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得圣人:武丁的殷商中兴是如何来的

原标题:梦中得圣人:武丁的殷商中兴是如何来的

梦中得圣人:武丁的殷商中兴是如何来的

孔子,后人称之为“孔圣人”。如今想说的是比孔子更早的另一位“圣人”,他才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圣人”,而且,是由当朝帝王钦定的活“圣人”。孔子的“圣人”尊号则属于死后“追认”的,他老人家生前并不算太风光,甚至有人尖刻地形容其“如丧家之犬”。,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圣人”叫傅说,是商代“武丁中兴”时期的首辅重臣,比孔子早约八百年。

商代自成汤传至武丁已是二十二帝,期间,因水灾等因素“五迁”王都。据《史记·殷本纪》记载,武丁是一个胸怀大志的明君,坐上帝位后,即日思夜想着如何复兴殷商,但苦于找不到辅佐的好帮手。于是,便“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某一天早晨,武丁突然召集文武百官,郑重其事地宣布一桩大事:自己“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他按梦中所见圣人形象,逐一对照朝堂上的百官,结论是:“皆非也”。于是,便命群臣们拿着“梦中人”画像,去民间找寻,终于,在傅险一地找到一个名“说”的容貌相似者。

“说”当时正在傅险一带筑路,《史记》中称为“胥靡”,即奴隶或刑徒身份的苦役。“说”被带进王宫,武丁一见,大喜曰:“梦中所见圣人正是他。”武丁便请教他复兴殷商之策,“说”似乎成竹在胸,条条切中时弊。武丁听罢赞赏不已,认为“果圣人”,便当场向群臣宣布“举以为相”。之后,殷商得以大治。武丁将傅险之地赐予“说”,“号曰傅说”。

《史记》中的这段记载,看起来似乎神乎其神。武丁梦见圣人曰“说”,结果真找到一个相貌完全一样的傅说。其中的“猫腻”应该是:武丁事先已打探到,甚至见过傅说,认定此人乃国家中兴的栋梁之材。但傅说地位卑贱,殷商的贵族集团可能很难接受由一个奴隶来主持一国大政。殷商人信鬼神、崇占卜,武丁或许正是掌握贵族们的迷信心理,才杜撰出一个“上苍托梦引荐圣人”的故事,巧妙地让一个奴隶迅即擢升至国相。而那些王公贵族们虽眼谗那国相“肥缺”,也只得唯天命是从。

上苍赐予这位傅“圣人”,从此成为武丁治国的“智囊”。在傅说的鼎力辅佐下,商王朝出现政局稳定、经济繁荣、疆域拓展的兴盛局面,史称“武丁中兴”,《史记》说“殷国大治”。据考古资料显示,武丁在位五十九年间,是商朝最繁盛的时期。

傅说从政经历的传说,《墨子》、《国语》、《吕氏春秋》等均有记载。傅说的经典治国执政言论,则出现于东晋时期的伪古文《尚书·说命》中,分为上中下三篇,故简称《说命三篇》。上篇系傅说初见武丁的过程,及劝武丁虚心纳谏的言论,其中的经典有“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意思是:木依从绳墨砍削就会正直,君主依从谏言行事就会圣明。中篇为傅说向武丁陈述治国方略,其中有传世不绝的名言“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傅圣人告诉武丁:不是知道它艰难,而是实行它很难。傅说的这一名句,体现出中国古代最早的朴素唯物主义史观。下篇则为君臣共勉之辞。

后世多尊傅说为“圣人”、“天神”。屈原、李世民、杜牧、王维、司马光、苏轼等,均曾撰文赋诗颂扬他的卓才高德。

作为一位古代的活圣人,傅说所行圣人事,大抵利国利民。而孔圣人的尊号及儒家学说,无疑带着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政治烙印”,其中,某些“礼教”,无异于是套在中国大众百姓头上千百年挥之难去的一个“紧箍咒”。中华民族的创造才能,历来受到老庄思维模式的激发,而受到儒家思维模式的束缚。这个历史事实迄今仍发人深省!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