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秦俊杰:演戏不能知难而退

原标题:专访秦俊杰:演戏不能知难而退

【君有戏言】 第三期 对话秦俊杰

2006年,15岁的他初涉荧幕,便是万众瞩目的“谋男郎”,与周润发、巩俐演对手戏。他在享受这份荣耀带来的光芒同时,也被这份炙热刺痛,越来越多的不安涌现,他开始质疑自己,这份不自信甚至带来了痛苦。

2010年,19岁的他没有听从恩师张艺谋的建议,“不要考北电、中戏这种(艺术性太强的)学校,去上一所正常的大学过一个正常学生的生活”,考取了很多学子心中梦寐以求的中央戏剧学院。这时的他面对多才多艺的同学,心底依然有一丝不自信。

之后的几年间,他用大量的作品打磨自己的演技,修炼自己的专业功底,不断成长的同时,面对那些诽议终于可以笑着说出“我就是谋男郎,你们说我配不上,(可)我还是……”。

他是古装小王子,是晴天宝贝们的心头肉,是靠演技说话的青年男演员;

他是《满城尽带黄金甲》中阴鸷冷漠的三王子元成,是《大唐荣耀》中重情率真的建宁王李倓,是《善始善终》里气血方刚的卧底缉毒警察方寒(方末)。

他就是一人千面的秦俊杰。

相提·并论

身为90后青年演员,秦俊杰在2019年,交出了《听雪楼》《天衣无缝》《善始善终》三份答卷,堪称年度霸屏劳模。

正在热播的《善始善终》,作为一部缉毒案件刑侦大剧,不免让喜欢这个题材的观众拿它与今年口碑不错的《破冰行动》,甚至几年前大热的《余罪》做比较。

面对这些可能的比较,年轻的老戏骨秦俊杰反而很平常心,“被比较就被比较吧。(毕竟)我不想被比较,它也是会被比较。

看到他莞尔一笑,呵,这不又是一个“你看隔壁家谁家那小谁”的故事。

好在住在隔壁家小孩隔壁的他也长大了,也学会接受了外部的比较是外部的一个“刚需”,但要不要被其影响,这个选择权始终握在自己手里。

虽然这是秦俊杰第一次出演警察,有不少优秀的刑侦剧,以及优秀的警察角色可供他参考,但他没有选择盲目肤浅的照猫画虎,而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塑造角色方式。

即使没接触过缉毒警察,也可以从新闻上找到关于这群“无名”英雄事迹的资料和影像,这些宝贵的学习资料都成为了秦俊杰塑造“方末”时不可或缺的灵感来源。

所以你在《善始善终》里看不到他大开大合的表演,看不到过多的用力过猛。

“我愿意把这个卧底演得比较收敛,因为我很怕就是演过了就暴露了。

毕竟,过犹不及。

制服·诱惑

秦俊杰以往的荧幕形象,多以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古装少年示人,偶尔逍遥洒脱、偶尔豪迈粗犷、偶尔温文尔雅,皆以古装诱人。

如果说这些帝王形象是靠大气,靠每个角色都有着不同的政治背景、历史底蕴,吸引秦俊杰的,那么他此次挑战《善始善终》里的缉毒警察,甚至是一个卧底警察,吸引他的除了角色的正气,还有就是角色本身散发的“危险”。

毕竟现实生活中,“我估计我爸妈应该不会同意,他们不太赞成我做一些有危险的事情。

尤其是剧中有一幕是秦俊杰饰演的警察化名方末卧底毒窝,被人强制注入毒品。没有接触过毒品的秦俊杰,靠着前期的查找资料后期的想象模仿,将一个人毒瘾犯了的状态刻画的入木三分。

捶足顿胸演绎着万箭穿心、万蚁噬骨,别说父母了,就是隔着屏幕追剧的小伙伴心都碎了……

毕竟,演技在线。

善始·善终

在外人看来,秦俊杰的演员之路十分顺遂。

高起点,少年出道即和张艺谋导演合作;上学期间依然片约不断,学业事业两不误;毕业后也保持着平均每年两部剧的霸屏趋势。

很难让人想到他其实也经历过“毕业即失业”的当代大学生困境。

“在我大学毕业前后大概有一年多没戏拍,那一阵特别的迷茫,而且也特别的困难,不能老找家里要钱,在北京还要生活,租房子什么的,那段时间是比较难熬的。

事业空窗期并没有打消他成为演员的积极性,反而让他更加珍惜每一个他所能诠释的角色、每一场他所能展现的演技。

在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的时代,他不惧迎难而上,“没道理觉得它困难就不去做,而且我并不觉得自己不行。行不行要演完了才知道。

在拍戏不多的话语权中,他尽力找寻着自己内心的平衡,“人物、题材、故事本身”成为他选择塑造角色的考量标准。

在质疑面前,他坦然承认自己演戏模式化,认为这是演技成长过程必经的道路,“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但这只是在慢慢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重要的是在模式化后去模式化,“回头发现了(模式化表演),再把它收回来。

比如这次的《善始善终》,秦俊杰表示要把剧养肥了再看,“我是一个比较急躁的人,我讨厌等剧的状态,我想把它养肥了再杀。”因为他要一帧一帧一场一场回看自己的表演,去看自己表演时的问题,在以后的表演中去改正去注意。

在表演空间、自由度较大的剧里,他也会因为入戏太深,让角色的性格影响到自己的性格,让角色的一部分成为自身的一部分。比如《衡山医院》的马天明一角,“这个角色给予了我很大的即兴空间,所以我经常会顺着他的思维去即兴,慢慢的他的思维有一部分会嫁接到我的思维上面,因为马天明是一个特别能掰扯的人,演完之后我也变成一个特别能掰扯的人。

但无论是在什么境况下,他始终没有迷失在这光怪陆离的圈子里,始终在追寻做一名好演员之路上,不断的努力、调整,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自己的目标。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好演员,甚至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反正先做做看。

“至于能不能成为好演员,能不能成为伟大的演员,可能有一部分是天赋。天赋这个东西他没法强求,你把你要付出的汗水啊、努力啊,要去做功课啊给做到了,剩下的就看天了。

毕竟,问心无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