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影视开发,右手艺人经纪,双引擎影视公司的欢喜与忧伤

原标题:左手影视开发,右手艺人经纪,双引擎影视公司的欢喜与忧伤

影视制作和艺人经纪,是影视产业链条上最有价值的两大板块,有的资源型影视公司主打影视项目,为了在艺人环节减少成本,提升话语权,会选择有表演潜质、与公司主打项目类型契合的演员签约,比如新丽传媒;有的经纪公司为了助推旗下艺人的人气,也会参与影视项目开发,比如哇唧唧哇。尽管两个业务都有涉及,但大多数娱乐公司会选择主攻一个业务方向。

也有一些影视公司采用影视开发和艺人经纪并重的双引擎模式,比如唐人、欢娱、欢瑞和嘉行等,本文将从这四大公司近几年的业务表现,来分别探讨这种模式的优势与桎梏所在。

“模式开拓者”唐人:

爆款缺席,项目与艺人难匹配

最早尝试用“以优质项目培养新人,在艺人成熟之后反哺影视项目”模式并取得成功的是唐人,在2005年的“仙剑”系列开启之前,唐人主攻影视开发,积攒了丰富的优质项目运作经验,此后签约胡歌、刘诗诗、蒋劲夫、林更新、古力娜扎等高颜值新人之后,与多部优质仙侠剧捆绑开发,在影视项目和艺人培养方面实现了双赢。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唐人旗下艺人众多,除了胡歌这位超一线大咖,还有知名度较高的古力娜扎、韩东君、金晨、胡冰卿、陈瑶、李兰迪等艺人。作为影视开发与艺人经纪并重的影视公司,唐人每年都有作品输出,以维持旗下艺人的发展。

在2016年,唐人有4部作品面世,且全部在一线卫视播出,2部玄幻剧,1部古装大女主,1部青春偶像剧;2017年只有1部作品《无心法师2》,但作品属于重磅网剧,影响力较大;2018年有四部作品播出,1部古装玄幻、2部都市情感、1部古装权谋,但只有1部作品登录二线卫视;而今年有4部作品,均处于待播状态。

可以看出,为了适应市场,唐人在主打的古装仙侠之外,尝试了都市情感剧和男性向权谋剧的开发,但四年下来,近10部作品里仅有“无心法师”系列有着较大影响力。作品影响力的下降也直观影响到旗下艺人的人气拓展。

从上图可以看到,唐人的影视作品与艺人捆绑度较高,每一部作品的主要演员几乎全被旗下艺人包揽,参演艺人数量最多的《青丘狐传说》,有6位唐人演员参演;《旋风十一人》也有5位艺人参演;《仙剑云之凡》和《柜中美人》则分别有4位旗下艺人参演。

高度捆绑下,两大业务产生高度依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再加上唐人旗下艺人大多以高颜值偶像演员为主,一旦出演的角色与艺人本身不贴合,不仅艺人无法提升热度,影视作品本身也会受损。

以仙侠剧出名的胡歌经过十几年的作品淬炼,演技已经得到认可,但出演《旋风十一人》时的表现依然被诟病;因民国玄幻剧《无心法师》走红的韩东君,演技也备受观众认可,但在《仙剑云之凡》里却被吐槽得掉粉无数。这两位演技不错的演员也并非所有角色都能驾驭,其他艺人更是如此。

下图为唐人旗下人气艺人近年来接演外部公司影视项目盘点。接演作品数量最多、配置最高的为古力娜扎,但遗憾的是目前这些头部内容都没能让古力娜扎“破圈”。而韩东君、陈瑶、胡冰卿等三位演员尽管有着高辨识度,也备受市场青睐,但人气不足,很难接到头部内容的一番角色,能接到一番的作品又大多影响力不足。

这些艺人大多在准一线和二线之间,要么在高影响力的爆款加持下晋升一线,要么被来势汹汹的新生代演员取代,而唐人近几年在头部影视项目方面表现不佳,作品大多数以中等体量为主,更适合培养新人,对成熟艺人的人气拉升作用有限,人气达到一定量级的艺人,只能向外发展。

“黑马”嘉行:

专注头部内容,艺人出圈破壁难

与逐渐式微的唐人相比,沿用同一个模式的嘉行有着不错的起点,这家后起之秀在短短几年间,已经成为年年都有爆款输出,旗下艺人众多的典型双引擎影视公司。

下图为嘉行近四年来的作品,除了3部处于待播或者筹备中,已经播出的9部作品里其中8部均为一线卫视联播的台网大剧,仅有的一部网剧《烈火如歌》也是当年的小爆款,可以说,嘉行几乎每年都有爆款产出,比如,2016年的《亲爱的翻译官》、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漂亮的李慧珍》、2018年的《扶摇》和《烈火如歌》、今年的《筑梦情缘》等等。

从题材来看,嘉行的古装大剧与现实题材并重,在古装剧受政策影响之后,在现实题材的支撑下,公司依然能保持市场竞争力。

在艺人经纪方面,嘉行与唐人的运营模式一样,影视项目与艺人高度融合,“三生三世”里嘉行艺人有8位,《烈火如歌》里有7位,《漂亮的李慧珍》和《筑梦情缘》分别有5位。嘉行的影视项目在角色设计上,会分别照顾到新生代艺人、上升期艺人、成熟艺人和头部艺人。在这些高关注度作品的浇灌下,不同梯队的演员成长速度很快。

下图为嘉行成熟艺人接拍外部影视作品的盘点,可以看出,嘉行的人气演员接演外部影视项目的整体数量偏少,就连人气最高的杨幂和迪丽热巴也同样如此。由此可见,嘉行艺人在公司作品里表现不错,但放置在整体市场下,竞争优势并不显著。

这样的状况对于公司的影视项目业务影响不大,但对于艺人经纪业务来说就是不可忽视的问题。如果艺人对公司作品依赖过高,一旦影视项目遇到问题,艺人经纪也将受到较大影响,唐人便是前车之鉴。

“造星基地”欢瑞:

艺人与项目成功解绑,各自面临新挑战

在造星与影视项目的互相借力上,欢瑞是最资深玩家。与上述两大影视公司不同,欢瑞在挑选艺人方面更倾向于“演员款”,从杨紫到秦俊杰、再到任嘉伦,都不是传统的偶像类演员。在影视项目的开发上,也正在与艺人经纪解绑。

下图为欢瑞近四年作品情况。每年一部作品播出,不管是上星还是网播,作品都有较高关注度。但欢瑞也是待播作品最多的公司,重磅作品积压之下,欢瑞的财务状况一度被外界质疑。

在影视作品与艺人经纪业务的配合上,欢瑞一直表现不错。在李易峰主演的《青云志》里,有11位欢瑞艺人参演,杨紫和秦俊杰更是凭借该剧受到市场关注,此后由两人主演的《天乩之白蛇传说》里,又有7位欢瑞艺人出演。在今年暑期表现不错的《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也有5位欢瑞艺人出演。

高度捆绑下,欢瑞的影视开发和艺人经纪实现了双赢。从欢瑞旗下演员接拍外部资源的状况来看,欢瑞并不囿于这种模式。演员杨紫经过欢瑞的影视作品哺育,如今已经成为各大影视公司和平台争相合作的对象;秦俊杰同样如此,在多部公司之外的作品里担纲主演,大受好评。

结合欢瑞正在筹拍的作品《江山纪》大量启用戏骨,而旗下艺人鲜少参与来看,欢瑞的影视开发和艺人经纪两大业务正在摆脱相互依赖。然而,当下的欢瑞几大重磅剧待播,后续影视开发将直观受到影响,随着成熟艺人的独立,公司与艺人之间的粘连度也在降低,解绑之后的欢瑞在两大业务板块也都面临新的挑战。

“于正制造”欢娱:

深耕古偶,艺人难以融入大众市场

与上述三大公司不同,深耕古偶多年的欢娱,深谙“于正制造”的项目定位和市场需求,走出了其他影视公司很难复制的独特路径。

下图为欢娱近四年作品盘点,8部作品全为网播。在类型上,以古装和民国为主,除了《延禧攻略》成为当年爆款,《凤囚凰》引发无数话题之外,其他作品影响力均不大。可以看出,欢娱的影视作品并不追求高举高打的头部配置,而是持续深耕特定类型作品,在投资方面也维持着高性价比的中等体量。

下图为欢娱旗下艺人参演本公司作品的状况。参演人数最多的为《凤囚凰》,12位艺人参与该剧拍摄;其次为《延禧攻略》《朝歌》,9位艺人参演;《半妖倾城》《美人为馅》《烈火军校》等作品也分别有8位演员参与。可以说,欢娱是影视项目与艺人经纪粘连度最高的公司。

因为于正的作品有着鲜明的古偶类型化标签,所以欢娱培养的新人演员大都是适合这类作品的偶像类演员,但偶像演员更迭较快,偶像剧对演员演技的要求也不够严格,所以这类演员一旦过了颜值巅峰期,转型也更为艰难,尤其是女演员,比如被于正捧红的杨蓉和袁姗姗。反而是个性较为突出、偶像气质并不突出的演员,比如吴谨言,在后续发展上戏路较宽。从下图欢娱旗下人气艺人接拍外部影视作品情况可以看出,最受大众市场欢迎的演员是吴谨言,作品类型更为丰富,数量也最多。其次为宋威龙。

在欢娱运作体系里,高度类型化的“于正式”剧集是业务核心,艺人经纪业务主要是为剧集服务,只要影视项目业务能持续维持市场竞争力,艺人经纪就有持续发展动力,两种业务模式的高度配合,让公司的利益实现了最大化。

然而,这样模式下培养的艺人,艺术生命周期也相对有限,如果想要突破偶像标签获得大众市场的认可,艺人必须要在合适的契机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仅仅依靠欢娱的影视资源显然很难实现。

在政策的限制下,视频网站也开始限制古装剧的数量,欢娱的剧集尽管已经开始往民国方向转型,但目前来看,古装显然还是欢娱的主战场。深耕古偶多年,欢娱也在面临新的考验和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