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杀猪盘”里的女人们:骗子拿演员照片当头像,骗走买房款

原标题:被困在“杀猪盘”里的女人们:骗子拿演员照片当头像,骗走买房款

一名“杀猪盘”行骗者的花言巧语

7月19日晚,34岁的苗苗一人在家,房间漆黑一片,她哽咽着打开手机录音,分别给身边的亲友录制遗言。此时,距离“男友”李冰消失已有半个多月,被骗180万的苗苗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想以自杀结束这次错误的相遇。

苗苗遭遇的是被称作“杀猪盘”的骗局,行骗者将女性群体作为目标,在社交平台上与之交往确立恋爱关系,利用女性的情感弱点骗取其信任,让她们参与网络投资、赌博、博彩等活动。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4月的不完全统计,被发现的“杀猪盘”受害者已有876人,受骗金额超2亿,其中广东、浙江、江苏等沿海省份受害者人数居多,统计中广东省的受害者人均被骗27.92万元。

被骗后,许多人陷入困境,“除了感情的伤痛,还有负债累累”。在巨大的债务和心理压力下,甚至有人产生了轻生念头。

苗苗那天的自杀没有成功,她哭得太累了,昏睡在准备好的碳火旁。

▷杀猪盘”行骗步骤

突然消失的“恋人”

7月3号晚上11点,25岁的王灵从出租屋赶往派出所报案。做笔录、签字、按手印,整个报案流程走下来,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警察问她怎么回去,说可以等到天亮,更容易打车。“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很无助。”

此前一个月,王灵在一款社交APP上认识了一个自称叶春的男子,聊天中,叶春说自己是佛山本地人,被家里催婚想找个女朋友,所以想和王灵多聊聊。

王灵点开叶春的头像,照片上的他短发、白衬衫,人很清秀。今年25岁的王灵在东莞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之前也被老家的父母催婚多次,叶春距离她不算远,她打算接触着试试。

半个多月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叶春说自己投资了一家公司,为防止资金链断裂,他经常在博彩平台上投注,已经赚了不少钱。他让王灵下载了一款叫“兴亿国际”的APP,带她进行博彩投资,“说做好投资规划,会有个很好的未来。”

王灵听从叶春的指导,从多个借贷平台上借来20多万,加上工作几年攒下的8万积蓄,一并转入了平台客服提供的银行账号。

第二天王灵打开兴亿国际APP,发现自己的钱已经无法提现。不久后,叶春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34岁的苗苗有着类似的经历,一年前,苗苗和前夫离婚,独自抚养5岁的女儿。因为害怕单亲家庭会造成孩子情感上的缺失,她开始考虑重新组建家庭。在某婚恋网站上,苗苗认识了自称叫李冰的男子,并确立了恋爱关系。

苗苗是遵义当地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工资不高,但福利尚可。李冰自称是贵阳人,36岁,目前在成都做污水检测工作,平时总会出差,但以后会回贵州定居。他给苗苗发过一张个人照,里面的男人身材微胖、短发,戴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老实可靠。苗苗一度觉得,两人的关系有进一步推进的可能。

交往不到一个月时,李冰让苗苗跟着他做网络投资,苗苗拿出了原本用来买房的积蓄。最初投资收益可观。在听信了李冰的建议之后,苗苗又向几家银行分别贷款用来投资。

苗苗前后投入了180万元,最后都打了水漂,李冰的社交账号在此时注销。到最后,这对“恋人”也从未见过面。

让人动心的爱情攻势

直到意识到被骗后,陈怡回想起与刘一峰聊天的点点滴滴,才发现一切似乎都是对方精心编写的剧本,只为把自己引入那场骗局。

今年三月份,40岁的陈怡在一款视频社交软件上,认识了一个自称刘一峰的男人。刘一峰说话很诚恳,有时也很俏皮,还会表达对陈怡的关心、提醒她注意身体。一度,陈怡把比自己小两岁的刘一峰当成弟弟看待。

聊天中,刘一峰一直强调自己努力奋斗。他出身贫寒,为了让姐姐继续读书,中学没读完就外出打工,从工地打拼一直到后来承包工程,吃过很多苦。对此陈怡很有共鸣,她也曾为了弟弟妹妹,选择辍学出去打工。

刘一峰的朋友圈里常发些励志内容:去工地监工很晚才下班回家,回家后自己做饭吃,这与陈怡认识的那些喜欢晒豪车的男人不同,她对刘一峰的好感逐渐增加。

除此之外,陈怡觉得刘一峰用情专一。他自称有过一任妻子,多年前已经离世,之后一直单身。刘一峰声称,要做出一番成就才考虑再婚,这样才能给女方好的生活。“这点让我很动心”,陈怡和前夫相处不愉快,一直想找个踏实的男人。

同样是在一个月左右确立关系,刘一峰介绍陈怡投资某理财产品,150多万打了水漂,刘一峰也没了踪影。

陈怡开始反思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她曾在社交软件上透露过自己离异十年、和朋友一起做生意等信息,这些似乎都成了刘一峰描述自己成长经历的模版,他极力装出奋斗的模样,以博取陈怡的信任。

消失前,刘一峰总说自己的手机坏了,一直避免与陈怡视频通话。事后,陈怡试着在网上搜索刘一峰发给自己的照片,发现照片本人是一位网络设计师,很多骗子用他的照片进行诈骗,设计师本人还专门进行了澄清。

女性最无助的时刻,也成了骗子利用的弱点。

今年5月份旅游回来后,苗苗生了一场病,每天要去医院输液。那段时间,李冰一直在微信上陪她聊天,语气里透着关心,苗苗对此虽有感动,但让她最终确定心意的是女儿对李冰的认可。

“李叔叔是好人,我喜欢他”,苗苗如实把女儿的评价告诉了李冰。

此后,李冰对孩子表现得更加关心,每天下午四点,都会提醒苗苗去接孩子。聊天时得知苗苗的女儿很喜欢吃牛肉干,他就从网上快递了十包同款牛肉干。

女儿生日的时候,李冰寄来了毛绒玩具,他在电话里给小女孩讲童话故事,两人每晚都会语音聊天。苗苗女儿对李冰的信任与日俱增,常把在幼儿园的手工、绘画作品分享给他看,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基于以上种种,苗苗曾经很相信,李冰会是个好爸爸。

▷被“杀猪盘”冒用身份的设计师

“狗推”的包装术

对于在东南亚从事网络博彩推广的行骗者,人们习惯称呼为“狗推”,正在柬埔寨做“狗推”的李山告诉深一度记者,他所在公司的推广方式,就是以“杀猪盘”行骗。

据李山讲,公司内部有明确的分工,他所在的话术组负责制定话术和形象包装,每天的工作是认识女性好友、与她们“谈恋爱”。加为好友后,李山首先会通过对方网络空间的内容了解其基本情况,也会在聊天的过程中尝试问出对方的名字、工作和兴趣,并将这些信息进行分类。

按照李山的说法,他们会把聊天对象分为ABC三类,C类是打工一族,B类是月入上万的女性,A类是老板级别且离婚单身的女性,其中A类和B类是重点对象,并会根据对方具体情况为自己打造人设。

组织要求“狗推”们必须充分了解自己包装的身份,要记清自己的职业、年龄和籍贯。聊天时要完全投入到这个角色中,“语气心态都应当符合角色要求”。李山一般把自己包装成离过婚、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士,针对的是同样离异的A类对象。

在搭讪的过程中,李山会假装无意,提起自己工作忙碌、经常要出差,也会提及自己服饰的品牌,把自己塑造为成功人士的模样。当对方提及感情问题时,李山会适当沉默,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前女友或前妻的离开让自己很受伤,一直保持单身到现在。“这样既可以表现出自己的单身状态,也可以获得女性的同情心。”

为了使身份更加逼真,“狗推”们通常在社交平台搜集粉丝低于一千人的用户,盗用他们的动态和照片作为己用,很多人会选择形象较好的健身教练图片做头像,但李山觉得那样不真实,“我更喜欢找一些不太有名气的中年男演员的照片。”

这样的“招数”,几乎与王灵的遭遇无异。最初聊天时,叶春曾问过王灵的年龄、职业,以及住房车辆等情况,被骗后王灵才意识到,这是为了解她的经济状况和性格特点。在得知王灵和家人关系不太好后,叶春对她很关心,除了每天打电话问候,偶尔还会给她点外卖,并且透露,前女友因为嫌弃自己没钱就背叛了他。

在引诱受害者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平台后,“狗推”们大多会尽早消失。李山透露,为避免受害者去报案时追踪到金钱流向,他们会找各种理由稳住受害者,最好的办法是多拖延些时间,“到时候就算报警,也很难追踪到资金流向了。”

苗苗最后一次收到李冰短信,他转给了苗苗一万元“零花”,说自己要去偏远山区寻找水源,大概十天后回来。十天后,苗苗给李冰发消息,发现其微信账号已经注销,那时她才决定去报警。

对于刘一峰的消失,陈怡也有些“后知后觉”。投资打了水漂后,刘一峰承诺将去澳门找朋友借200万帮陈怡周转。一周后,刘一峰发来消息说自己在澳门被捕,手机马上要交上去,“他让我拉黑并删除他的一切联系方式,以免被连累。”

陈怡没有察觉到异常,她还在为刘一峰担心,果断删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又过了一周,陈怡在网上看到有关“杀猪盘”的新闻报道,对照自己的遭遇后,前去警局报案,“因为删掉了聊天记录和联系方式,连立案都很麻烦。”

▷“狗推”们的话术技巧

“全是假的”,只有骗局是真的

被骗之后,王灵试图找投资的“兴亿国际”APP要个说法,却发现平台上除了投资数值信息变动外,没有其他可以联系的渠道,联系微信客服也迟迟没有回应。

王军是一个“杀猪盘”受害者互助群的群主,他告诉深一度记者,这是许多人发现被骗后的普遍遭遇,“很多平台都是假的,在网上根本搜索不到任何信息。”

王灵回忆,她在打开叶春发来的二维码准备下载APP时,在正规的软件商城里,也无法搜索到这款“兴亿国际”APP,“可我当时太相信他了,没有一点怀疑。”

刘一峰发给陈怡的是一个叫“广发理财”平台的下载链接,记者在该平台网页尝试注册时,发现填写虚假手机号就可以成功,没有任何认证措施。进入网页之后,没有通常会显示的版权声明信息,且与广发银行旗下的理财平台页面并不相同。

7月初,苗苗前去报案,之前有媒体报道,贵州已经破获两起杀猪盘案件,苗苗希望自己的钱也能被追踪回来。可让她沮丧的是,警方调查后回复,由于报案时间太久,就算抓到嫌疑人,经济上的损失可能也无法挽回。

在被骗之后的半个多月,王灵说自己如行死走肉一般,她好像看见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不想再相信任何人了。”

王灵回了一趟家,她一向很少与家人沟通,现在却格外想念家人。她将被骗的经历告诉了父亲,两个人沉默了很久,隔着蚊帐,她看不到父亲脸上的表情。父亲没有责骂,答应尽量帮她还贷款。王灵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觉得特别内疚。”

苗苗面临着还贷压力,她一直奔波于银行间协商,看能否推迟还款日期。得知苗苗被骗后,母亲生气地说不会原谅她。这句话让苗苗哭了整晚。母亲借故带走了她的女儿,当天晚上,苗苗给母亲留了遗言,准备烧碳自杀,后来因为哭累了,在炭盆旁昏睡过去。

陈怡被骗后性情大变,一向爱社交的她突然不喜欢接触人群,很长一段时间,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和任何人联系。陈怡觉得,在与刘一峰的交往中,自己付出了真心与信任, “可他的社交软件资料全都是假的,只有骗我是真的!”

被骗的事,陈怡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想保留大家眼中自己事业有成“女强人”的形象。如今积蓄全无,生意也受到影响,陈怡坚决不向周围人开口借钱。

受骗者互助群里,偶有相互鼓励的声音出现,有人把看到的正能量文字发到群里,也有人转发杀猪盘骗局相关文章,但更多的则是长久的沉默。

但也并非没有好消息传来,自8月以来,上海、河北等地警方,先后破获多起网络诈骗案件,抓获多名以“杀猪盘”形式进行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警方也做出提示,网络交友需谨慎,切忌轻易有钱款上的往来。

(文中王灵、苗苗、陈怡、王军、李山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