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观察 | 茅台高管前腐后继,国酒“醉倒”多位自家人

原标题:商界·观察 | 茅台高管前腐后继,国酒“醉倒”多位自家人

【撰文/孙涛 统筹/刘金】茅台酒在价格一路走高的同时,供不应求的现实和“限量提价”供销策略,给某些人权利寻租提供空间,成为腐败根源,茅台集团多位管理层前腐后继,也成为茅台一大特色。

9月6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受贿案。袁仁国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袁仁国并非孤例。袁仁国之前,贵州茅台集团及子公司贵州茅台高管落马已多达三位:原贵州茅台总经理乔洪、原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原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原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专项整治期间,贵州全省共查处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167起、处理180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16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盘点多位腐败高管

贵州茅台(600519.SH)前董事长袁仁国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9月6日的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他被检方以受贿罪公诉,数额特别巨大,“坊间传言大约4亿元”。

今年5月,袁仁国被免去政协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等职务;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省纪委省监察委指出,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伴随茅台酒价与股价的双双走高,袁仁国“人以货贵”,近年又因“最牛老总记者”的非常举动,和“喝茅台酒可以治疗肝病”理论,备受公众关注。

在茅台集团老职工眼里,袁仁国年轻时“聪明、单纯、勤快又上进”。

1975年2月,19岁的袁仁国招工成为茅台酒厂基层制酒工。在这里他经历了高考落榜,也被单位公费送进大学进修学习。1991年升任茅台酒厂副厂长、党委委员,踏入茅台管理层。

1998年,受山西朔州假酒案和亚洲金融风暴的双重影响,“国酒”茅台也出现了严重滞销,全年2000吨销售目标,两个季度后却只完成不到700吨。

袁仁国打破计划经济时代白酒统一由省糖酒公司销售的惯例,挑选了17名营销精英亲自奔赴各地,居然完成了剩下的销售任务,一战成名。

2000年,贵州省轻工业厅副厅长乔洪空降到茅台集团任总经理,成为袁仁国进步的最大竞争对手。

没想到在2007年乔洪自己出事落马了。他被曝出在2002年组织公司中高层及优秀经销商赴韩观战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涉嫌接受承办单位贿赂。在茅台任职期间,先后收受贿赂100余次,共计1323万余元,还伙同其弟乔建华共同受贿218万余元,同时另有820万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最终,乔洪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1年10月,袁仁国接替季克良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茅台集团全面进入“袁仁国时代”。

2018年1月,茅台以超万亿市值超越LVMH,成为全球市值最大“奢侈品”集团。

同年5月6日晚上10时,茅台集团紧急召开干部大会,宣布袁仁国不再担任董事长一职,同时任命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接棒”。

作为茅台的掌舵人,袁仁国的突然被免迅速登上热搜,引发官场和集团内部地震。其实这些早在知情者意料之中,毕竟在此前,茅台已有多名高管涉案。

2016 年 3 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在退休一年多之后,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款物,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贵州省纪委发布的消息显示,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及200克金条一根,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

2014年,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房国兴被控利用其担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以及贵州茅台集团副总经理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008.9186万元和价值人民币90.8万元的大众牌途锐轿车一辆。以受贿罪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袁仁国受审之后,他的另一位老部下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高守洪也在等着“过堂”。

经查,高守洪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长期欺骗组织,一再拒绝接受组织的教育、帮助和挽救,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他人礼品、礼金;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在与所任职企业有业务关系的企业投资入股、违规兼职取酬;违反生活纪律,追求低级趣味。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畸形厂商关系

根据近期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94.88亿元,同比增长18.24%;实现净利199.51亿元,同比增长26.56%。基本每股收益15.88元,同比增长26.56%。

这一超级好看的半年报显示,茅台有超高的利润,利润率超过50%,放眼整个A股都较为罕见。茅台酒更是市场硬通货,市场上一瓶难求。正是茅台受到市场青睐,才使茅台高管有条件前腐后继。

1997年以前,茅台酒销售尚处于“计划加批条”的经营状况。当年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标志着开始向市场化转型。

大白新闻梳理后发现,2005年,贵州茅台已在全国建起了500多家专卖店,以解决终端混乱,目前官宣的经销商国内共有2454个,其中大部分以专卖店的形式出现,还有特约经销商、总代理、系列酒经销商以及最近发展的少量的电商客户、自营店和高铁、机场经销商们。

2009年年底,茅台市场零售价破千元,时任茅台销售公司专卖店管理部部长的聂永曾在受访时否认茅台“关系户”在开专卖店上有“特权”。

2018年11月19日,茅台集团党委撤销聂永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称茅台电商公司存在违纪违规违法问题。

铜仁市纪委市监察委查明,聂永在销售公司任职期间,为他人申请茅台酒经营权及经营过程中提供帮助,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数额巨大。

有四川茅台专卖店经理受访时表示,酒厂里每次供应0.5吨的茅台酒。“每多增加一吨茅台酒的经销权,就可以多赚取价差205万元,这是10多年前卖茅台酒获利的10倍。”

陕西一位专卖店员告诉大白新闻,专卖店是原糖酒公司下的国企,这酒很紧张,在这买能保证正品,每位顾客每次只能买两瓶,多数时候要先在网上排队订购,经常卖的都是关系户。

业内人士表示,茅台集团的“限量提价策略”造成物以稀为贵的市场购销紧张现状,也成为了权利寻租的根源。

袁仁国倒台后,纪委调查得知,“酒倒”形成巨大的利润空间,也让当地一些党员干部不安心工作,沉迷于“卖酒经商”,甚至辞职“炒酒”。许多一线职工也以跟袁仁国沾亲带故为荣,以能够打招呼、批条子为荣,无心生产经营。一些员工觉得“自己工作一辈子,不如别人炒一单”,“干得好不如关系好”。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认为,茅台强势的市场地位使茅台高管有了腐败的基础,但对这些高管手中的权力缺乏监管机制,相关高管将茅台批给谁不批给谁等,都有寻租空间。领导的个人作用非常明显,给企业领导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

虽然茅台也一直在调整,但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总有人想办法钻空子。曾有人戏称,拿到茅台的经销权,比印钱都赚钱。而这背后是畸型的消费观念,一款普通白酒成为富人追逐的目标,恐怕并不完全是为了个人消费,还是希望借这款酒来实现非法利益,体现的还是背后畸型的政商关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