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日限定”到跻身流行:韩国惊悚悬疑剧的主流化之路

原标题:从“夏日限定”到跻身流行:韩国惊悚悬疑剧的主流化之路

导读:从“夏日限定”用作纳凉的辅助工具,到逐渐被主流作品吸纳——韩国惊悚悬疑剧正在走出一条有差异性的主流化之路。

文 | 戴桃疆

受“世界杯”的影响,去年夏天韩国夏季惊悚悬疑类“纳凉剧”播出时间整体后退一季度,公共电视台的《可爱恐惧》和《今日的侦探》,有限电视台的《鬼客》和《热血祭司》统统都安排在天已经真实转凉的时节播出,通通不温不火。

今年夏天也惊悚悬疑“纳凉剧”缺席韩国暑期档的一年,以任时完、李栋旭主演《他人即地狱》为代表的悬疑惊悚题材电视剧,都放到秋风起时播出。悬疑惊悚题材逐渐从“夏日限定”用作纳凉的辅助工具,逐渐被主流作品吸纳。

经济不景气,靠鬼出出气

全球范围内,几乎每一次全球性经济萧条都伴随着一次悬疑惊悚题材热潮的兴起。从影视制作的角度讲,传统的影视制作方都将悬疑惊悚类型视为一种收益高成本低的保底选择,在影视行业纷纷追求大制作的当下,制作成本和宣传营销成本都对剧本的题材有所限制,想追求大场面就意味着无法提升产量,严格控制预算则注定折损效果,为了维持收益的稳定,许多制作方都会选择投资续集的策略。具体到韩国电视剧领域,已经过去的三个季度中,不温不火、收视一般的电视剧第二部继续播出的情况并不少见——能推出续集,在多数情况下被视为第一部作品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的标志,但实际上也可能是一个保本的项目,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韩国电视剧制作方在连续遭遇失去中国市场、转战东南亚市场效果不理想的连环打击之后,要想在全球经济尚未提振的大环境下寻求合适的生存策略,一种方法是将镜头对准普通人的生活,通过竭力展示真实来唤起大众共鸣。另一种方式则是将目光转向小众群体,投其所好,例如推出悬疑惊悚类型作品。无论是在电影制作还是电视剧制作方面,惊悚悬疑题材的制作流程成本都相对更加低廉,预算可控,只要能够满足观众的心理需求,便能获得不错的口碑,小众群体中口碑十分重要,口碑好的作品很容易得到传播,一旦获得成功那个注定成为无法比拟的爆款。

从大众心理层面上看,经济长期不提振带来的最直观结果就是社会的压抑氛围,生活中积累起到压力无从释放。惊悚片提供了一种将人从日常生活中解放出来的方式。韩国与中国一样属于儒家文化圈,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不管是不是唯物主义者,都不影响体验惊悚片构建出的环境。绝大多数惊悚片首先会制造一个相对封闭的、与日常生活迥异又疏离的空间,偏僻的山村、远离居住区的荒野别墅、即将拆迁的公寓楼……这些场景引发观众带入感的能力不足,换言之,这种场景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发泄情绪的“树洞”。悬疑惊悚片制造恐惧的“套路”无外乎重新解构常识性认知,让亲密的家人、熟悉的场景、已知的生活常识都变得令人感到陌生,再附加人类本能中对于死亡和神秘事物的恐惧,辅以精准的节奏把控,便可以轻松调动观众的情绪。悬疑惊悚片的要点是提供神经和感官上的双重“刺激”,具有天然的娱乐性,这也是为什么悬疑惊悚题材长盛不衰的原因。

韩国惊悚悬疑的主流化之路

韩国惊悚悬疑类型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便已经出现了,目前可考的作品可以追溯到导演朴金铉1942年执导的《蔷花红莲传》,故事根据朝鲜传说改编,卖点是“女鬼”传说。由于当时韩国电影市场整体欠发达,因而本就小众的悬疑惊悚作品所占份额更小。六十年代朴正熙执政之后,美国开始依靠对韩国经济援助来巩固在亚洲的影响力,文化渗透也是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大量美国电影进入韩国市场的同时也刺激了韩国影视产业的发展。八十年代韩国民主化运动进入高潮阶段,文化审查限制减轻,开放程度更高,韩国影视产业发展受以好莱坞大片为代表的进口影片打压,加上社会文化限制,悬疑惊悚类作品不成气候。直到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影视工业受经济状况影响,短期无法提振,原本小众类型的悬疑惊悚片才得以又展露头角的机会,一时间出现了大量悬疑惊悚题材的韩国电影,这些电影尽管也有韩国知名明星演员参演,但仍然被视为主流之外的作品,电视剧领域也偶有改编自朝鲜恐怖传说的惊悚悬疑类作品出现,但数量屈指可数,只能算是热衷于讲述感情生活的主流韩剧之外的调味品。

直到二十一世纪前叶的此信贷危机爆发之后,惊悚悬疑作品才开始逐渐成为韩国主流电视剧的一员。形成的原因是多样的,首先随着韩国电视剧产业对内容多样化的需求,越来越多的韩国电视剧在家庭伦理题材、言情题材等主流题材引入悬疑惊悚类型题材常用表现方法以增强对观众的感官刺激,需求的存在将一批擅长拍摄此类题材的创作者融入主流之中;其次是全球悬疑惊悚题材内容出现转向,不同于此前表现灵异鬼怪的作品,当代悬疑惊悚常常将恐怖植于日常生活中以及让人倍感亲切的人际关系之中,家人朋友、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住客都可能成为恐怖的源头,异化既有的关系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悬疑惊悚制造模式,鬼怪灵异的存在感依然强烈,但在故事设定中灵异元素往往成为将熟悉事物异化成陌生事物的源动力,真正引发观众恐惧的仍然是被异化的关系或事物。第三,随着影视内容的丰富,播出平台逐渐分众化,电视剧内容的针对性和指向性更加强烈,大众文化寄居的电视台开始针对小众文化爱好者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在创作尺度和刺激标准上都不在兼顾大众的接受程度,从而提高了类型化作品的纯度,悬疑惊悚通过与其他大众文化内容共生的形式,实现了自我的主流化。

以《他人即地狱》为例,这部今秋最新播出的电视剧系根据韩国同名网络漫画改编,并在原漫画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主要演员任时完、李栋旭在韩国的国民度和影响力都不低,任时完曾经主演过职场题材剧集《未生》,李栋旭则在一度刷新收视纪录的《鬼怪:孤独又灿烂的神》中担任男二号,阵容较去年的同类型剧集更豪华了。大牌演员参演原本视为小众题材的电视剧,一方面证明由于影视市场整体的不景气导致可选择的范围受限,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原本小众题材进入大众市场的既成事实。

既然悬疑惊悚题材已经逐步为主流内容所接纳,也就不必在贴上“夏日限定”“纳凉专用”的标签了。对于这一类型的爱好者而言,韩国悬疑惊悚题材电视剧质量的飞速上涨有目共睹,一年四季有作品看,岂不美哉,又何必在意窗外寒暑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