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发芽《异客》(四)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再发芽《异客》(四)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科幻作家再发芽“异乡三部曲”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异客》第4话今日更新!!

前情提要:

由于在山谷中遇上了人身蛇尾的“使者”,部落在其指引下摆脱了以采果子、狩猎为生的蒙昧状态。

亚当此行就是来安装使者所给——能预报天气的“晴雨棒”的。

他对夏娃讲述天气对农业的重要作用、对未来人类前途的憧憬,但无奈这些事只有他自己感兴趣。

正失望时,预警用的黑烟从部落所在的方向升起... ...

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异客

四 会议

(全文约4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草屋中点着几盏油灯,一群人分两排席地而坐,都望向居中独坐于石凳上的族长沉默不语。

族长两鬓斑白,皮肉松弛,只有一副粗壮的骨架还能表明他曾有过多挺拔强健的身躯。他面上略显疲态,但仍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头上插有羽毛的草环和手中的权杖显出他的尊贵地位。草环一类的饰物是部落中的等级标志——这些头人们只被允许在右臂上打个绳结。那金属制成的权杖由使者所赐,是和他定下契约的象征。

雨停了,没了杂音的掩盖,那无声的抗议便凸显出来。族长必须开口了,在他年轻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半是从前他习惯于简单粗暴的处理事务,半是当时的形势允许。而今的他年老体衰,浑身伤病,少了很多选择能做。

“各聚落下次上缴的粮食减去两成。”族长宣布。

但头人们仍在沉默中。

“我看可以接受。想想以往都是加收,更别说减去这么多。”一段不长不短的寂静后,巴尔头人对身边的人耳语,但其实,他讲话的声音所有人都能听见。他和族长同岁,在头人中年龄最长,也是满身伤病、垂垂老矣。

“你的田地土壤最肥沃,还都在向阳的高处,没被水淹过,当然不会像我们一样发愁。”

“即便一粒米也不缴,我的人也只能勉强不饿肚子。”

“几场暴雨下来,光减产都不止两成。”

“我的地有一半生了虫子,要缴的粮食被它们吃掉了。”

“前天晚上粮仓才被劫掠一空,我连是人还是鬼干的都不知道。部落再不给救济,一定会有人饿死。”

“谁会心甘情愿的饿死?到时候有人带头作乱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敌人一再来犯,我们除了挨打,一点应对办法也没有。现在人心惶惶,谁还能专心干活?”

“我们不被允许训练士兵,每次遇袭只能等部落的救兵赶过去,远水难救近火啊。”

“真的是异族人做的?”

“世上能躲避那紫太阳的地方多了,又不是只有一个山洞,肯定会有别人活下来。太阳褪去紫色后,他们一定也像我们一样四处游荡,凑巧也到这里来了。”

“天灾、人祸不断。再这样下去,没有活路了。”

“不如先取消征粮一段时间,等渡过难关……”

头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也足够大。

族长明白按惯例执行都已十分不易,更别说放松后再收紧了。部落和各聚落的联系本来就在不断弱化中,稍有不慎就会分崩离析。

“过去,那紫色的太阳毒害大地--在座的很多人都没经历过,人只能藏身在山洞中苟活,处境比现在艰难百倍,凭着团结一致,从长远着想,为整体不计一己得失才生存下来。要渡过现在的难关,也必须要这样。”族长环视一周,“我们仍在刀耕火种中,虽说比从前与野兽搏命争食强不少,但这前进速度还是太慢了。要想快些,就必须忍受眼前的困难,尽力供养大祭司带着的那些人,让他们利用从使者那里学来的东西,去改进耕地的犁、锻造更好使的武器、创造能把我们说的话记录在草纸上的文字……”族长停了停,看了看头人脸上失望的表情,“当然,你们的问题我也绝不会视而不见。这样吧,上缴的粮食减去三成,你们可以有用来自保的士兵。”

还是没人表态。终于,巴尔打破僵局,第一个俯下身体亲吻族长的脚背,跟着是几个新被推选急于表忠心的头人——他们聚落原来的头人刚被偷袭所杀,其他人再没多话,一个接一个的跟上照做。巴尔的聚落人口最多,也是最早分出去的。有他做表率,其他人更不会不从。族长拥抱了他,其他人则没享受到这个待遇。

会议结束,除巴尔留下外,其余解散。头人们带着送粮来的队伍离开——都是些劳累过度、营养不良的饥民。不用说,头人及其家人是不会挨饿的,并且会尽可能过舒服的生活。回去后他们一定是宣扬自己争取到减赋的功劳,并把怨气继续引向部落的压榨。

在回去的路上,他们才真正无所顾忌,畅所欲言。

“你会缴足份额吗?”

“我会少报一些总产粮,再按照那个量来缴。”

“族长可不是傻子。”

“那又怎样?”

“能养一些士兵,这倒是好事。”

“但他们要白吃粮食,又是一份负担。”

“要我说,你们刚才何必冒险开口?族长的草环还能戴多久?权杖还能握到几时?谁都知道他命不久矣,等他一老死、病死,就会不一样。”

“他老了,该让年轻人来做主了。”

“他想把草环和权杖交给亚瑟,那样的话,还不是一切照旧。”

“这不符合传统,在山洞中时,首领的更替靠的都是推选。”

“可我们不在洞里了。”

“亚瑟那小子哪有他父亲的能力和威望?”

而留在草屋中的两人,也还有话要讲。

“在山洞中待过的老人,还能够出来做事的,差不多只剩下你和我了。当初多亏你力排众议,我才统合族群带着大家走出来。和使者合作,也是有你支持出力,才打败了那次反对我的叛乱。今天,也还是只有你可靠。”族长拍拍巴尔的肩膀,面色阴郁,“大祭司对上次的补给怎么说?”

“他说使者教授的知识远超这个时代,太过高深。为了将其一点点消化吸收,循序渐进的传递给我们,巫师们日夜加班。若是食品、物资供给不足,引导部落跨越式发展的计划进度就难以保证。”

“哼,他们住在有士兵守卫的山谷中,吃饱喝足又无需劳作,自然不会明白我们的难处。大祭司作为部落和使者的联络人,太不称职。我一直希望他能在使者面前多讲讲困难,至少是如实反映,争取到更多帮助,但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反而对使者言听计从,对族群的愈加蔑视,对我的态度日渐傲慢,近乎完全不听号令。上次我告诫他,他是部落的一分子,不要忘了自己是哪一边的!真不该让他做亚瑟的老师的,连我儿子也开始相信那些胡话。”

普遍的丧失信仰,无人再祭神的现状更让族长忧心忡忡。因为按理说,他本是神在世间的一个代理人才对。再任由这样下去,他的地位还能说是名正言顺吗?

“他违背了誓言。”

“但为对付异族人,我还是想通过他借来当年平叛时用过的火器,你和他交情不错,或许……”

族长想起那火器--不过是个手臂长短、粗细的圆筒,还不及权杖重,但只需用力握住一处凸起,较细的一端就会射出一道有如闪电霹雳的炫目白光。光照之处火光四射,无论是人畜还是树木、石头,只短短一瞬便化作焦炭灰飞烟灭。他最初就是凭此扫除最后的障碍,让分裂的族群再次统合的。不过也因其威力太过强大,恐怕连使者自身也无法抵御——族长认为这本就是他们用于战争的武器,等他这个盟友一站稳阵脚火器就被收回。

“可我这个头人,他更不放在眼里。我已经放手让我儿子巴科去做事,把聚落交给了他打理。因为他有任务在身,我才出席这会议。我们老了,精力不济,或许你也该让自己好好休息了。”

“我不能把麻烦遗留给后人去解决。”族长只能摆了摆手。

送巴尔走后,族长伫立在路口,望着夕阳,陷入沉思。这次又会流血吗?和平太久,当初亲身经历种种险境也不以为意,如今回忆起来却倍觉惊心动魄。那一幕幕惨象还会重现吗?人虽然没有尖牙利爪,但仅靠木棍和石块所造成的杀戮就远超洪水猛兽。现在有了金属造的兵器,还会使用火,再往后会怎样?总有一天,人也会造出同样,乃至更强力的火器,能造成毁天灭地般的大破坏,前提是文明进程不被外力打断的话……

罢了,这考虑的未免太远,目前最要紧的是求得生存。族长这么想着,但一幅幅火光冲天的画面却还是浮现在他眼前,连燃烧产生的烟和气味都是那么的真切……突然一阵喧闹惊呼传来,他扭头一看,原来是多处草屋真起了火,女人小孩正尖叫啼哭,四散奔逃。

族长心中一凛,叫一声:“不好!”他大声呼号,叫男人们不管其余径直向粮仓跑去,自己蹒跚着跟在后面。果然,粮仓烧的最厉害,即是说这里是最先被点燃的,是真正的目标。别处只是用来制造骚乱干扰的。而且刚下了雨,都是在屋里点的火,烧不了一会基本自己就灭了。族长赶到时只看到几个人影抛掉火把逃走。据先来的人说,那些放火的正是异族人的模样。

粮仓烧着有油脂的气味,不只是被点燃而已,越烧越旺。对付这种火灾的手段极其有限,只是聊胜于无。族长一边指挥人用湿草席扑火,一边叫人点燃三个烽火台发出警告,通知聚落的人赶回来救援。烽火台藏有一种晒干的藤蔓,烧起来会冒明显的黑烟,很远就能看见。他没有派人去追击,因为不知对方虚实,说不定就是有去无回。现在正是防御空虚的时候,攻击还可能发生。

烟灰旋转升腾,落得人从头到脚满身都是,心情也跟着无比灰暗。粮仓乃所有人生命之所系,损失如此惨重,怎能不叫人绝望?火最终也没被扑灭,聚落赶回来的援军也于事无补,火是被又一场雨浇灭的。扒开还在冒烟的黑灰堆,收集还能吃的粮食,十不存一。每个人都欲哭无泪,惋惜的捶胸顿足。只有族长似乎不为所动,反而越来越冷静。

这火袭是族长未料到的,但他本就如同困在一件万难打破的囚室之中,这场大火烧毁了牢笼,是葬身火海还是逃出生天?

大火山谷那边也会看到,族长明白这会让大祭司更了解现在是什么状况--这有利于他借到火器。他派出探子去搜寻异族人的踪迹,自己则留在部落挑选人手,赶制武器和能随身带的干粮。

“亚当什么时候能回来?”

虽不愿服老,但族长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寻求帮手--也只有自己的儿子可靠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异乡”系列第二部!】异客(一)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五)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六)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七)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九)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最终话!】紫日(十五) | 长篇科幻连载

题图 | 电影《阿凡达》 (2009)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