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

原标题:“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

《山海经详注(插图本)》于2019年5月推出。照例,在签收送审样书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昭告天下此书出版。在家乡某初中教语文的表妹很快留言:“这是阿长的《山海经》吗?”我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于是弱弱地问了句:“阿长是谁?打错字了?”表妹暴汗:“你不知道鲁迅的《阿长与〈山海经〉》啊!”后缀一个不便描述的表情。此事竟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每每想写一篇软文时,都不由得想起“阿长”。

现在的语文课本对90年代上中学的我还真是陌生

那么,“阿长”是谁呢?

原来,阿长就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长妈妈”(假装记起,做恍然大悟状)。

长妈妈,已经说过,是一个一向带领着我的女工,说得阔气一点,就是我的保姆。我的母亲和许多别的人都这样称呼她,似乎略带些客气的意思。只有祖母叫她阿长。我平时叫她“阿妈”,连“长”字也不带;但到憎恶她的时候,——例如知道了谋死我那隐鼠的却是她的时候,就叫她阿长。

(见2017年人教版七年级《语文》下册《阿长与〈山海经〉》。下引此文者不逐一标记)

少年鲁迅对阿长的态度起初不算友好,既讨厌她的“切切察察”,又不耐烦她爱讲各种烦琐的规矩,而最耿耿于怀的,是她谋害了自己的隐鼠,当然,在听了她讲的“长毛”的故事后,也曾对她产生“空前的敬意”,直到阿长将自己渴慕已久的绘图本《山海经》交给他时,“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 “谋害隐鼠的怨恨,从此完全消失了”。

不得不说,鲁迅对《山海经》,自少年时代起就印象深刻,乃至在其后来的《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纲要》中也屡屡提及,谓其“盖古之巫书”,“盖以记神事”。少年鲁迅对《山海经》的执念如此之深,将其视作“最为心爱的宝书”,主要是因为里面记载了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世界,如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且“执干戚而舞”的刑天。

“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拥有“伟大的神力”的阿长满足了鲁迅对《山海经》的渴望。少年,你呢?有画的“三哼经”,到手了吗?

在新学期开始之际,我们向你郑重推荐这本《山海经详注(插图本)》,希望通过注释和配图形式,与你一起轻松读懂《山海经》,走进那个遥远、陌生且非常有趣的世界。

我们的推荐理由如下:

一、本书虽为详注,但不烦琐。注释之详,表现有二:其一,对一些重点问题旁征博引,力求讲得透彻。其二,对一些需要翻查字典才能认识的疑难字词加以注音或释义,简明扼要,力求避免读者查阅字典之劳。

二、本书配有418幅插图。这些插图,均是清代汪绂手绘。汪绂既工于绘画,又是《山海经》研究专家,他撰著的《山海经存》,在历史上很有名气。双重身份,确保了插图线条流畅,形态逼真,不仅提高了“详注”颜值,而且能够直观呈现文字所述内容,方便阅读。另外,书前编制有详细的插图目录,方便查询。

《山海经详注》内页图

三、书后附有详细的名词索引,为读者按图索骥、定位感兴趣内容提供精准导航。

光说不练是假把式,接下来,我们就以《阿长与〈山海经》中描述的几种神、兽为例,近距离认识一下这本《山海经详注(插图本)》。

《阿长与〈山海经〉》一文中《山海经》相关段落

1. 人面的兽

具备人面兽身这个要素的动物,在《山海经》中非常之多,各山之神多是如此,如卷二《西山经》所记西山十神:

凡《西次二经》之首,自钤山至于莱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马身,其七神,皆人面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为飞兽之神。(《详注》第78页)

汪绂绘图如下:

又如卷五《中山经》所记中山神:

凡济山经之首自辉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鸟身,祠用毛,用一吉玉,投而不糈。(《详注》第246页)

绘图如下:

人面兽身是《山海经》中最常见的形象之一,其他如兽面人身、人面人身而有局部兽类特征、兽面兽身而有局部人类特征等形象也非常多,但与人类特征完全相符者则非常少见,可以说,这是建立在想象基础上的对现实存在物的一种大胆拼接组合,当下看来仍张力十足,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由此可以想见先民的想象力是何等丰富与奇特。这无疑是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

2.九头的蛇

九头的蛇,分别见于卷八《海外北经》和卷十七《大荒北经》。卷八载: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详注》第408页)

卷十七载: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禹堙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是因以为台。在昆仑之北。(《详注》第596页)

不难看出,所谓相柳氏、相繇,名虽不同,实则一人。汪绂所绘形象如下:

在《山海经》中,九头神、兽除相柳氏外,尚有其他,吴任臣《山海经广注》即称:“神九首者,相柳之外,九凤九首,木夫九首。”

3. 袋子似的帝江

帝江之名,见于卷二《西山经》: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详注》第109页)

绘图如下:

此图与文字描述非常契合,但与鲁迅所载“袋子似”有些距离,盖“袋子”即指文中“黄囊”。

关于帝江,郭璞注称:“夫形无全者则神自然灵照,精无见者则闇与理会,其帝江之谓乎?庄生所云中央之帝混沌,为儵忽所凿七窍而死者,盖假此以寓言也。”浑沌凿七窍事,见《庄子·应帝王》,最早为《山海经》作注的郭璞认为,这则寓言是以《山海经》著录的帝江为原型的。

帝江,又称帝鸿,毕沅《山海经新校正》云:“‘江’读如‘鸿’,《春秋传》(文十八年)云:‘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是此云‘帝江’,犹言帝江氏之子也。”而袁珂《山海经校注》据《左传》相关记载,认为“此经帝江即帝鸿,亦即黄帝也”。是毕沅以帝江为黄帝之子,而袁珂则径以为即黄帝。(见《详注》第109—110页)

4.一脚的牛

在《山海经》中,既有一脚的牛,又有一角的牛,虽仅一字之差,但不可同日而语。

一脚的牛见于卷十四《大荒东经》: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详注》第530页)

绘图如下:

后世“夔鼓”一名,即由此得来。这在不少文献中均有记载,如薛综《东京赋注》“夔如龙,有角,鳞甲光如日月”,《博物志》“夔形如鼓而知礼”,《玄览》“山之精名曰夔,状如鼓,一足而行。以名呼之,可使取虎豹”,《事物绀珠》“灵夔生东海,似牛,苍身一足,无角,出入必有风雨”,不同文献所记,或似牛,或似龙,或似鼓,说法不一。

一角的牛见于卷十《海内南经》:

兕,在舜葬东,湘水南 ,其状如牛,苍黑,一角。(《详注》第442页)

此条之下,汪绂未加绘图,但根据此处记载,可知一角之牛为兕,而兕之名又见于卷一《南山经》:

东五百里曰祷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详注》第33页)

绘图如下:

兕,郭璞认为似水牛,青色一角,重三千斤,其皮可充武备,其角可助文德。关于其体重,郝懿行认为郭璞“三千斤”之说过于夸张,“三”字当为衍文,其重实为“千斤”。读至此,熟悉《西游记》的读者,应该会联想到孙悟空取经路上遇到的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独角大王,即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吧。这应该就是它的原型了。

动画片《西游记》中的独角大王

5.“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的刑天

刑天,又作“形天”,有时也写作“形夭”,见于卷七《海外西经》:

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详注》第389页)

绘图如下:

刑天,《淮南子》中亦有记载,即所谓“西方有形残之尸”。相传曾与黄帝争夺帝位,失败后被斩首,于是脐口乳目,仍挥干戚(即刀斧),虽化不服。刑天,在以远古神话为素材的影视剧中经常出现,但名存而实亡,已经很难复原“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这一原始形象了。

以上,我们结合《山海经详注(插图本)》一书,谈了一下鲁迅《阿长与〈山海经》中所涉及的五种形象,想必读者对该书已经有了初步了解。

“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们给你做出来了,如果喜欢,就下单吧!

栾保群:《山海经》是奇书,但探讨《山海经》必走“正门”

《中国古典名著译注丛书:山海经详注》(插图本)

栾保群 译注

简体横排

9787101138511

66.00元

《山海经》共计18卷,其中“山经”5卷,“海经”8卷,“大荒经”4卷,“海内经”1卷。该书记载了大量关于地理山川、古动植物、风土民俗、神话传说等方面的内容,体现了先民丰富奇特的想象力,非常值得一读。此次推出的《山海经详注(插图本)》,结合郭璞、吴任臣、郝懿行、袁珂等多家注释,对《山海经》一书加以详细注释,内容深入浅出。为了便于读者更加直观理解文字所述的内容,特将清人汪绂于《山海经存》中手绘的418幅图片移植于相应位置。另外,书后编制了详细的名词索引,有助于读者快速定位感兴趣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