有50余人的医学编辑团队,有着非常专业的医学背景,能够根据医生实际情况及进修需求与教授沟通制定最为匹配的进修计划。

3.好医生拥有丰富的导师库,且大部分导师为所在领域的核心人物、领军人才。我们能够了解导师负责项目的空缺需求,并根据医生实际需求匹配最为适合的项目。

戳原文,让访学变得更简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