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差距,就在这半寸之上

原标题:人与人的差距,就在这半寸之上

拾遗物语

人与人很相似,不同的就那么一点点。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

可这一点点,就是价值所在。

这一点点,就显现出人性的高贵与光辉来。

历史上有两个最牛逼的文艺青年。

一个是宋徽宗赵佶,一个是大清乾隆。

这两个文艺青年有两个相同爱好,

一是爱自作书画,一是爱收藏书画。

▲ 赵佶书画

赵佶琴棋书画样样皆通,

其中尤擅书法和绘画,

书法中有种著名书体叫“瘦金体”,

这瘦金体就是赵佶所创。

绘画中有种著名技法叫“工笔画”,

这工笔画也是赵佶所创。

所以,赵佶的书法和绘画,

代表着宋朝书画的顶级水准。

▲ 乾隆书画

乾隆嘛,书画也可以,

比一般文艺青年还是好点,

但谈不上大师水准。

他的字模仿的是赵孟頫,

遗憾的是没学透赵体精华,

被嫌为“形似胖昏鸭”。

爱好书画,爱好收藏,

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印章。

作完书画或收藏了名书画,

用印章往书画上一盖,

就代表“御书”或“朕已阅”。

▲ 宣和七玺

赵佶的印章不多,

现在书画上他留下的印章不过13种,

其中常见的只有7种。

这7种印章被称为“宣和七玺”。

小的如“宣和”“政和”,

只有1厘米宽2厘米长,

最大的“内府图书之印”,

也不过7厘米见方。

▲ 乾隆印章

乾隆的印章就多了去了

简直可以称他为“印章皇帝”,

他一生制作了1800多枚印章。

这是什么概念?

就说他在位60年期间,

平均12天就要做一个印章,

甚至同一印文连续刻了几十次,

如“自强不息”,刻了45枚。

他常用的收藏印就有172方。

与赵佶的印章相比,

乾隆的印章要霸气得多。

就拿他八个“乾隆御览之宝”来说,

2010年台湾拍卖的那一方,

边长竟达11.7厘米,比人手掌还宽。

而“古稀天子之宝”是13厘米,

“八徵耄念之宝”是12.8厘米,

往古人字画上一戳,那叫一个霸气。

▲ 赵佶

中国书画最经典的装裱叫“宣和装”,

这种装裱方式就是赵佶发明的。

因徽宗宣和年号(1119—1125)而得名。

天头用绫,前后隔水用黄绢,

尾纸用白宋笺,连画心本身共五段。

此外,还按一定格式加盖收藏印章。

▲ 宣和装

赵佶盖章极其讲究,

他的宣和七玺,

每一方都必须盖在固定位置。

他总是小心翼翼避开字画笔触,

决不任性四处乱盖。

但很多时候,

古人的字都是贴着边缘写的,

那么,麻烦问题就来了,

赵佶的印章该盖哪里呢?

▲ 杜牧《张好好诗》

赵佶很有办法,

请看上面这幅杜牧的《张好好诗》,

右边一条纸的颜色是不是不一样?

对,这就是赵佶干的。

碰到这种字贴着边缘写的,

他不怕麻烦,就接上半寸纸条再钤印,

所以,他的双龙印一点没有碰到字。

▲ 宋徽宗题李白《上阳台帖》

赵佶的瘦金体天下一绝,

如果心血来潮,

想在书画上题字怎么办?

请看上面李白的《上阳台帖》,

他老老实实在后面接了一段纸,

然后用瘦金体题了字。

既过了瘾,又不伤字帖。

▲ 乾隆

4

与赵佶相比,

乾隆就有点任性了,

其实不是有点,是十分任性。

乾隆的题字和盖章,

经常如乌云般遮盖在名画之上,

最后连老外都看不下去了。

被称为美术领域马可·波罗的苏立文,

在《Symbols of Eternity》一书中写道:

“他的御章遮盖在了一些珍品的真迹上,

有时候遮盖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五牛图》是我国十大名画之一,

是目前所见最早作于纸上的中国画。

展现了唐代画家韩滉画牛的高超技艺。

可乾隆倒好,一拿到手,

就在上面钤盖了八方印,

把一张不大的画幅填得满满当当,

画中浓郁的农村生活气息立马消散了许多。

▲《写生蛱蝶图》

▲ 《姨母帖》

而且,他的印章很大,

所以一乱盖就非常可怕。

一幅《写生蛱蝶图》,

本来胡蝶飞舞、空间灵动,

他大章一盖,一下就把气韵压了。

王羲之《姨母帖》唐摹本,

本来那么流畅通雅,

他13厘米大印一盖,

开头六字立马变得面目模糊。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被赵孟頫称为“天下第一书法”。

流转到乾隆手中后,

又激发了他盖章题词的兴致,

本来真迹只有中间三行,

结果他想起想起就题一段字,

于是短帖就变成了超级长卷。

在卷首写上“神乎技矣”四个大字后,

他还不过瘾,又在中间加盖一印章,

并在印章上题上一个大大的“神”字。

这让王羲之情何以堪啊!

▲ 王珣《伯远帖》

在字画上肆意题字盖章,

对乾隆来说,甚至都不算啥,

他兴之所至,还要在上面作画。

王珣的《伯远帖》,

被他从一个短帖变成一幅超级长卷后,

仍不尽兴,于是他又在文后画了一幅画,

并盖上两个硕大的印章。

死去的王珣若是得知,

不知道会不会气得醒过来。

▲ 《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这还不是乾隆的大手笔,

他的大手笔是《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这幅画,他外出巡视时经常随身携带,

因为一有了兴致,就要在上面题上几句。

以至于这幅画所有空白都被他题满,

甚至连画中的山缝也是字。

前卷押缝处有一句话:

“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

这是他最后一次所题,

因为从此再也找不到题字的地方了。

但一共题跋55处,也算创下了纪录。

好端端的一张画,就此变得“面目可憎”。

▲ 《快雪时晴帖》上的乾隆题字“神乎技矣”

比较赵佶和乾隆这两个文艺青年,

其实非常非常有意思。

齐白石曾经自刻了一方印章,

上面写着:万物过眼即为我有。

如果以这句话作为标准,

会觉得这两人虽然都是皇帝,

但境界其实相去甚远也。

当看到赵佶留在装裱上窄窄的纸时,

拾遗君会对他油然而生几分敬意。

没有制度,权力就只能靠自己的品德来约束。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可能真的就差在这半寸上。

▲ 赵佶书画

铺垫了这么多,

拾遗君其实就想表达一句话:

人与人很相似,

不同的就那么一点点。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

可这一点点,就是价值所在。

这一点点,就显现出人性的高贵与光辉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