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树下的中秋节

原标题:葡萄树下的中秋节

老家拆迁已经很多年了,建成了欧洲小镇的模样,可是,我经常会在梦里想起以前的老房子,想起奶奶家大大的院落,爬过墙的金银花,那棵不知疲倦结很多果子的无花果树,那棵葱葱郁郁的葡萄树,还有中秋节的情景,随着年龄增长,想起的时候居然越来越多了。

奶奶家有一棵葡萄树,我从小看着它从墙根长起来的,慢慢的长高长粗,爷爷就搭了葡萄架,蔓从西到东,越爬越多,葡萄树枝叶就在架上铺絮着,每年的中秋节前后也正是葡萄最甜的时节。中秋夜晚,我们吃饭的大方桌就摆在葡萄架下,抬头就是一串串水灵灵、饱满紫色的葡萄,但我们谁都不敢不征得爷爷同意的情况下摘葡萄吃,那会遭到爷爷大声的训斥。

那时,爷爷奶奶都还健在,每到中秋节,父亲兄弟三人都拖家带口,一大家子人汇聚到奶奶家,由母亲和婶婶们忙活一大桌子饭菜,我们这些孩子们打打下手摘摘菜,然后一桌在当时看来,无比丰盛的菜肴就满桌了,在重视程度仅次于春节的节日里,大家坐着板凳或者马扎,围坐在饭桌旁,有说有笑,热闹而欢畅。

孝顺的姑姑们都是提前将好吃好喝的给爷爷奶奶送回来了,包括鸡鸭鱼肉和各种馅的月饼,每个中秋节,都是有各种代表心意充满寓意的菜品摆上桌,大家用最直白最朴素的方式表达团圆的节日最美好的祝愿。还有父亲要完成一些传统的礼数,没有传承下来,我也不记得了,因为我们这一代全是女孩子,都安静老实,大多是规规矩矩坐在父母身边,听他们聊天,谈天说地,或者交谈所见所闻。

我经常是吃了饭就盯着广褒深邃的天空发呆,大而圆的满月居于夜空,月光温柔,如水般空灵,我悄悄寻找着月宫的桂树,想想那刻的嫦娥和玉兔会做什么,院落里灯火通明,偶尔微风拂过,头顶的葡萄叶子发出簌簌的声响,间或小飞虫直扑到脸上,大人们时不时的笑声朗朗,飞出院外。

我一会看看月亮,一会再看看头顶上的葡萄,一会好奇的观察身边的大人们,那些快乐和知足就写在他们脸上,而那一串串紫色的葡萄多像我们一家人呀,团结友爱,紧紧抱团又温暖有力,收获的季节更收获着亲情的可贵,节日的喜悦。

其实那会也不说中秋节这个名词,只说是八月十五,奶奶和这几个儿媳吃完饭早,婆媳之间嬉笑华声,大多谈论着当年的收成和我们这些孩子们。爷爷和父亲他们喝酒,喝到兴奋劲了就比划着划拳,抑扬顿挫的吆喝着,仿佛不这样显示不出技术高超似的,几个回合下来,父亲也算是手艺好的,偶尔还是能赢他的兄弟们几杯酒,然后兴高采烈拍着肚子,尽是胜利者爽朗的笑声。

这顿团圆的饭一般会吃两个多小时,酒足饭饱了,最后才会吃月饼,象征着团圆幸福的月饼摆上桌,讲究的大人是不允许不吃的,不喜欢吃月饼的我,每次也只是将月饼溜边啃一圈,剩下的月饼馅偷偷塞给奶奶,奶奶也不嫌弃,记忆里那若干年,一直是奶奶承包了我所有中秋节啃完皮后剩余的月饼馅。

夜渐渐深了,吃完月饼,这顿团圆的饭也差不多吃完了,母亲和婶婶们会齐心协力收拾卫生、洗漱碗筷,将院落打扫干净利索,方桌收好以备大的聚会再用,要好的奶奶会给我们每家都打点一些东西要求各自带回。最后,我们会道别,轻轻掩上奶奶家的大门,爷爷从里面关上门栓,一年的中秋节就这样过了,月光皎洁,每次和父母走过长长的胡同,渐渐长大的我都会对着明月默念:但愿人长久。

葡萄架下度过的中秋节,年年都是相似的,家人围坐,灯火可亲,也是真正意义上完整的团圆节。长长岁月更迭,行于尘世,长大的我走过一段段清简的岁月之后,在缓缓慢慢地回味里,才渐渐发觉,原来,相伴就是最好的团圆,这恰如浅酌的光阴般明晰了然。

如今的圆月依然照亮夜路,洒落清辉,如今的物质更是应有尽有,越发丰沛,但物是人非。也终于明白,中秋节最美的月色都留在了那些童年的八月十五里,那株枝繁叶茂的葡萄树下。

又是一年花好月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是会心心念念祈愿:愿我们都在陪伴中寻找幸福和美好的意义,在向晚的岁月里过得从容、充实而简单。但愿人长久。

(作者:宋青 系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