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与岳飞比肩的宋末军事家是这样炼成的

原标题:堪与岳飞比肩的宋末军事家是这样炼成的

堪与岳飞比肩的宋末军事家是这样炼成的

孟珙生于宁宗庆元元年(1195年),字璞玉,号无庵居士,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是南宋末年堪与岳飞比肩的民族英雄,抗金抗蒙名将。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祖父孟林亦是岳飞部属,随军至随州,定居于随州枣阳(今湖北枣阳)。南宋中期宋蒙战争爆发后,孟珙曾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上的战事,由于其在抵抗蒙古军的杰出表现,被后世军史家称之“机动防御大师”。累官枢密都承旨、京西湖北路安抚制置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封汉东郡开国公。

北宋被金灭后,孟家祖上从山西绛州投奔岳飞的“岳家军”,此后便随军定居在随州、枣阳(今皆属湖北)一带。孟珙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立过军功;祖父孟林也是岳飞部属。其父孟宗政在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的宋金战事中崭露头角,官授京西兵马钤辖,镇守襄阳(今湖北襄阳)。孟珙是孟宗政的第四个儿子,由冀国夫人马氏所生。从少年起,孟珙和孟璟、孟璋、孟瑛兄弟四人就被孟宗政带在军中。军旅生涯的锻炼,使他不仅练就了良好的武艺,而且培养出了对战场形势的敏锐观察力。

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北方草原诸部落,建立了强大的蒙古汗国,接着发动了大规模扩张战争,曾经的宗主国—金国自然首当其冲。大河南北顿时烟硝四起,蒙古军所到之处,生灵涂炭,人民惨遭屠戮。金国节节败退,首都被迫由中都(今北京)迁到了宋朝故都汴京(今河南开封)。本来向金国称侄纳贡的南宋见状,便以各种理由拒绝给金国输送岁币。这点岁币对南宋来说算不了什么财政负担,而对军费开支骤涨的金国却是一笔大收入。刚到汴京坐下喘口气的金宣宗,在权臣术虎高琪的撺掇下,认为金军打蒙古不足,但胜宋军有余,居然想把蒙古人造成的损失从南宋身上补回来。于是,不顾两线作战的危险,在嘉定十年(公元1217年)发动了侵宋战争。孟珙父子就是在这场持续七年的战乱中,成为南宋京湖战场的主要将领。

嘉定十年,金军进犯襄阳。孟珙认为金人必犯樊城,向父亲献策在济河罗家渡设伏,孟宗政同意。当宋军临渡布阵后,金人果真到来。宋军趁其半渡,出伏兵击之,金军半数被歼。孟宗政又奉命救援枣阳,在战阵中父子失散。孟珙望见敌骑中有白袍白马者,高呼:“吾父也!”立即率骑兵杀进敌阵,救出其父。万军中勇救父亲,可谓少年英雄。

嘉定十二年(公元1219年),金将完颜讹可率步骑二十万分两路攻枣阳(今湖北枣阳),聚集城下。孟珙登上城楼,施展武功,引弓注射,立毙数人,将士无不惊服。孟宗政命孟珙取它道偷袭金人,破十八寨,斩首千余级,缴获大量军器,金人逃走。孟珙以此功进级下班祗应。

嘉定十四年(公元1221年),孟珙拜见了父亲的上司京湖制置使赵方。赵方听说是孟宗政的儿子,一见奇之,十分器重,将孟珙擢为光化县尉。

嘉定十六年(公元1223年),右武大夫、和州防御使、左武卫将军,实任荆鄂都统制、知枣阳军的孟宗政去世。史载:“死之日,边城为罢市恸哭。”这位被金人呼为“孟爷爷”的抗金名将,给敌人留下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儿子。孟宗政在世时,招收金朝境内的唐、邓、蔡三州壮士二万多人,编为“忠顺军”。孟宗政死后由江海统辖,由于成分复杂,军情不安定,于是,京湖制置司命孟珙权管忠顺军。孟珙将忠顺军分为三军,军情很快平定。

绍定元年(公元1228年),又于枣阳城西创修平虏堰,灌溉农田十万亩,由忠顺军与民户分屯;同时命忠顺军每家养马,官供刍粟,由是,粮丰马增。次年,孟珙升任京西路兵马都监,又升兵马钤辖。

就在南宋治疗宋金战事留下的创伤时,北方的形势发生了大变化。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三峰山之战后,金军大部主力被蒙古军击溃,名将完颜彝等阵亡。金国恒山公武仙逃生后,跑到了南阳(今属河南)的大山里收拢溃兵,竟数月间得十余万众,声势大振。金国新任君主金哀宗,认为汴京残破不堪,于绍定六年(公元1233年)把金廷先搬到归德府(即北宋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又迁到蔡州(今河南汝南)。他为做坚守之计,便下诏命武仙勤王。武仙则以蔡州难守,想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夺取南宋的四川作为落脚之处;如果夺取不了,就改夺进军路上的宋军粮饷。

这一年,武仙派手下武天锡进攻光化,打开入蜀的通道,号称聚众二十余万。孟珙率军迎击逼近敌垒。一鼓攻破其营寨,壮士张子良阵斩武天锡,拿下他的首级。孟珙初战告捷,斩首五千级,俘四百余人、户十二万。授江陵府副都统制,赐金带。虽然旗开得胜,但武仙的主力仍然在光化境内,是个大麻烦。京湖制置司问孟珙下一步行动,此时,京湖制置使是当朝权相史弥远的侄子史嵩之。孟珙早就胸有成竹,他告诉史嵩之:武仙会进军吕堰(今襄阳东北),我们只要八千人就足够退敌。

果然,宋军刘全部、雷去危部在夏家桥挫败金军后,武仙转而进军吕堰。孟珙得知武仙中计后大喜。当武仙行军到吕堰的时候,遭到了木查、腾云、吕堰三寨宋军的三面围攻,孟珙部也迅速南撤以接应守军。这时武仙发现地形不利,进有大河阻挡,退有山险拦截,只好撤军。结果,金兵被斩首五千级,俘民夫三万余。孟珙接着向北迫近邓州。邓州守将伊喇瑗害怕重蹈武天锡覆辙,奉表请降。孟珙入城后,显示大将风范,伊喇瑗伏阶下请死,但孟珙为他换衣冠,以宾礼对待他。

七月,武仙手下的爱将刘仪投降孟珙,提供了武仙驻军的情报。针对武仙九寨屯守马蹬山,他建议步步为营前进,先夺取离金寨,再孤立其他二寨。孟珙采纳建议,第二天,派遣部将进攻离金寨。宋军假扮成金军混进了敌营,然后到处放火制造混乱,很快占领离金寨。当天夜里,宋军又突袭了王子山寨。守寨金将是位小元帅,正在醉酒酣睡,梦中直接丧命,把王子山寨拱手送出。

孟珙闻报,率军直击马蹬山。他命部将正面攻击,却故意在西边留出一条路,设下伏兵。历史记载这场战斗火光漫天,死尸遍野。金军溃退到西边,又遭到伏击,损失惨重,最后一万两千多人投降。之后,孟珙回军进攻已经孤立了的沙窝等寨。一日三捷,部将又攻破默候里寨。至此,马蹬山的九寨还剩两个。刘仪再奉孟珙之命,招降了剩下的板桥寨的两支守军。武仙认为岵山地势险峻,居高临下应该还有一线生机。于是,他带着人马开始爬山。孟珙早就料到武仙要移军岵山,命人事先埋伏在山脚。武仙军爬到一半,突然伏兵四起,金军被打的晕头转向、血流满山。辎重丢在半山腰,大将兀沙惹被杀。

这下孟珙彻底把武仙的希望打没了。不过武仙十分倔强,不仅拒绝劝降,还打算退往商州继续抵抗。孟珙也不含糊,在一天早晨向石穴寨发动总攻。由于下过雨,山中还没放晴,部将非常担心。孟珙大笑说:“这不就是当年李愬雪夜擒吴元济的大好时机吗?”他亲自策马指挥,宋军激战数个时辰后大破敌军。武仙只好狼狈的换上士兵的衣服,带五六个人逃走,剩下的七万多金军纷纷投降。武仙本人后来在逃窜的过程中被蒙古守军擒杀。金国打开入蜀通道的计划彻底破产,最后一支十万级别的野战兵团灰飞烟灭。班师襄阳后,孟珙转修武郎、鄂州江陵府副都统制。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