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韩松的手办吗?《地铁》那种

原标题:你想要韩松的手办吗?《地铁》那种

最近一份报告显示,95后的剁手榜单里,“潮玩手办”排第一。

△ ChinaJoy x 天猫《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

去今年的BTS逛一圈,80%的产品都在玩儿“宇航员”“太空”“机械”概念,而且“宇航员”版往往是最先脱销的款。

再想想漫威、迪士尼、星战等大IP,作品完结后,大部分收入来自手办等衍生品......

承认吧!科幻 X 手办,是最大的“烧钱机器”。

四年前,国内知名IP衍生品品牌 52TOYS 创办“原型大赛”,一年一度,向全球设计师、艺术家征集创意作品,并将优胜作品商品化。往届大赛的主题有“造物”“王者·匠临”“文物超活化”等。

△ 造物原型大赛优胜作品

今年的第4届原型大赛,未来事务管理局 将和 52TOYS 合作,以 “科幻纪元” 为主题,征集 “来自外太空的威胁”“科幻动物” 相关作品。

作为主办方之一,未来局还将派出评审团,将“科幻概念”纳入评选标准,并提供一批科幻小说作为创意参考,给参赛者使用。

“科幻创作并不限于文字,手办和潮玩也是一种。”未来事务管理局局长姬少亭认为。

“科幻的实体化是有趣的事。如果实体化、视觉化的方式,是变成收藏品摆在桌子上、家里,会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01 科幻视觉化的另一种尝试:手办

“科幻”可能是世界上最适合视觉化的文类,不仅包括荧幕上的电影,还有桌上的玩具。

历史上,很多著名科幻导演都是手办大佬。

隆重介绍两位以“收藏电shou影ban道mo具xing”而闻名的宅——

彼得·杰克逊,《指环王》导演,知名塑料小人爱好者。

△ 彼得·杰克逊的道具收藏室(短片截图)

拍圣盔谷战役的时候,曾经买了4万个兵人在微缩模型上演练。

吉尔莫·德·托罗,《环太平洋》《潘神的迷宫》导演,自己家就是一座玩具博物馆,还起了个中二名字“荒凉山庄”。

△ 陀螺的“荒凉山庄” by Josh White

这些收藏里,重头戏都是科幻经典:原版 HAL9000、全套“金刚”模型、1:1等身大的弗兰肯斯坦......

他们这样评价手办——彼得·杰克逊说,小时候,是它们让我产生了当导演的愿望。陀螺说,这里是我的避风港,我孕育灵感的秘境,让我保持一颗七岁的童心。

02 科幻,潮玩天然的素材库

过去,人们认为“星战”“漫威”这类流行大IP的玩具衍生品才有人买单。

但近年来,Beijng/Shanghai Toy Show、Wonder Festival、Toy Soul等潮玩展遍地开花,证明独立玩具也有巨大潜力。

像衍生品依赖原著一样,原创玩具往往也需要一套世界观。很多时候,做玩具,先要编设定——

比如 末那 和 镰田光司 合作的盲盒“星蛙战队“,故事背景是”一群不自量力征服地球、却被猫吓跑“的青蛙。

现在,很多独立玩具也都会附带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着角色的背景故事。

故事让角色有了厚度和生命力,也方便开发衍生品。

基于本届原型大赛 “来自外太空的威胁” 和 “科幻动物” 两个子题,未来局选出了一批科幻小说,授权给参赛者作为创作灵感:

  • 刘慈欣《烧火工》
  • 韩松《地铁惊变》、《保护区》、《天道》
  • 陈楸帆《谙蛹》、《怪物同学会》
  • 潘海天《饿塔》、《猴王哈奴曼/星星的阶梯》
  • 万象峰年《三季一生》、《城市,城市》

刘慈欣的《烧火工》是其唯一童话作品,最近刚刚绘本化,讲述少年和老人在小岛上的一场冒险:

以鲸油燃烧太阳,制造鲸骨火箭飞往上弦月,为爱人擦亮属于她的星星……

具有瑰丽奇绝的视觉想象。

“在星空中能够看到银河的全貌,它实际上是一个由巨量星星构成的大旋涡,月牙目前正行驶在这银光大旋涡的一个悬臂上。星星不时碰到航行中的月亮上,这时它们都发出悠扬清脆的叮玲声,像夏日微风中的风铃。”

——《烧火工》

△ 《烧火工》绘本插画,by BUTU

韩松作为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他的作品充满不可名状的非人生物,发生异变的地铁,被称为“鬼魅中国的观察员”,本人却害怕鬼怪。

对于“自己作品可能被玩具化”,韩松说:“不敢看。这些东西晚上都活过来的。”

他的小说,感受一下:

“小寂又经过了几节车厢,他看到,有的车厢,乘客死绝了,有的车厢,却有人在活动,他们生机勃勃,秩序井然,他们把车厢里能吃的东西,包括椅子、纸张和广告颜料,都吃掉了。有的人在车厢里用死人骨头构筑了奇形怪状的小屋子,栖身在其中。他们的身体结构也变化了,总的来说是向小型化和原初态发展,有的看上去像是两栖类,有的感觉像是鱼类。”

——《地铁惊变》

△ 《韩松精选集》书封,by BUTU

陈楸帆擅长赛博朋克题材,作品常常具有好莱坞科幻动作片的宏大场面。

《谙蛹》中,外星生物侵入地球,幻化出各种形态,从金属小颗粒变为紫色的巨大透明金属果冻。

《怪物同学会》则在封闭空间内营造出肉身形体的扭曲和异变,画面极具冲击力。

“透过紫红色的半透明物质,他能看见天空,地面和城市,都被笼上一层金属般的质感,折射出重重叠叠的复杂纹理,如同水流般紊动不止。”

——《谙蛹》

著名科幻、奇幻作家潘海天,其小说就像奔跑的色彩,鲜明特点是描写“异世界的少年成长”。

《饿塔》中,飞船坠毁的异星荒漠中耸立白色高塔,具有视觉奇观的典型要素。

《猴王哈努曼/星星的阶梯》则有着鲜明的动物形象:作者围绕从天而降的外星猴子,编织了一个暗黑的成人童话。

“天未亮的时候,一艘猴子星的船飘落到了橘子镇的港口上。这是那一天里发生的头件大事。它掉下来的时候撞翻了夏拉大娘客栈的养鸡棚和晾衣杆,还刮倒了“千人转”酒吧的大招牌和通信天线,不消说,这把镇上的人全都给气坏了。”

——《猴王哈努曼/星星的阶梯》

万象峰年的作品风格独特,以混合现实、奇观和情感而著称。

《三季一生》描写了一颗周期性融化而又凝固的奇特星球,世界观完整。

《城市,城市》具有明确的动物意象,描写建立在恐龙背上、缓缓移动的巨大城市,极具画面感。

“我爬上城市的背脊,平原上的风带来潮湿的泥土味道,从这里可以望见脚下的一片片白色的屋顶,灯塔耸立在城市的中央。城市庞大的身躯在平原上行走,发出低沉的隆隆响声,大地在缓缓起伏,远方的山脉和森林就像盘卧在天边的巨蟒。

再见了,族人,再见了,哥哥,再见了,我的城市。”

——《城市,城市》

为了便于艺术家创作,最初挑选小说时,52TOYS 提出了一些准则:

1. 作品中需要有明确的动物造型

2. 作品需要明确地描写了外星生命形象

这些小说,虽然都涉及了“奇异生物”,却各自具有不同的延展空间。

而对艺术家来说,往往是“点到即止”的文本,才能在提供参考的基础上,为想象留下空间。

由此产生的作品,不仅仅是把文字变成实物,完成IP转化,而是让作品真正成为灵感来源,启发另一个维度里的创作。

“选中的小说,一方面是因为它们有疯狂的想象,兼具趣味性和启发性,很适合视觉化。另一方面,是出于科幻迷的私心,希望看到这些小说的气质和概念被实体化。”姬少亭说。

“事实证明,纯粹的想象是可以完全脱离文字,直接进入设计的。”

大赛规则、小说全文见 52TOYS

官网www.52toys.com/gsc2019/index

作者 | 蒙脱石散,未来事务管理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