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三国最卑鄙无耻的将领,专杀救命恩人,如今却受到世人的敬仰

原标题:汉末三国最卑鄙无耻的将领,专杀救命恩人,如今却受到世人的敬仰

文/格瓦拉同志

汉末三国是个超级大乱世,与局势动荡不安相伴而生的,是层出不穷的奇人异士,其中人品比“三姓家奴”吕布还烂,专杀救命恩人的笮融,便是典型代表。

笮融生于徐州丹杨郡,起初是为患一方的土豪,在东汉末年聚众起兵,因势力不足以自存,便投靠了徐州牧陶谦。陶谦跟笮融是同郡故人,大约之前很有交情,因此对他颇为器重。笮融归顺陶谦后,被任命为下邳国相(相当于太守),并负责运输广陵郡、下邳国、彭城郡三地的粮草到徐州的治所郯县,端的是个肥差。

笮融雕像

笮融居官期间以残暴不仁、贪婪无度著称,在辖区内进行敲骨吸髓式搜刮的同时,还频频截留由自己负责运送的粮草、贡物,由此积累起巨额财富。但凡残暴的军阀往往也是“虔诚”的教徒,笮融自然也不例外。所以等到他暴富后,除了享受极为奢华的生活外,便大肆挥霍金钱用于修建佛寺,数额之巨远超世人想象。

佛教自东汉明帝时期传入中原以来,长期得不到世人的重视,直到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百姓无以排遣心中的痛苦和烦恼,所以才对佛教“修来世”一说产生了兴趣。从此,佛教开始得到长足发展,某些军阀为了麻痹百姓,减弱他们的反抗情绪,便把佛教当做思想控制的工具,相继加入到宠佛溺佛、修建佛寺的活动中,而尤以笮融为甚。

九镜塔遗址

据史料记载,笮融在下邳斥巨资修建佛寺,该寺规模宏大,堂阁中可同时容纳三千多人诵经,佛像由铜铸成,全身涂满黄金,并披着锦彩的袈裟。与此同时,笮融还在寺内建造凌云宝塔,该宝塔为九层八角结构,塔上安设金盘,塔下则是重楼,每层都建有飞檐,每面都镶有铜境,塔顶亦有一面铜镜朝天,称为“九镜塔”,设计之精巧、外形之雄壮,令见者无不赞叹(见《佛祖统纪·卷三十五》)。

在大肆营建佛寺的同时,笮融还在境内大规模的剃度、招揽僧尼,使得下邳城中僧人数量多达五千余人。每逢浴佛会时,笮融还大肆斋僧,在佛寺道路两旁摆设数十里长的流水席,设置酒饭任人饮食,正因如此,前来参观、拜佛的百姓达万人之多。正是由于笮融的大力提倡,下邳成为当时中国的佛教重镇,影响力极大。

徐州牧陶谦

但非常可笑的是,佛教禁绝杀生,无论是杀人或自杀都不被允许,可作为“虔诚”教徒的笮融,却是个背信弃义、专杀恩人的败类,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汉献帝初平四年(193年),时任兖州牧的曹操攻打徐州时,笮融非但没有起兵援助主公陶谦,反而率领万余名部属背叛他,南下去投靠扬州牧刘繇。

当路过广陵时,笮融受到太守赵昱的殷勤招待,可笮融并没有感激赵太守的恩情,反而因贪图该地物阜民丰,竟然生出异心,利用酒宴之机将其杀死。事后,笮融对广陵进行大规模的烧杀劫掠,然后带着赃物南下秣陵,去投奔彭城相薛礼。

等到达秣陵后,笮融被薛礼奉为上宾,每日享受殷勤招待,日子过得很惬意。然而没过多久,笮融便重施故技,出于贪图秣陵殷富、部卒众多的心理,借助酒宴之机将薛礼杀死,随即携带赃物和部属投奔刘繇。对于笮融的来投,刘繇虽然很高兴,但又不想步赵昱、薛礼的后尘,便派他驻守豫章,协助太守朱皓抵御孙策。

刘繇下令讨伐笮融

早在笮融达到豫章之前,刘繇已经暗中告诫朱皓,要他务必提防此人。然而朱皓并没有听从主公的劝诫,将笮融引为心腹,对其异常的关照。然而朱皓的宠信并未换来笮融的效忠,没过多久便被他杀死,时在兴平二年(195年)。笮融杀死朱皓后,自立为豫章太守,刘繇闻讯后勃然大怒,亲自带兵对他进行讨伐。

由于笮融平素不得人心,加上指挥着一支军纪涣散、毫无战力的队伍,所以没能坚持多久便被击败,仓皇的逃出豫章城。笮融兵败后逃入到深山避难,不久便被山民袭杀,首级被献给刘繇。至此,危害徐、扬二州两年多时间,两度背叛主公,一生专杀恩人的“中山狼”笮融,得到应有的报应。

笮融纪念阁说明

不过,笮融虽然生性残暴、卑鄙无耻,但由于他生前一系列宠佛溺佛之举,在后世竟被视作发扬、光大佛教的“伟人”。时至今日,在徐州八大古寺之一的竹林寺中,依然留有笮融的神像,时时接受世人的崇敬、膜拜,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资料来源:《后汉书》、《三国志》、《佛祖统纪》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