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厂房市场冷热:“世界工厂”的兴衰与救赎

原标题:东莞厂房市场冷热:“世界工厂”的兴衰与救赎

互联网下半场拉开帷幕,产业升级转型迫在眉睫,各行各业的选址需求越来越高,传统实体企业老板们个个都说工厂难做,但东莞厂房出售市场仍然“一房难求”,价格越涨越高。在日益激烈的城市竞争中,东莞又如何从广州深圳的光环下逆袭,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工厂”呢?

青年走光,田地丢荒

1978年以前,东莞还是个农业县,从事农业的劳动力超过80%,工业产值仅占总产值的30%,工业企业不到400家,完全劳动力日收入最低仅有几分钱,大量青年为了生存只能铤而走险偷渡去往香港。当时的东莞流传着一句顺口溜:青年走光,田地丢荒,干部难当,老人惊慌。

改革开放,飞速发展

1978年7月,东莞借着国务院发布的《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利用政策和地缘优势建起全国首家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企业——太平手袋厂。仅仅三个月,工人们工资翻了10倍。接下来几年间,大量企业选址东莞建厂开工,到了1984年,三来一补的企业达到1000多家。经济又一路腾飞10年后,地区生产总值翻了3倍,东莞厂房出售之热度一时无两。

IBM副总裁:如果东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塞车,全球将会有70%的电脑产品缺货。2007年《纽约时报》介绍东莞:“你可能从来没听过这个城市,但是它的1000万人口正在填充你的衣柜,别的不提,在美国销售的运动鞋中,有40%来自东莞”。全球平均每5个人就有1人身着东莞产的毛衣,全球48%的耐克鞋产自东莞,全球每10副眼镜就有一副是在东莞生产,全球70%的鼠标、键盘、电容器产自东莞。无数生产型企业争相选址入驻,东莞已然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工厂”。

金融风暴来袭,东莞陷入困境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高度依赖外贸经济的东莞发展陷入停滞,仅2009年一季度,东莞经济增速前所未有地跌到-2.3%。150万工人,3600家港台企业从东莞撤离,大量企业缩减生产规模甚至破产,人去楼空,东莞厂房出售情况也进入寒冬,直到2012年,东莞地区生产总值持续下滑,城市排名跌至第22位。

世界工厂的自我救赎

经历阵痛之后的东莞产业升级转型已经迫在眉睫,互联网的下半场拉开帷幕。东莞在产业互联网的风口上淘汰低端落后产业,引进战略性创新机构和新兴高端产业。利用周边广州深圳的地缘优势将互联网赋能制造业,从制造到“智造”和创造,从低端的加工逐步升级到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电子信息产业,从规划方向和营商环境上吸引龙头企业入驻。

在华贝电子、普联、歌尔等龙头企业布局之后,2018年,华为部分业务也选址东莞松山湖。前拥深圳香港,背靠广州,东莞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的地缘优势更加明显,即将成为国际“智造”中心。世界经济比想象中更加依赖中国,中国经济离不开制造,而东莞制造的前途关系着中国制造的前途。

东莞厂房出售的冷冷热热,经济的起起伏伏,见证了无数企业的兴衰历程。选址东莞,祝福东莞越来越好,期待中国智造越来越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