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19WFNS精彩观点:全球仍需要23000名神外科医生

原标题:摘要| 2019WFNS精彩观点:全球仍需要23000名神外科医生

神外前沿讯,9月9日,2019WFNS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全球特别大会在北京的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这是WFNS自1955年成立以来首次在中国举行的世界大会,也是中国几代神经外科人的一个梦想与夙愿。详见:WFNS成立60余年来 全球大会首次在华举行

美国的Gail Rosseau教授表示,2015年有500万台神经外科手术由于神经外科医生短缺而未被实施,全球仍需要23,000名神经外科医生甚至部分非洲国家都没有神经外科医生。

部分嘉宾发言要点如下:

主题:中国慢性硬膜下血肿的治疗

讲者:张建宁教授 中国

随着世界范围内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剧,慢性硬膜下血肿的发病率逐年增高,预计将在2030年成为最常见的神经外科疾病。目前的主要治疗方式为钻孔引流,但手术治疗存在老年患者不耐受、术后复发甚至死亡等问题,急需有效的非手术治疗方案。

张建宁教授团队从临床现象出发,发现了内皮祖细胞等在慢性硬膜下血肿患者中的变化规律及预后相关性。随后,通过细胞和动物模型进行验证和机制研究,并探索了利用阿托伐他汀治疗的可能性。最后回归临床,发起组建了神经外科循证研究东方协作组,开展阿托伐他汀治疗慢性硬膜下血肿治疗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

结果证实阿托伐他汀钙可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慢性硬膜下血肿,并由此获得了目前唯一一项保守治疗该疾病的循证医学I级证据。并已将成果发表在国际知名期刊《JAMA Neurology》。

主题:脑动静脉畸形治疗的未来——介入技术是否会取代外科手术?

讲者:Jacques Moret 教授 法国

Moret教授总结了当前关于AVM的临床研究现状。由于对AVM治疗开展的随机对照研究存在一定困难和局限性,ARUBA研究结果并不能令人满意,这主要在于当时既没有可解脱微导管、也没到意识到闭塞引流静脉在AVM治疗中的重要性。

Moret教授基于个人在30年间的1800例AVM治疗经验,总结出AVM的治疗理念在逐渐转变——从闭塞畸形团到闭塞引流静脉。并通过具体的病例来着重展示闭塞引流静脉在AVM治疗中的关键作用。甚至对于一些病变弥散、体积巨大的AVM,通过分步栓塞、最后闭塞引流静脉也可获得治愈。

此外,Moret教授还指出,对于动脉通路困难的病例,静脉入路是很好的选择;对于一些功能区的AVM,静脉入路也会获得很好的治疗效果。甚至可以通过经动脉和静脉联合入路,同时注射栓塞材料来治愈复杂AVM。Moret教授总结了89例未出血的AVM治疗结果,其中66例单纯经静脉入路获得彻底治愈,神经功能缺损发生率为6%,死亡率为1.7%。

最后Moret教授再次强调闭塞引流静脉这一理念的重要性,他认为介入栓塞技术在AVM治疗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主题:更简单,更安全:颅底外科的未来

讲者:Madjid Samii教授 德国

颅底外科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那么如何高效而安全的实施颅底手术?Samii教授通过追溯颅底手术的发展历史指出:显微手术、影像技术、内镜技术、术中监测等技术已经得到长足发展。通过将现有的技术有机结合,制定全面的治疗方案,熟悉术者的学习曲线,是实现保留功能同时达到治愈的关键。由于肿瘤会改变颅底正常的解剖结构,脑组织、血管和颅神经也因受压发生移位,变得脆弱。

因此Samii教授呼吁,术者应当熟悉这些异常解剖,减少不必要的手术入路,化繁为简,并利用瘤内切除技术创造手术空间,以减少手术损伤。Samii教授随后结合其在CHINA-INI所实施的数例手术病例,生动的展示了瘤内切除技术如何暴露动脉、引流静脉和颅神经,以及在术中逐渐暴露脑干,实现肿瘤全切,保留神经功能。

最后Samii教授总结,手术治疗的结局不应比自然病史更差,现代颅底手术的目标是没有死亡和残疾,如何更简单、安全的实施手术,是颅底外科需要思考的永恒话题。

主题:畸形概念的理解如何影响常见脊柱病症的治疗

讲者:Christopher Shaffrey教授

Christopher Shaffrey教授指出,当前约1/3的脊柱常见疾病手术治疗存在预后不佳或再手术的不良事件,其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对脊柱-骨盆X线参数的测量和临床意义认识和应用的不足。临床医师应重视脊柱侧凸矢状面的形态分析,骨盆能代偿脊柱平衡,调节脊柱与远端肢体之间尤其是矢状面上的平衡。因此,完整的脊柱矢状面研究,务必涵盖脊柱-骨盆参数,这将大大降低术后不良事件的发生,可将发生率由1/3降至1/10甚至更低。

颅脑外伤:全世界的普遍问题

讲者:Franco Servadei教授 意大利

创伤性颅脑损伤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普遍问题,在欠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发生率几乎相同。而已发表的关于创伤性颅脑损伤的文章仅有5%来自于欠发达国家,其死亡率在欠发达国家也明显高于发达国家。

来自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颅脑创伤患者在24小时内接受外科治疗,将明显地提高患者预后,而这在部分亚洲国家及非洲大部分国家都无法实现。因为全球的多数神经外科医生集中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非洲国家几乎没有神经外科医生,而且这些国家也缺少必需的重症监护设备及手术器材。

来自意大利的Franco Servadei教授呼吁:可以通过网站视频等互联网手段加强欠发达国家神经创伤医生的培养,吸收更多这些国家的神经创伤医生进入创伤性颅脑损伤的研究中;接收更多来自于欠发达国家的文章发表;在制订全球性颅脑创伤共识、指南时,吸收更多来自欠发达国家神经创伤医生的意见。同时,我们还需要在这些欠发达国家开展更多神经创伤培训会议,手把手教学,介绍更多神经外科手术、监护设备和器械的使用方法。

面对恶性脑膜瘤,我们应该如何做?

讲者:Ossama Al-Mefty教授 美国

脑膜瘤是一类常见的颅内肿瘤,大多为良性病变。但恶性脑膜瘤却是一类可怕的病变,平均生存周期仅为2.5年。Ossama Al-Mefty教授通过回顾他18年来的172例病例经验,为我们系统的介绍了恶性脑膜瘤的概念、病因、治疗和预后等情况。

他特别指出,良性的脑膜瘤在复发或者经过放疗后,其病理和基因突变类型均会发生明显变化,其恶性程度也会逐渐升高。因此,他强调应尽最大努力争取全切肿瘤,并避免放疗的使用,从而减少恶性脑膜瘤的发生。为此,他通过展示大脑镰,上矢状窦、蝶骨嵴、视神经管等处脑膜瘤的手术录像,介绍了自己的一些手术技巧,并希望神经外科医师能够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手术技术来彻底切除脑膜瘤!

全球神经外科:挑战和机遇并存

讲者:Gail Rosseau教授 美国

2019年,神经外科已有100年的历史。从1919年到2019年,世界神经外科出现了多位大师,从Cushing、Yasargil、Samii到Hakim、Sugita、Knosp等。然而,柳叶刀杂志的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有500万台神经外科手术由于神经外科医生短缺而未被实施,全球仍需要23,000名神经外科医生。甚至部分非洲国家都没有神经外科医生,这是我们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面临的挑战,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来自美国的Gail Rosseau教授介绍了在全球范围内,通过来自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制定的相关政策、各国神经外科医生发起的组织等各方,为世界神经外科发展所做出的努力。

Rosseau教授希望借助在中国举办的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再次呼吁世界各国神经外科医生,培养更多年轻人进入神经外科领域,并将自己的手术技术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下一代年轻的神经外科医生,并鼓励他们在医学研究、技术创新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同时,也希望发达国家能够为非洲等欠发达国家培养更多神经外科医生、提供医疗设备援助,以减少欠发达国家的伤残率。

动脉瘤外科手术最新进展

讲者:Hirotoshi Sano教授 日本

虽然介入技术已在动脉瘤治疗中得到较广泛的应用,但栓塞后的复发仍是其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采用外科手术治疗动脉瘤具有较低的复发风险,在动脉瘤的治疗中仍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来自日本的Hirotoshi Sano教授基于超万例的动脉瘤外科手术经验,在本次大会中结合手术录像就动脉瘤外科治疗的最新进展进行了介绍。

首先,他强调了无血手术的概念,他指出:无血的术野有助于在术中辨认解剖结构并进行安全的夹闭。之后,他又通过复杂动脉瘤夹闭手术的演示指出:1.动脉瘤的夹闭不仅仅是要夹闭动脉瘤的瘤颈,更重要的是重塑载瘤动脉;2.对于血泡样动脉瘤、梭形动脉瘤等特殊类型的动脉瘤,使用新型材料对其进行包裹后再夹闭,具有较肯定效果;3.术中血管超声、内镜的使用有助于在夹闭动脉瘤的过程中,对载瘤动脉以及瘤颈、瘤体等处穿支血管的保护。最后他建议青年医师能够通过术前画图模拟、术中夹闭和术后画图回顾的过程,对一个病例进行3次“手术”的学习,从而能够更好地训练自己的外科手术技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