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 | 这个得到了一切的女人,美得让人屏住呼吸……

原标题:名流 | 这个得到了一切的女人,美得让人屏住呼吸……

本文由公众号:蓝小姐和黄小姐(ID:misslanmisshuang)授权转载

作者:Yan

故事的开头,不是长篇大论,不是一张人物照,而是一条昂贵且美丽的祖母绿项链。

2019年五月,日内瓦佳士得拍卖会上,这条祖母绿钻石项链以181万瑞士法郎的价格拍出,相当于人民币一千三百多万。

这可不是一条没有故事的项链哎~

▲这一串项链贵就贵在它的祖母绿宝石,等级很高,曾经为意大利王室所有。

▲这位是美丽的意大利奥斯塔公爵夫人海伦妮。

上世纪初,它被富可敌国的沙逊家族大小姐西碧儿大手一挥买回了家……

▲西碧儿曾经是英国上流社会最美的美人儿,看看画家为她画的像,是不是美到让人屏住呼吸……

在上世纪初,西碧儿大手一挥买买买,富家女就是这么潇洒。那个时代的贵妇流行和心爱的珠宝合影,这串项链戴在西碧儿脖子上,可见是真喜欢,其实这已经是中年的西碧儿了,慢慢少却年轻时的摄人美貌,但仍然可以用昂贵的珠宝和绸缎点亮自己,这是上流社会女性熟谙的人生秘密。

西碧儿是名媛,她美丽,品味非凡,更重要的是她有着无比的运气,几乎可以称得上拥有一切的女人,财富,美貌,品味还有长寿,简直可以称为好运气女士。

她拥有的一切都让人艳羡,就算是当年任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夫人克莱门特也要专门问她借珠宝,克莱门特在1953年瑞典诺贝尔奖颁奖礼上借戴的就是这条项链,大小和气势,看起来是不是比旁边的挪威女王还要威一点……

有时候,珠宝就是社交界女人的法器,大场合里用法器互别一下苗头也是有……

歪一下楼,西碧儿家跟王室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 ,最近网传让凯特王妃大光其火,传说威廉王子“劈腿”的正是西碧儿的长孙媳妇罗斯,她原本是凯特王妃的闺蜜,她的老公也是威廉好友,第七代乔姆利侯爵大卫·乔蒙德利。

▲罗斯也是贵族,她的外婆伊丽莎白是玛丽王后的教女,与王室保持着终生友谊,她的姨妈卡洛琳不仅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教女,传说更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的初恋。他们还是邻居(他们都在诺福克有美丽的乡间别墅),两家的孩子也常一起玩耍。

▲罗斯本人也是不消停的主儿,她婚前就是知名的模特,2009年6月她跟与比自己大23岁的电影制作人大卫·乔蒙德利订婚,一天后宣布已经怀孕,再过一天就举行了婚礼,简直是神速,两个人一口气生了三个孩子。

这位大卫就是大美人西碧儿的长孙,大卫不但是电影制作人,也是第七代乔姆利侯爵,在1991年继承了价值1.12亿英镑(约9.94亿RMB)的庄园,包括从西碧儿手中传下的一个城堡。

今天我们就要说说大卫这位传奇奶奶的故事。

开篇

西碧儿·沙逊。

就是一位结结实实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女孩,长得漂亮,家世漂亮。

她有一个显赫的姓氏,沙逊。

早在西碧儿出生之前,她的祖辈和家族早已声名远扬。她的曾祖父大卫·沙逊是个犹太人,因在伊拉克的巴格达受到迫害而逃亡印度,从卖鸦片和纺织品起家,创立了以“东方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之称的沙逊家族。

祖父阿尔伯特·沙逊带着巨富到英国闯荡,受封为男爵,成为王室的好友,也成为了家族中第一位穿西装的成员。

顺便提一句,明末清初时,沙逊家族同样在中国上海扎根,上海和平饭店的北楼前身就是沙逊大厦,而沙逊家族也在上海长宁建起了沙逊别墅。

▲和平饭店是外滩最威严的建筑之一,从建筑可以看沙逊家族的性格。

▲上海沙逊别墅(厉树雄别墅)也是精巧美丽。

而到了父亲爱德华·沙逊这一代,更是融入了英国上流社会,成为了当时还是王储的爱德华七世的密友,迎娶了当时法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古斯塔夫·罗斯柴尔德男爵的女儿艾琳·罗斯柴尔德。

著名的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也正是艾琳·罗斯柴尔德所在家族中的产业之一。

在大富之家中成长的西碧儿,流连于英法两国,家中除了年长的哥哥菲利普,别无其他的兄弟姐妹,因为父母的人脉和成长的环境,也造就了西比尔兄妹善于交际、爱好运动和艺术的兴趣。

被誉为“肖邦钢琴作品的最好诠释者”的钢琴家阿图尔·鲁宾斯坦,美国著名雕塑家保罗·曼希普,都曾在他家做客,就连著名演员查理·卓别林也和她同框过。

▲图为年轻的阿图尔·鲁宾斯坦。

▲图为保罗·曼希普。

年轻时的查理·卓别林(左二)和西碧儿兄妹的同框合影。(悄悄说一句,卓别林是真的帅啊!)

当年,西碧儿和哥哥菲利普都是社交场上闪闪发光的明星,特别是哥哥菲利普不仅从军从政,担任过议员,空军副部长,与温斯顿·丘吉尔是好友。

更是一手打造了当时英国最济济一堂的上流社交场所Cockfosters Trent Park和Port Lympne,接待了包括伊丽莎白王太后在内的众多名人。

▲伦敦Cockfosters Trent Park。

▲Port Lympne。

菲利普·沙逊拥有英国最合格单身汉和最伟大主人的名声,在哥哥菲利普优秀的榜样和表率下,西碧儿也毫不逊色。

当年,备受上流社会女子所喜爱,与西碧儿亦师亦友的画家约翰·萨金特给她画了一幅彩色油画。

图中的女主角——西碧儿,披着金色绸缎,身穿白色礼服,光落在她的脸上,一寸一寸点满优雅曼妙,高挺鼻梁,小巧薄唇,颦笑之间充满贵气,端的是绝世美人。

如此优秀的女子,也自然会得到“高富帅”的追求。

1914年,西碧儿与乔姆利侯爵的长子,洛克萨维奇伯爵乔治成婚,成为当时富家女与传统贵族强强联合的典型之一,带着巨额财产而成婚的西比尔更是在上流社会中站稳脚跟。

老公乔治,也是帅哥啊,当时最有名的黄金单身汉之一,不仅参军,而且还善于打网球和马球,仪表堂堂,家世显赫,是英国第一任首相沃波尔爵士的直系后代,后来成为了两代君主的掌礼大臣。(掌礼大臣:礼节性荣誉职位,在重大宴会中负责手握仪仗,服务于女王。)

▲图为老年的乔治和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合影,关系友好。

夫妻俩有着共同的爱好:打高尔夫球。

尽管这是一段强强联合的婚姻,但一开始并不被世人所看好,大家为侯爵继承人乔治而感到可惜,因为西碧儿拥有犹太人的血统,那时的英国对于犹太人仍有偏见,沙逊家虽然有钱,但还是面临着旧贵族对她家“暴发户”的鄙视。

不管如何,西碧儿还是在婚后七年生下了三个儿女,既有了小棉袄,也有了爵位继承人,在英国的上流社会,这就算女主人克尽职责地完成了任务,给家族留了后。

▲英国的上流社会,只要生下继承人,贵族夫妻的约束相对比较宽松,大家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亲密友人,这也能获得双方的默认和同意。

富有而热爱艺术的贵族妇女一向是艺术家们的金主,更何况,西碧儿长得那么美。

所以你可看到流传下来的许多著名画家画下的的西碧儿肖像,从简笔素描画,到油画,现代派,抽象画,千姿百态,尽显西碧儿的美艳动人的姿容。

▲画家约翰·萨金特是当时最著名的肖像画家,创作无数作品,风头无两,终生未婚,常在贵族妇女之间走动,这张照片是西碧儿和她的丈夫乔治与哥哥菲利普一起在自家门前合影,这张照片上的人都气质不凡,显示了英国上等人的风采。

传记作家Peter·Stansky在描写沙逊家族的一书《菲利普和西碧儿的世界》中,曾经这样描写西碧儿:

“在一间铺着镀金镶板的房间里,一位年轻男子优雅地倚着壁炉架,手里拿着一只金色时钟,旁边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她坐在金色灯光下的窗前。

“在一间铺着镀金镶板的房间里,一位年轻男子优雅地倚着壁炉架,手里拿着一只金色时钟,旁边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她坐在金色灯光下的窗前。

当然了,西碧儿的侯爵夫人生涯,远不仅仅是做一下画中的女主人公,结识一下艺术人士这么简单。西碧儿曾经做过以下这几件大事:

一、重修古宅

乔德蒙利侯爵家的固定房产有两处,一处是家族城堡。

另外一处就是位于诺福克的霍顿庄园。

这处由英国第一任首相沃波尔爵士设计建造的霍顿庄园,在上个世纪初期并不为人所关注,乔姆利家族除了会在打猎的时候会使用这个地方,其余时候就像是一个“累赘”,甚至多次想把庄园赠予或售卖,以获取更多的收入。

直到西碧儿嫁进这个家族,一切就开始了改变。

成为名正言顺的侯爵夫人后,西碧儿和丈夫乔治决定,举家搬迁到霍顿庄园居住。房子年久失修没法住?没关系,那就找资金。

没资金可以找?那就自己掏钱出来整修。

于是,西碧儿变卖了自己的嫁妆,务必使整个庄园面目一新。

▲有钱的白富美是破落贵族子弟的救星,她们带来的巨额嫁妆正是他们中兴家业的重要力量。

在修缮工程中,被认为西碧儿最得意的作品,是一条沿着墙体从上往下延展的长楼梯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从楼上到楼下,人们可以沿着楼梯一路走下来,看遍古堡百年沧桑变幻。

二、是艺术家的重要资助人

从前欧洲的画家想要谋生,都需要找到自己的重要资助人,这样的资助人通常是富有的太太。

而他们能给太太们的唯一报答就是替她画像。

所以西碧儿拥有无数张各大画家给她画的肖像画,在这些画上,她尽情地“cos”着心中所想,从印度风到波斯风,再到复古长袍,背后的场景,从家中的古宅再到一张素净的白纸,所画所拍之处,尽显风情。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真皮沙发上,修女画像边,高大壁画下,光线影影绰绰,层层叠叠的珍珠项链,一身异域长袍,奇异的包头头饰,相互映衬下的难得和谐。

宽大立领,而黑色长袍凸显肃穆,金色刺绣显华丽,手握一朵小花,珍珠缠绕间的硕大胸针,美轮美奂,神情优雅而高傲。

“Turban”式风格的包头头饰(意为头巾式女帽)搭配低领式裙子,珍珠项链永远是固定的搭配,眉毛弯弯似月牙,更显风情万种。

抽象与现实的融合,近为真实,远似幻影,古堡森严。似随意似端庄地坐着,慵懒而优雅。

三、惊艳珠宝

作为顶级世家出身的西碧儿,财富与地位并存,自然就会有许多精彩绚烂的珠宝。

1937年已经是乔姆利侯爵夫人的西碧儿参加英王乔治六世的加冕礼,一身糅合鲜花元素刺绣而成的低腰长礼服,头戴历史由来已久的蓝宝石王冠,腰间的一枚绿蓝宝石胸针与其相得益彰,外披红色貂皮加冕服,奢华张扬而富有底蕴。

▲图为乔姆利侯爵夫妇参加1937年英王乔治六世加冕礼上所穿服饰。

这顶由法国路易十六和断头皇后安托瓦内特的长女玛丽亚·特蕾莎所打造的蓝宝石钻石王冠,几经易手,也经过了几次改装。

法国末代皇后尤金妮亚也曾是这顶王冠的主人,最后被西碧儿的母亲艾琳购入,也作为传承送给了西碧儿。

而西碧儿腰间上所佩戴的胸针也大有来头。

20世纪初,Art Deco风格的珠宝设计广为流传,西方国家也对印度文化颇为兴趣,印度王公贵族也纷纷寻找珠宝商打造珠宝。

当时卡地亚设计师雅克‧卡地亚受到了双重风格的启发和影响,为西碧儿量身定制了这款别于腰间的绿蓝宝石胸针,并一度展览于法国192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

1984年,西碧儿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高峰,她的90岁生日寿宴。

寿宴中宾客云集,不乏有王公贵族,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王夫菲利普亲王也成为宾客中的一员。

在如此重要的日子中,少不了具有重大纪念意义的东西,西碧儿佩戴的珍珠项链正是父亲爱德华送给母亲艾琳的新婚礼物。(佳士得成交价约为六十六万英镑。)

丰富多彩的一生

在英国一战爆发期间,在西碧儿与众人的推行和首相的首肯下,开创了英国皇家海军女兵部队,西碧儿出任公职。

该部队在一战解散后又在二战中集结,西碧儿也因此再次投身其中,用知识以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女性,投身敌前和大后方,巾帼不让须眉。

也由于在战时的出色表现,更被授予了CBE的骑士勋章(大英帝国司令勋章)

▲图片来源:gettyimages

大英帝国司令勋章(CBE),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卷福)曾获得此勋章的殊荣。

1966年,晚年的西碧儿为了鼓励文学,鼓励更多人热爱诗词,以身作则,创立了乔姆利诗词奖(Cholmondeley Awards),每年选出优秀作家,获得八千英镑的奖金。

▲图为现任侯爵大卫(西比尔长孙)为获奖者颁奖。

尾声

晚年的西比尔住在霍顿大宅,与自己心爱的猫咪狗狗在一起,坐在当年约翰·萨金特为自己而画的画像下,感受着日月无声,水过无痕,看着儿女们成家立业,各有所成。

在目送了自己的父母,兄弟甚至是丈夫的离世,很多很多年后,95岁的西碧儿·沙逊走完自己平静而又不平静的一生。

这十几年,西碧儿的长孙大卫,也就是罗斯的老公继承了祖辈的一切,兢兢业业地管理着霍顿庄园。如今庄园已成为诺福克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游人如织。

只是现在的贵族们,早已过不上从前那种奢华的生活,当然,也不想过。

因为实在是太沉重了,光是城堡的维修费用就是天文数字,儿孙们宁愿选择轻车简从。

于是乎西碧儿的私人珠宝也相继出现在各大拍卖场上,和那条祖母绿项链一样,化身为另外一种力量,守护儿孙,这是时代变迁,也是情理之中。

而她心爱的长孙的太太罗斯和威廉王子桃色新闻,依然是吃瓜群众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西碧儿·沙逊早就看不到了。

现任侯爵大卫曾经这样评价过祖母西碧儿·沙逊,他说,祖母是一位睿智而有远见,幽默而又广交好友的人。

西碧儿·沙逊一生的丰盛美好,确实是来源于显赫的家世和财富,但富家女一生悲惨的有的是,只能说她运气好,性格也好,是受上帝祝福的人。

这位生在金字塔尖的女孩,拿着人生赢家的剧本,衣食无忧,觅得良婿,结识到形形色色的名人,看到了更广阔的天地,过完了美好的一生。

一个美人要过得好,离不开对生活的经营,对人间的爱,还有聪明的头脑,坚韧的耐心。

从她对于珠宝和室内装饰的鉴赏,还有对于艺术家的结识和赏析,只能说她拥有智慧的眼睛 ,所以才可能从富家小姐,最后成长为晚辈们敬爱的大家长。

何为上流社会?也许是有显赫的家世,祖先的庇荫,有良好的底蕴和教育。何为富家女?出身富豪之家,家财万贯,锦衣玉食,珠宝璀璨。

但要真正成为人家赢家,还需要运气和努力。

她们有过忧愁么?肯定有,只是她们不肯说,把一切都好好地埋藏在心里。

就好比《唐顿庄园》中的伯爵夫人柯拉,看上去是富家女与传统贵族子弟相结合,明白的知道我用我的财来换取你的名,但她却用自己的智慧与爱护翼着全家,长袖善舞,努力周旋,最终幸运地谋得了看上去完美的人生。

能够拥有看上去完美的人生是一种绝大的幸运,就像西碧儿,她们都是拥有blessing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