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良笔下的西藏

原标题:翟良笔下的西藏

朝圣

你说,此刻你正三步一叩

你说你心灵宁静 没有半点奢求

可我正招摇地穿过你的信仰

站在摇摇欲坠的篱笆旁

用半壶酒温暖你

你说你就是那条狂奔的蚯蚓

在南迦巴瓦的脚下

从左到右 轻轻念出仓央嘉措

纳木错湖上 落了雪

一段失落而绝望的爱情

焚起藏香

遥不可及

足足三百年

如此绝望的爱情 和

痛彻心扉的诗歌

只属于一个惊艳的男子

有人升起风马

念动一百零八卷经文

花开花落

只为触摸到湮灭尘埃的指尖

在纳木错神湖旁

你说决定做一个悠闲的牧人

穿一身素衣

为一个遥不可及的男人

正等一场惊心动魄的雪

正等一阵倾斜 和

风干

纳木错

与野火无关

与伤口、复仇无关

一个人的酒宴 煽情

奶酪、酥油茶那么端庄

纳木错没有真相

而朝圣里有

在通向掌纹地的路上

我左脚朝圣 右脚降魔

在羊卓雍错抑郁的地方

纳木错 风情万种

念青唐古拉 落一地信仰

我梦见手腕滴血

千年古沙棘林焚烧

没有墓碑和墓志铭

有瘸腿的喇嘛在手摇法铃

有目睹过的女神在哭

我说不出我爱的人的名字

在纳木错

我只记得一场暴风雪

只记得一场五百年的等待

只记得一阵天荒地老的扑倒

在西藏,你守着一株格桑花

在西藏,你守着一株格桑花

像紧紧地守着

清晨从古老的陶罐上

升起的 五千年的目光

到处是残垣断壁

我在一处荒岛上遇见

来自瓦砾 来自沙堡

来自自由的一朵雪花

昂扬着走向我

高山蓝天 你在天地燃烧

黎明 所有的掩饰被你打开

你放逐所有潮湿的马蹄

却听见格桑花开的声音

你说,夜色生生死死

你说,美丽来来回回

在西藏,你守着一株格桑花

你说,赫拉克里特河的错误可以原谅

纳木错的火焰与涌流 纷纷招手

你还说,当稻草和鸦群相见

他们将是这个苍凉世界里

最后的爱情

翟良,诗人、作家,出版诗文集三本、教育产业集两本,著有短篇小说《含笑花》《彩霞》,另著有纪实文学《半夜敲门》,其成长故事先后在央视、东方卫视播出,《中国青年》两次对其专访,现工作于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