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边上的加拿大,反恐专家揭秘:政客与恐怖组织背后的联系

原标题:悬崖边上的加拿大,反恐专家揭秘:政客与恐怖组织背后的联系

2019加拿大联邦大选在即,各党派抛出纲领、使出解数,花样拉关系,以求选票。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投哪个党派是每个选民要认真思考的。各党派施政纲领不同,各有特色,辨析时不外乎两种方式:

其一,求同法,列出自己最看重的几点诉求,看看哪个政党的纲领能满足。比如,支持修建输油管道的选民,应在意哪个政党有这条纲领。

其二,排除法,如果自己没有特别的需求,就用排除法,看看哪些政党的重大纲领自己特别反对。比如,反对大麻和其他毒品合法化的选民,则应对那些推行大麻及其他毒品个人拥有去罪化的政党提高警惕。

但是,无论哪个政党、何种纲领,都应该将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放在首位。在恐怖主义泛滥的当下,即使是以爱为全民基调的加拿大,也不能对反恐掉以轻心。谨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旦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社会发生动荡,任何美好的纲领和对幸福的许诺都将付之东流。

因此,选民们应擦亮眼睛,对那些将国家安全置之不顾、为了票仓不惜认贼作父的政客们提高警惕,对他们所代表的政党也敬而远之。

加拿大反恐专家、高级研究员奎金(Tom Quiggin)在8月份与埃德蒙顿再次举办公共演说,详细地解释了加拿大面临的恐怖危机。

c

(完整演讲,视频时长54分17秒)

演讲伊始,奎金强调自己从当年受训便是“置于政治之外”,因此他不隶属于任何党派,也不支持任何党派,他只是就事论事地从职业、专业的角度来分析讨论他关注的问题。但是,近年来,他开始重视政治,因为他发现,那些被加拿大人视作理所应当拥有的东西,比如言论自由,正在消失。

扼杀言论自由的黑手来自联邦政府!奎金将时下加拿大政府所做的一些事情比喻为小说《1984》的情节,比如故意扭曲前一段新西兰清真寺的杀手的身份归属——杀手明明否定保守派、支持左翼,但是政客们都说他是极端右翼。

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维持正常运转的基本权利。奎金说,“如果失去了言论自由,社会上其他一些权利也随之而亡。

在加拿大国家安全方面,言论自由受到侵害的最典型的表现反应于穆斯林问题方面。在M103(恐穆法案)的笼罩下,穆斯林话题成了不能深究的禁区。然而,全球,包括加拿大,又在不断出现与伊斯兰主义相关的恐袭。对此,奎金给出了明确的分析:

全世界约有15亿穆斯林。穆斯林分为两大类,以伊斯兰教为单纯信仰的穆斯林;将伊斯兰教与政治结合,主张政教合一并认为他们有权利向非穆斯林国家推行伊斯兰教的伊斯兰主义。伊斯兰主义不仅危害着西方国家等非穆斯林国家,他们更多杀害的是单纯以伊斯兰教为信仰的的穆斯林信徒。伊斯兰主义滋生了IS、塔利班、穆斯林兄弟会等恐怖组织。

1928年,穆斯林兄弟会创建于埃及,宗旨是以伊斯兰教为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案,口号是“安拉是我们的目标,可兰经是我们的法律,先知是我们的领导,圣战是我们的道路,为安拉而死是我们最高的心愿。”2013年,埃及政府将其定义为恐怖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在包括加拿大等80多个国家有分支机构,并渗透到社区、慈善、学校等公共机构中。他们尤其擅长渗入政党。他们广泛地加入各政党,并不在意党纲,只是为了潜入。加入政党后,他们投入大量人力、财力,逐步影响政党,让政党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方向运作。

令奎金非常出乎意料的是,被他称之为“毒瘤”的这股伊斯兰主义的力量成功融入自由党后,如今已经渗透到保守党中——一些“硬核”的伊斯兰主义分子开始左右安省保守党和联邦保守党的方向。

例如,安省密西沙加的省议员Khalid Rashid公然在省议会上宣传参加了某慈善组织活动,赞扬该慈善组织如何帮助移民、资助教育,但其实该组织是由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执政时的重要成员所建。而当奎金向省议会反应情况时,却并未引起任何涟漪。

更有甚者,列治文山的一对伊朗裔父子被捕,家中搜出大量爆炸物品。一两个小时后,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Ralph Edward Goodale竟然宣布,这是一起民事案件,非国防安全案件。

然而,这对父子之所以被捕,是由于他们试图进入美国制造恐袭。一起被定性为国防安全的案件能被洗白为民事案件,背后的原因是奎金所说的“联邦政府在说谎”。

在奎金的演讲视频中,他提及了好几起案例:2018年8月18日,在国会山发生了一起恶性汽车肇事件被完全压住未公开,知者甚少。当一些媒体试图采访时,却被告知查无此事。一位住在该区域的国会议员去警局询问,也未获得任何信息。

2019年5月,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一辆油罐车连续三次撞击飞机,导致五人受伤,飞机严重受损。油罐车司机是斯里兰卡裔的穆斯林身份并未被报导。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不为大众所知的公众安全事件发生后,很快烟消云散,未见任何消息公布。

加拿大外交部长Christina Freeland(方慧兰)在联合国时发言说,白人至上主义、新纳粹主义、民族主义者、反对全球主义者威胁着加拿大和西方的国家安全。而事实上,近15年以来,唯一的一次与新纳粹有关的恐怖活动是卡尔加里的两个新纳粹成员之间的内讧。被加拿大官方(CSIS及RCMP)定性为威胁加拿大国家和民众利益的恐怖组织有55个,其中40个是伊斯兰主义的组织,且没有一家与方慧兰所说的那些主义有关。

奎金指出,M103的倡导者Iqra Khalid曾是穆斯林学生协会的成员,推崇伊斯兰教法,撰文支持伊斯兰主义。M103通过后,伊斯兰主义通过限制反对者发声而逐步控制了加拿大的舆论导向。媒体和民众被噤声了。

像《1984》一样,政府中的某几个人决定什么消息需要被大众了解,什么不需要。天下太平的假象下,掩盖了四处乱窜的火苗。倘若有人对方慧兰等“主流观点”质疑,便被扣上支持白人至上、新纳粹等等的帽子。如果敢于开启对伊斯兰主义的谴责,按照M103就是“伊斯兰恐惧症”。特鲁多更是直接指责询问加拿大年移民数量的群众为“种族主义者”。因言获罪、思想罪、讨论罪、情绪罪,自由党的联邦政府在不断拓展加拿大的罪名种类,并且殃及互联网,试图用“莫须有”来扑灭一切他们不喜欢听的声音,通过消灭提问题的人来“解决”问题。

真相是难以被掩盖的。无论左派如何努力对伊斯兰主义、难民问题假装视而不见,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宣布,鉴于极端伊斯兰分子及中东难民黑帮,德国境内的有些地区已经不适合警察和市民前往。极端伊斯兰分子在德国掀起了新的反犹太、反基督教高潮。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不得不承认,伊斯兰主义者正在试图分裂法国。并且,马克龙将伊斯兰主义定性为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势力。荷兰政府的智库也宣布了荷兰的教育系统在伊斯兰主义的侵害下,学生们被灌输恐怖主义、分裂的思想,已经使得荷兰处于危险状态。澳大利亚也发布了类似的新闻。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已经积极应对起来。英国政府经过数年拉锯战,终于拒绝了“伊斯兰恐惧症”的说法。

这些被公布于众的“新闻”根本不是新闻,这些事实能被公布才是“新闻”。

令人遗憾的是,当其他国家逐步正视伊斯兰主义问题、纷纷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为恐怖组织之时,加拿大政府及多数政党仍然在做鸵鸟,甚至是为了利益、选票做投火的飞蛾,境况严重。

伊斯兰主义扩张迅猛,背后推手之一是卡塔尔。本世纪初,财力雄厚的卡塔尔为了能在世界之林取得政治地位,选定了穆斯林兄弟会这样的组织作为代言人,给与其巨量资金以赞助在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数十个国家扩张。目前,记录着资金去向细节的赞助记录从卡塔尔内部流出。依据报告,数千万元从境外注入加拿大,在加拿大推广伊斯兰主义,并获得加拿大的一些政客们的积极支持。

除了外国资金的支持,奎金发现,加拿大联邦政府官员,如特鲁多、Omar Alghabra、Iqra Khalid、Ahmed Hussen(胡赛因)、Marie Claude Bibeau、Chrystia Freeland(方慧兰)等将数百万元的加拿大税款投向IRC(Islamic Relief Canada)这类支持恐怖组织的机构。

IRC向伊斯兰救济组织(IRW)发送数百万美元。七个独立可靠的消息来源公开记录并证实IRW使用慈善基金为恐怖主义提供物质支持。这意味着哈马斯,这个榜上有名的恐怖组织,正在接受加拿大政府的资助。根据加拿大刑法,资助恐怖主义是一种犯罪行为。

英国注册的伊斯兰慈善组织有4000家之多,而IRW是唯一一家被政府取缔的。

奎金已将这些事实向RCMP举报,并获得了RCMP的调查立案档案号。没有多少媒体报道这类问题,因为凡是牵涉到伊斯兰几个字,都容易被扣帽子、惹麻烦。

加拿大与伊斯兰主义密切关联的政客们除了上述提及的“大腕儿”之外,还有不少“新秀”在保守党党领希尔与倡导打老婆的阿訇合影后,纷纷亮相、被大众所注意——如保守党议员Salma Ataullahjan,与希尔关系紧密的保守党员Ishaq Muhammed,保守党候选人Iftikhar choudry ,保守党保守党候选人Irshad Chaudhry,保守党候选人Zia Choudhary,保守党执行董事Dustin van Vugt等。

9月11日,特鲁多在法定期限到来之前,不得不宣布大选开始、解散议会。将竞选时间尽量压缩至最短,被评论为试图不暴露自由党联邦政府执政期间的不足。对选民而言,时间短、任务重,短短月余,选民们需要拨开迷雾见真意,选取真正能代表加拿大、代表民众利益的政党。

本届选举参加的主要政党及党领为:自由党党领Justin Trudeau特鲁多,保守党党领Andrew Scheer希尔,NDP党领Jagmeet Singh驵勉诚,绿党党领 Elizabeth May梅,人民党党领Maxime Bernier博尼尔,魁北克集团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布朗谢。

各党的竞选口号是:

自由党:选择前进(choose forward)

保守党:是时候前进一步了(it's time for you to get ahead)

绿党:一起前进(forward together)

三兄弟齐心协力,共同发展。NDP和人民党的与他们有区别:

NDP的是“驵勉诚为你在这里(Jagmeet is in it for you)”,老情歌般的缠绵。

人民党的是“加拿大优先!让加拿大强大自由(Put Canada First! Strong and Free!)”,铿锵有力的宣言。

加拿大已经到了危机时刻,一定不要误以为政党选举前的纲领只是说说而已。

擦亮眼睛,行使权力,切勿人云亦云,不要报以投资、投机的心态,更不要袖手旁观,10月21日为心怡的政党投下自己的一票。

乐尚她乡出品|转载申请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风四海

责编:她乡堂主

平台:乐尚她乡

微信ID:chicvancouver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